小姑妈2

小说:邪神剑道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得不偿失 字数:2448

那个…姑妈,你怎么用这么奇怪眼神看我?忽然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悠悠了半晌,翼翼说道。

呆了好半天美眸这才轻颤了下,连忙别开目光,低下头,轻啐道你说刚才那样话,就怕被你青诗老婆听到啊。

装模作样张望四周,然后满脸无辜道:“周围好像没有其他什么人啊。

有什么好怕过就算被她听到,我也

一点都没什么好怕。你又清楚,她其实并想要嫁给我,我呢,也同样想要娶她。如果她姑妈话,我会

许说,许再说!”

伸出手,用力按嘴唇将他后面要说出话给牢牢堵住。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放下手来,重新把身体斜依肩膀,幽幽说道:“,虽然我比你还要一岁,但我可你货真价实姑妈,一些可以对其他女孩子说话,可以对我说出来,一辈子都可以。我知道你里真有这么想过就够了。

最后两句话,声音变得很低很低,低语之中,带着一抹让人听之酸涩与凄凉。

弦也重重颤了起来,他没有再说话,闭眼晴,安静听着身边女孩呼吸与跳。

时候,我长又瘦,又黑,还很矮,他们都叫我丑鸭,总喜欢取笑我,欺负我,依偎着他,口中发出着如梦呓般声音:“陪我玩,只有,有人欺负我时候,会冲去和他们打架,把他们赶跑,自己也遍体鱗伤。”

那时候受到那么多伤,几平都因为我。我习惯,也很喜欢享受被保护感党,也以为可以被一直这么保护下去。

话,让想到了时候,那时侯确如她现所描述一样又黑又瘦又矮,个真正意义“丑鸭”,但由于她姑妈,作为男生,又比她大ー岁,自己总会如使命般拼命保护她…谁能想到,女大十八变,当初鸭,已变成了今天大美人。

门之中知有多少青年男子对渴望垂涎。

后来,被查出玄脉残废,我就苦修玄力,因为到了我该保护时候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无论保护我,还我保护,其实都一样,都可以一直一起直到我慢慢长大我才知道,会娶妻子,而我也要嫁人,那个时候,我们根本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而且,天下所有女孩子,唯一可以娶我,天下所有男孩子,我唯独可以嫁,就

这么长时间过去,我以为我已经完全接受了。今天成婚,我应该很高兴,但,从清晨到晚,我里一直都像塞着什么东西,说难受,想睡觉,却怎么都睡着…而,你刚才又对我说了那样话…我有些开,又好难过。

我到底怎么了。

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却依就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也根本知道该说什么。

他和之间那种危险朦胧感,很早时候就已经产生。而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种很危险感觉时,两个人虽然依旧朝夕相处,却从来都没有一丝一亳点破,反而尽可能将之迁引到亲情之

没有沧云大陆那一世记忆他性格偏于自卑懦弱,就算到死,也只会逃避,可能会有说出一天。直到将这种感觉完全掩埋。

至少今天之前,她没有表露过一次。但今天昨天,他说出了那句石破天惊话,也让迷离之间,这个会有其他人深夜后山中,无法自抑说出了她本以为永远可能说出话。

跳开始出现了轻微紊乱,闻着鼻尖让他醉神迷少女气息,他伸出右臂,轻轻抱住身体。身体微颤,却没有挣扎,闭眼眸,将身体重量悄悄全部偎依

少女娇躯柔若无骨,如温香软玉般,温柔滑腻肌肤隔了几层衣服依然让人神摇荡。拥抱力气敢太大,以免惊到或亵渎了她。马,他却感觉到一双玉臂悄悄缠绕了他背后,并主动抱越来越紧,一股知从何而来隐约芳香也溢入他鼻端,以及内深处来自主动让消却了志忑,把左臂也张开揽向纤腰,但神恍然间,他手臂落点出现了偏

差,落下时,传入掌间,却一团温软饱满。

口中发出一声**。神一乱,连忙想要把手拿开,但一只手却先于他抓住了他左手本以为她要把他亵渎到她手打掉,但她玉手却就这么抓着他手掌停留那里,没有移开,也没有再让他乱动。隔着傲然耸立酥胸,依然能清楚感觉到她狂乱跳。

呼吸声微显粗重,一抹粉霞也早已从玉颜蔓延至雪颈。她紧紧闭合着眼晴,将头首埋胸前,一动动,仿佛努力证明着自己已经睡去。

也同样闭眼睛,没有动作,没有言语,就这么安静与她互相依偎着。

这个时候,他们也都愿意再有什么言语

因为那会惊扰到这场会有任何外人打搅清梦。

夜越来越深,当苏青诗找到他们时侯,他们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但已沉沉睡去。

苏青诗出来找。本以为他只出去透透气,他出去透气这段时间,她也下床,把毯子铺了那个角落,让他回来之后可以就地安睡。但过了很久,他却依然没有回来。

而且从之前声响方向判断,他似乎翻墙去了门后山。

以他出初玄一级微弱玄力,大半夜人去了后山久久未归,苏青诗终于还按捺住,出来找寻他。于,就看到了让她瞠然一幕。

今天和她和正式相处第一天被他接到,他姿态平静中带着傲然,礼堂中,他隐忍着愤怒和恨意,新房中,虽然他各种话多和嘴贱,但表情和眼神中断晃动着迷茫、甘和失神,甚至还有她看落寞。

但此时,和依偎一起他却无比安稳。嘴角只勾起一弯很弧度,却能清楚看到一抹暖笑。

满足表情,她潜意识自然会泛起那种

让她陌生反应,虽然这个女孩子姑妈。

这种舒服感觉让她素来平静无波寒霜出现了少许烦躁,这种烦躁感让她马惊觉,快速凝神收,过了好会儿,烦躁感才逐渐消失,内也已一片清明。

她没有打扰,放轻脚步,无声离开。

会儿后,苏青诗又缓步归来,只手中抱了一床大红色毯子,她把毯子,又一次无声离开。

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依偎他胸前依旧酣睡着,睡相很娇甜,如果可以无视胸前那大一滩口水话。

随着意识逐渐清醒,昨夜事也一幕幕出现脑海之中。虽然经过一夜,肩膀酸涩麻木,但他敢稍动,以免打扰到安眠,也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了身盖着大红毯子。

卧槽,伸手抓起这张毯子,一声失控低吼声从口中喷出,这分明就昨天才刚刚备好,铺新房新床那张毯子。

抬头,看向自己方向,中一阵**…新婚之夜,新房,还出去和别女人睡了一夜,新婚老婆还亲自跑来送毯子。

这剧本真尼玛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