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看戏强者恐怖如斯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3352

伴随着宛如惊雷的喊。

灰蒙蒙空的掩映之下,原本是静立在前方的巨岩石轰爆裂,漫的红尘迷雾滚滚袭来。

好!”

年车夫迅速急转,白马摆尾急忙调转方向,在地上留下道明显的痕迹。

就当年车夫准备动时,从而降的魁梧黑网直扑而下,网上涂抹着肉眼可见的赤色浓霜。

原本厚实的地底突兀的钻出双双带有丝血色的黄色手,青筋暴涨,死死的抓着华贵白马的脚动弹得!

边,刚刚站立在马车边的林夜看着眼前的场景默默往后退了步,正巧躲过钻地而起的黄色手。

前面漫的红土知何时显露出来了看清楚的黑色影,急速飞驰着朝着白马狂奔着咆哮般轰杀而至!

年车夫怒吼声,冲暴起,手执无上神光,凝化成把虚无的白虹剑。

的白虹剑剑影纷飞,道道白色的剑气随之舞动四散开来,右手用尽全力剑直挥,电光火石之间抓住时机剑砍翻扑袭而来的黑色影。

只见他左手聚集气力翻涌,拳挥出,血色的空瞬间形成了道巨的拳影,宛如黄金浇铸,宛如碧海惊

盖地硕无比的魁梧黑岩被气血沸腾的击轰成碎片,漫的尘土四散与空气之形成尘雾。

正当地底的手死死往下拖拽的时候,道凌冽寒气将双手活生生的斩断。

“敢挡老娘的路?找死成!”

目光上移,刚刚还被林夜气的结结巴巴的雨曦此时正英姿飒爽的站在马车的车厢上,眉宇之间竟显露出股别样的美感。

“二小姐,宜久战!”

年车夫目光如炬,剑扫出,剑气飞散而起。

“哐当!”

声巨响,凌厉的剑气竟被人硬生生的挡住,紧接着道声音响起。

宜久战?你走得开了么!今日哪怕是你福也要葬于此地了!”

道狂笑止的声音划破长空,数十道黑色锦衣的强者破空而来,为首的人胸口上绣着的金色老虎穿着条纹黄袍,脚裂红土,破空而来。

后数十人长刀在手,杀气横,那老练的姿态无显示他们手上早已沾满了无数鲜血。

哪怕人是么缓缓的走着,上的那股恐怖的气势也在经意间流露出来。

甚至如若有实力济的强者看到幕,恐怕会双腿发软,乖乖跪到在地等着人头被斩断拿下。

“我怎么记得灵界之前应该还是蛮和谐的来着,怎么现在世道么乱了吗?拦路打劫的都来了,等会是是要说声‘此路是我开’之类的话了。”

林夜挠了挠头,耿直吐槽到。

“吹牛谁会啊!老娘等会马上把你们砍成十八块信信!”

雨曦高声嘲讽道,紧接着压低声音靠到林夜的耳朵旁急促道:

“喂,等等我冲过去和他们打架吸引他们注意力,后你趁机就跑知道吗?里太危险了!”

听闻此言,林夜由得看了看雨曦,他倒是没想到看似娇蛮的二小姐,在种情况下想的第件事竟是如何保护无辜者。

“薛昊!”年车夫看着最前方的那人声,眼的怒火几乎凝成虚实。

曾几何时,他们还是同窗同学,起饮酒,醉酒高歌人生理想。曾几何时,他们相互搀扶着蹉跎过漫长的时光。

可惜最后因为某些缔结,他们二人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

甚至在后来,薛昊因为某些为人知的原因,带着薛家的人犯下了对于福来说可饶恕的罪行!

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是目前他还护送着家的两位小姐,耽误之急是如何面对几人的包围逃出生

“好久见……兄。”

薛昊神色有些复杂。

“薛昊!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福冷冷道。

“昔日之事,是我多有得罪了。过今日,各位其主,片刻之后也休怪薛某手下无情。当,若兄能弃暗投明加入薛家,是最好过,薛某我也有把握让兄获得低于家的地位与财富。”

薛昊表情十分诚恳,好像的的确确是在为对方考虑的样子。

“我可是三姓家奴!薛昊,他日你必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薛某静候佳音。”

薛昊微微鞠了躬。

福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往前冲去,如猛虎下山,躬向前,跨出步,以迅雷及掩耳之势轰剑砍出!

可薛昊早已熟悉的能再熟悉福的招式,猛后退数步避开锋芒,锤从后砸出,直震的福虎口开,汗如雨下。

“好机会!”

后的黑衣刺客见此破绽,纷纷发起攻击。

许欺负福伯!”

雨曦娇喝声,腾空而起,好似换了人般,眼神凌厉无比,如同经百战的最强剑客闪而去。

只见她抽出玉剑空,挥出片徇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射而出的光芒,化解了薛昊背后刺客们的漫攻势。

而后长剑挥洒而出,刺眼的剑芒冲而起,宛如徇烂的银龙般咆哮而上,仿佛要与上劈下的闪电链接到起,剑直飞而下,朝着黑衣人直挥而去。

二小姐还算是有点赋。”

全程旁观的林夜暗自点头。

评价看似高,但只是对于林夜而言的。

实际上林夜的有点赋,对于整人灵陆的同龄人,女孩的赋已经属于独无二的存在了。

此刻若有能认出林夜份的能在场,听到评价,恐怕都会为了争夺雨曦为接班人而当场打的头破血流。

种事情的确是有过先例的。

边,刺骨的畏寒剑气呼啸而去,可黑衣人数量众多,展开难以撼动的防御姿态硬生生抗住了咆哮的剑气!

