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 异样知州(3)

小说:苍悠古道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苍澄 字数:2691

秦峰满脸烦意,虽然现已经道了男童下落,但是何带走,将徐珍带走又何目..为什么要帮那无依无靠娃娃。

依翎海所诉,那黑衣男子实力强过分..管这翎家家主嗑药与嗑药,力掌控精细入微。若真是如此,那十分可能是超脱于王之上强者..元庭。

王之上庭,便是元庭..跟俗所讲,头顶三尺神明十分相似..当王十二重神识全部贯通..就可凝庭,庭中养神..设于头顶三尺处。

“这种强者怎么会无因帮助这苦命娃娃,难道这世间还真那虚无之仙..落于凡尘..施恩予万物,ha..哈,梦幻般”秦老头自语..像是否定些什么。

秦峰了解情况后,并未着急走..而是缓缓落地,静等州巡抚..这是为自己“冲动”必须面临问题。

晶也随之落下,心中也.州城内争斗乃是重罪..

它也想争,更想斗..可若自己再晚出来会..说这翎家要“重头开始”,连坐屋梁上那半吊子徒孙都得残废..所以它出..与秦峰对峙。

“呵..打啊..继续啊,怎么打了呢?刚才是打很欢吗..那天上天下,唯独尊气势呢..现这是怎么了..吃豹子胆成shi了?!”

道带着官腔“痞子”声音从翎家打门口传来..

正是州城巡抚第二队队长---韩东。

“哈哈..没想到惊动了巡抚,老衲与这位仁兄是旧相识,这次是他初次到州城,懂规矩..才出现这种差错,实是惭愧,惭愧..”晶中似乎低头之意..轻声对巡抚说道。

韩东闻声,望了眼远处晶,惊了跳..这哪出现老怪物..

“惭愧?州禁令你是吧..凡是州闹事..争斗..厮杀者,都要律送往刑部,按程度依法治罪!管是谁…”

这位巡抚右手把着宽刀,挺着腰杆..眼神飘忽定。似乎很担心这晶中死跳出来,跟他起见见地府阎王。

但禁令就是禁令,哪怕是城主..这番城内打斗,估计都要往刑部走遭。

“你看你..都说了是州城内,能再像以前那般见面都得斗上时候了。你非听,这下好了..犯了州城罪了吧..”晶捏着腔,装作老相识模样埋怨了下秦峰。

随后,油腔滑调对着韩东说道:“巡抚..这老伙计曾进过城,今日初到,只是初犯..而且您看..这满州城内,损坏只是翎家,外面之物未碰毫…”

韩东四处望了望..确实跟晶所说那样,狼藉之地只翎家处..:“那也行..就算是初犯,这城内飞行也是死令..必须要往刑部画押服刑才可..”他平了平心境,义正言辞说道。

韩东本以为空中打斗之只是两个士..或者是两个王。这样赶到现场处理起来也快..可他没想到。虽然是两个王..但这晶又是哪个老,太意外了..

难道他要压晶去服刑?太荒唐了..

“老衲深巡抚其位,要尽其职..但是您看啊..这身若是如所说那般,去刑部服刑..指家还呢。现年轻哪想放个火药桶身边啊..您说对吧。老衲也道这次冒然犯了禁令..暗中肯定藏了很多…您看要这样吧..对州城造成影响和损失都由翎家来全部承担..但是老衲这情况确实易现服刑..所以巡抚能否宽限两日..到时必定会亲自通巡抚..主动去刑部依法服刑..”

晶中愧是将死王..老奸巨猾。先是以自身特殊给这巡抚和刑部“施压”,再将后果独自承担..这都是为了最后那句话----两日之后亲自联系韩东,主动服刑。

生来存欲,韩东也例外..想必两日后来是服刑之..而是送礼

“你翎家州城确实些年头了..依这么多年对州城贡献来看,可以从轻处罚…但!州禁令就是州禁令..管是谁都得服刑。看你所形之态过于特殊..本巡抚就给你们两天时间..两日之后,主动服刑!若是敢耍滑头,仅饶了你..还要罪上加罪!”

韩东提了提嗓门..正色吼道,毫无感情说。

“谢宽厚..两日之后定会前去服刑..”晶亮了亮..

