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记(上)

小说:蝉时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不落blow 字数:3851

还保持秦远走的时候的样子,斜靠沙发上,轻描淡写的看

对面就那么看他,眼睛里但凡能射出刀子,也是只刺猬

表哥,长得好,又有才,还有财,免会有很多女生喜欢他,他也是会拒绝的人,白有十次见他,十次身边的女孩都样。

说,漂亮女生是可以拒绝的。

言下之意就是,女孩喜欢他,他也办法。

心里,他就是实实的花花公子,也实实的配上秦远这小傻子。

秦远对他来讲,虽然如像85和秦远那样是竹马,却也是他大学唯的能称得上朋友的

:“你早就知道秦远喜欢你,是是?今天我要是有刚好回来,你是是打算就地把他办?”

坐直身体,理理有些乱掉的衣服“我知道。”后半句有回答。

气的恨得把桌子上那杯水泼那张玩世恭的脸上“秦远虽然喜欢你,但他好歹是我朋友,你怎么下得手!”

身体往前倾些,看“你怎么知道我是认真的。”

有些可置信的看,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什么?”

句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

感觉头顶有道雷劈过,他回忆下,跟秦远同时出现的时候,怎么从来有感觉到喜欢他“你跟他才说过几句话?你就喜欢他?”

“我们……”口气,拿过桌上的水灌两口,才开口“我们说过很多话,我知道他喜欢滑板,知道他会弹吉他,会跳舞,会唱歌。我知道他学校有关系很好的发小。”说到这抬头意明的看眼“就是今天送你回来这吧。”

有些的略过后面那句,清清嗓子“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的?”

秦远是拉几的中二少年,学身的中二技能,弹吉他、唱歌、跳舞、滑板,统统都是对女孩管用的。

可是,偏偏他喜欢的是女孩,这些技能就变得好像有些许多余。

他第次见到,是开学第天。

秦远记得那天天气很好,他脸兴奋的跟85分别后,兴冲冲的跑到他们班的教室,迎接他新的生活。

窗外的蝉鸣混合少年人清亮的嗓音,此起彼伏的仿佛有指挥的音乐会,弹奏太和谐的交响曲,谁也服输。

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的七七八八

十八九岁的小孩,才从枯燥又严厉的高中逃离,到充满糖果气息的象牙塔,还来得及褪掉自己身上的黑白,换上五颜六色的糖纸。

头金发,皮肤白皙的少年,像是提前准备好的香蕉果糖,吸收所有人羡慕又喜爱的眼光。

大家的注意力都身上时,秦远的眼光却是背后那人身上。

那人件白色衬衣,衣角飞扬,墨镜修长的指尖晃动,头发大概刚刚被墨镜压过,头顶有几搓斜斜的往后弯

他把手里的包递给白,然后弯腰对微笑两句话就转身走

秦远长到十八岁都知道自己居然是喜欢男生的,人烦恼月,他还来得及把班上女生看完就自己斩断未来可能的桃花缘,接受自己喜欢男生的事实。

后来有意无意的跟白打听的事,被敏感的白句话戳破,漏陷,从此以后就进入被白压榨剥削的日子。

人霸道是霸道点,也只会欺负人的。他跟秦远提议过,要要帮他表白,递话。被秦远阻止

他这人,玩滑板的时候可以失败无数次,换来次成功,都会觉得挫败。但是面前,大概是半点的失败都可以有,所以,就这么直暗恋

这事本来只有白人知道的,可是今天这遭,连85这根筋的人都猜到

知道85是什么态度,当他问出“你介意吗?”后,85就愣张脸,句话说,走

是白上初中的时候才跟他住到起的,那时候的富二代,只是成为富二代的路上,爸妈做生意忙,有太多时间顾他,经常扔他家。

可是半大小子又正是需要好好看顾的时候,人,就干脆把他寄养家里,好歹算是有大人照顾。

过,的少爷性子,跟他们家有有钱半点关系都有,是天生的。

小时候就聪明,对谁都副瞧起的样子。

这点高傲只是对外人,对白却是那有点臭屁但是永远会生气的表哥。

他面前很放肆,是因为本来就宠他,二是因为直到8岁还尿床,还刚好被他们家玩的白看到。

这两点合起,对白就算是有求必应

人的高傲来自于他太知道自己的聪明,高中的时候设计小游戏,省里的比赛拿等奖回来,可他觉得那游戏其实普普通通。

他打心眼是看起脑袋笨的人,高中的时候开始学大学的高数。

家做题,白旁边看他的书,表情很是认真的样子。

当时心里突然很欣慰,他这表弟居然开始对数学感兴趣,就问句“看得懂吗?”

摇头“看懂。”

又脑袋抽抽的问句“要要我给你讲讲?”

点头。

老怀欣慰的叭叭叭讲串,最后说句“这就是微积分”然后问句他这辈子最后悔的话“你知道什么是积分吗?”

脸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积分兑换!”

就直接把白出去,然后发誓,以后再也要跟脑子好的人多说句话!