还未等黑衣人有下步的动作,地忽距离的震动起来。

就在此时,在地下,刚刚还无所有的赤红色土壤突兀的冒出血色漩涡!

如同深渊般的巨口似乎切吞食进去的都会消失其,庞的漩涡以极强的引力迅速将白洁的马车拉下,像是张开血盆**生生撕碎马车!

正当雨曦真以人之力对抗数十名黑衣人之时,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了幕,神色变:

“赤血漩涡!你们怎么会有东西!”

还未来得及解释到底是什么玩意,那深见底的漩涡徒将马车往下拉拽,强的引力如同深渊恶魔的死死的拽住了马车。

林夜默默看了眼,忙的随手拍掉了上的灰尘。

紧接着,赤色的空之出现如同诸神降临般的恐怖手,携带着庞无比的闪电猛的朝着动弹得的马车抓来!

杀器齐锁定住了马车,终于让福明白,他们的目标是别人,正是马车里面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姐!

危险!

小姐!”

声,刚想动弹却被薛昊紧紧缠住。

“姐姐!”

雨曦神色巨变,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马车飞驰而去,可是似乎距离手抓住马车还是差了那么点点!

及了!

千钧发之际,昏黑地的迷雾爆发了道极其耀眼的银光,直接将巨手、漩涡轰拍碎!

银光过后,光幕四散,道紫色的惊雷如闪电般轰划过,又宛如蛟龙般腾越而起,迅速带起还在战斗的雨曦和年车夫,速度之快让众多黑衣人也未反应过来。

唯有薛昊瞳孔缩,猛爆喝声,灵气凝实,浑滚烫的灵气再次形成的巨手似乎要把紫电捏成粉碎!

可是速度与紫电相比却显得缓慢异常,紫魅闪电的刹那芳华,瞬间消失于密林深处。

的赤色战场上只剩下了突失去目标的茫黑衣人以及血肉横飞的尘雾。

薛昊此时与战数十回合,上早已遍体鳞伤,肩膀活生生的被轰下血洞。

薛昊口的喘气着,看着消失与密林的白光,目光凶狠,但没有动前往追赶,显刚刚的战就是连他也吃消。

“该死,是说家那小姐是寒气入骨,早已无法使用灵力的吗?”

薛昊声,远眺着白光遁去,神色尽是阴翳。

实际上,关于家有位无法因为先体质问题无法使用灵力的小姐件事,在整三都古地是人尽皆知的。

没有想到次居在阴沟里翻了船。

“薛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黑衣人恭敬的像薛昊请命,但神态可以看出还是有些迷糊,刚刚那倒转瞬即逝的白光连他们也没反应过来。

“罢了,今日就绕他们命,既梦曦能使用灵力,那就说明给我们提供情报的人信息有误,再追上去结局还好说。”

薛昊冷冷的说道。

“是!”

黑衣人齐齐鞠了躬。

“提供假情报,是把老子当枪使么?呵呵……”

薛昊神态阴翳,转过用随携带的布匹擦拭着武器,眼却察觉到银光闪闪的东西落在白光消散的地方。

径直走了过去,微微弯腰好奇的俯查探,却发现令牌样的东西。

是……庭主令?!”

薛昊看着手里的东西瞬间失神,无比震惊的喃喃道。

件东西他也仅仅是在某些遥远的传说有所耳闻过,原本他直以为只是以靴传靴的骗局,没想到今真的见到了!

薛昊惊疑定的看着几人消失的位置,忽想起当时似乎还有无关紧要的少年就在旁边,神色渐渐骇

好,得快点禀告小姐才行!”

神情急促的薛昊消失在原地。

……

……

银光落地。

雨曦等人瞬间闪到九峰山的某处,草木掩映,花木因为空气断涌现的血气更加赤红。

和薛昊相比,福的样子惨忍睹,此时他浑是血,他全鲜血淋漓,看起来就好像从血池之捞出来的样。

最为可怕的是,福全是鲜血交错,没有块是完整之处,道道的胸膛,那是触目惊心。

时候,福胸膛被击碎,眉心被劈开,手臂被折碎,肩膀被劈开……

上的伤势那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任何人看得都由毛骨悚,他全的伤势看起来,他整人只需要稍稍地碰下,就会下子散架。

尽管是如此,福仍顽强地活着,好像么恐怖的伤势是在他的样,似乎那只过是微足道的伤口般。

他的周围,灰头土脸的女子脸色愈发惨白,刚刚使用秘法带领家逃生的她血气耗损严重,断的口喘气。

原本娇蛮的二小姐此时也狼狈堪,全沾满了血污,衣裳更是破损堪。

此时此刻,唯有旁的少年全上下完好无损,甚至看着空抽空发了会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