秦老头扛着长桌旁自始至终都未曾言语,看着眼前“师叔祖”这么会办事,他也巴得沾沾便宜。到撕破脸时候,“依法”办事也是秦峰性格。

目送州巡抚走后..秦老头并未多留,抬脚便转身离去..留下翎海与他师叔祖收拾这烂摊子。

---------------

州城北侧,家客栈内..

陈尹昊将瘦弱男童放了木椅之上,仔细打量着自己百两银钱买来“儿子”。

对,就是儿子..单凭翎家门口,这男童哭着出来时候,他就道了玉霞接下来会做什么..但那岂是个女子该做事情,这种偷家打—见得光事,只能由他这个“厚脸皮”夫君来做。

“唉..你这身太招眼珠子了..会给你洗洗身子,换身干净衣衫”这位陈将军抱了徐珍路,也招了路看贩子眼光..

听见要洗澡,男童张了张小嘴,心慌了起来,似乎很愿意:“自己..自己会洗。”

“咦~~又是姑娘家,你个小破孩害羞个什么..你自己洗干净,手都够到自个腰,还自己洗呢”

既然这孩童买都买来了..也得像样给他收拾番,省出去落个流言蜚语。陈尹昊自身些心理上洁癖..是身旁物,那就要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好好“梳理”。

..这楼层这么高,,也会跑..”徐珍还是情愿。

陈尹昊随手拉出个椅子,坐了上去,轻声道:“以后别叫了..好听!喜..”

“那..那改叫什么”男童颤巍巍。

“记住了,叫die。。”

这时,房门突然开了..玉霞走了进来,笑道:“你们俩再说什么呢..你你,这么快就熟上了?”

她随手将房门关上,也搬出把椅子,坐了孩子对面..

这副场景,像极了家三口。

“这么快就回来了?那女孩怎么说..”陈尹昊转头问向玉霞,偷瞄了眼坐椅上徐珍。

玉霞摇了摇头,些失望:“虽然苦口劝了她两句,但还是愿意来相见..那女孩说,现相见也只是徒增伤悲,无实力..只会留无奈,所以她要回去重整徐家..”

说到这,玉霞揉了揉徐珍脸蛋:“她还说…过了多久,就会来赎你回去..继续让你当她随身童,无论花多少银钱..”

“哼..妻子看上,她想赎回去就赎…”陈尹昊停顿了,他注意到了男童丝红眼角..

忽然,玉霞对着这位想当爹将军叮嘱道:“会你给他换身干净衣裳吧..多好脸蛋,怪蒙尘

陈尹昊起身,麻溜走出了房门,准备东西去了..出门那刻,他摸了摸门前自己所留记号..板起了脸色。

来过..

根据记号来看,来没进得去房间..只是房门前逗留了很长段时间..

当然,这行轨之事去理所当然,前两日他与玉霞共探混沌界宝。韩玉霞当场就施了双阵封屋,这可是皇都宗师手笔..除非那老掉渣仇风古来了。

“先管了..等收拾好杂事,再把你揪出来,到时候毛都给你拔干净..”陈尹昊离去,再去细想已经变动记号。

从客栈讨了盆热乎乎水,端进了房屋。这位将军由得心中感叹..他何时做过这种事情,想当初军中,吃饭伙食房做,洗漱所用也是由手下备好。

这位陈将军沦落到给街尾卖身娃娃端水洗漱了..

“哎呀…真是买了个儿子啊,这以后日子过喽..”

陈尹昊小声抱怨小心被刚要出房门玉霞听到了,她面色通红:“你瞎说什么呢..”

“哦…那啥时候咱们自己er。。。”

没等他把话说完,玉霞就将房门狠狠关上了..

伴随“啪”声,陈尹昊些“隐痛”..脸坏笑看着面前男童..:“来..咱们该洗澡了..”

徐珍扭扭捏捏为所动。

陈尹昊见状,皱起了眉头。他猜想这孩子应该是很少洗过澡,或者从没给他洗过澡,习惯,才显得这么所措。

他主动起来..蹲下身子,轻轻解开了徐珍穿身上那破烂衣衫,顿时细皮嫩肉上身就裸露了出来。

陈尹昊些意外,没想到这脏兮兮孩子,皮肤还挺白净..

接着他伸手顺势去脱徐珍裤子..却遭到了些阻力。那双小手仅仅抓着两侧,小眼含泪,十分愿被脱下这破了洞裤子。

“没事..相信”陈尹昊尽力做出温柔样子..看着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