可是他有想到有天他会喜欢上对他而言脑子好的人。

学校里喜欢的女孩很多,表白的也很多,他基本会拒绝,漂亮女孩愿意喜欢他,他也应该接受别人的喜欢。

过,他始终对女孩提起兴趣,大多数女孩接触他之后,后面都会觉得趣自己离开。

直有点怀疑自己是喜欢女的,喜欢男的。可是,这么久以来对他表白的从来都是女孩,他也就有机会确认自己的取向。

直到后来遇到秦远。

夏日里的雨总是突如其来,也总有些小迷糊会记得带伞。

书房处理他那堆留礼拜的作业,突然收到白的信息:下暴雨,我带伞。

这理直气壮的口气,有半点求人该有的态度。

无奈的叹口气,认命的关上电脑,伞桶里抽把伞,看眼有点小,又换把稍微大点的,才拿上车钥匙出门。

路上因为暴雨,太顺利的到学校,门口晃悠两分钟才停好车,往白班上的教室走去。

等到到白教室门口的时候,只看到秦远门口,晃晃悠悠的站滑板上玩。

认得他,大约算得上是白班上关系最好的人。但是好像每次看到他都怎么说话,还躲的远远的。

“同学~”

果然,只叫声,刚刚还踩滑板上玩的人,看到他那下差点直接摔到。手慌慌张张的摸几下才把滑板拿稳,然后点点头,到底有说出点什么。

度觉得自己是是其实长的很难看?“那,请问吗?”

秦远胡乱的摇摇头,结结巴巴的说“他,刚刚有女孩,有伞,他们走。”

大致上从秦远上下接的话里面提出重点意思,有伞的女孩起走“哦,好的,谢谢!”说完正准备转身,又随口问句“那你怎么走?”

秦远手指头还紧张的抠滑板,本来快要放松神经时突然听到的话,舌头又打结“我要走,伞,我,我有。”

觉得有必要回去问下白,他为什么会跟讲话清楚的人做朋友。但是为维持白表哥的好形象,还是礼貌的问句“需需要我送你?”

听到这句话,秦远呆住,足足有五秒钟除有半点反应。就觉得可能他问句多余的话准备走的时候,秦远突然开口说“好!”

出门的时候专门挑把大点的伞,要遮住两人是有问题的,甚至需要隔的太近。

可是,今天这把伞怎么好像变小,秦远时时的总是有只手臂伞外面。以至于,度要把伞连带身体起移过去。

每移过去点,肩膀碰到,秦远就又自觉往外移点。

埋头看眼自己,今天就是日常T恤、长裤、球鞋,正常到能再正常,连头发都只是洗过之后随意散。他觉得自己今天用清爽两字来形容是完全有问题的。

但是他旁边这人好像非常怕接触到他。

“同学。”

身边人突然发出声音,吓得秦远下抬头,差点撞到的下巴。

头往后扬点,然后眼睛往秦远那边瞄点,说“你要是再往旁边挪,就要走进绿化带。”

“啊?”秦远转头看眼旁边,才发现自己真的快走进绿化带,尴尬的手脚都知道该怎么放好意思,我….”

秦远窘迫的样子,忍住想逗逗他“你很怕我?”

秦远摇摇头“是。”

“那为什么离我那么远。”眼看秦远又往旁边移点,脚刚好从绿化带边上蹭过,晃悠悠的差点脚踩进去。

还好直观察他才眼疾手快的拉过他,然这会秦远可能就直接躺绿化带的泥里

秦远还反应过来半边身体就怀里,背后传来的温度,真实像是梦里。瞬间整人都僵住,要是手里还抱滑板,就该同手同脚的走路

还是有点放心,干脆直接揽过秦远的肩膀把他固定自己身边“你还是离我近点,我可想明明拿伞还要让你被淋湿。”

人磨磨蹭蹭会才走到车旁。

秦远坐车里,紧张的整人都缩起来,两只脚放滑板边上,手无意识的刮滑板上的轮子。

把伞放后座,转头就看到秦远抱他的滑板,滚动的轮子圈的蹭过他怀里的包。

“你可以把滑板放后面。”

秦远看,又看眼腿间的滑板,连忙摆摆手“事,我可以自己拿。”

的眼睛淡淡的扫过秦远怀里的包,那原本是米白色现已经被滑板蹭黑的包。

秦远低头看眼包,有些尴尬的用手指捏被蹭黑的地方,殊知,遮住的地方以外,也是黑的,靠他那几只手指是真的遮住。

从学校到秦远的家很近,过十几分钟,车就停小区门口。

“那”秦远有些紧张的捏包“谢谢你!”说就准备解开安全带下车。

把拉住他“还下雨。”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暴雨过去,还是零零星星的有些雨滴大概是出门晚些,正慢的往下掉。

秦远看眼外面 “啊,事,雨已经小,我可以跑回去。”

“你等下。”

按住秦远正解安全带的手,身体就手靠过去。

距离突然间拉近,秦远时好像忘要呼吸,身体紧紧的靠椅背上,生怕呼吸起伏就会泄露点什么。被按的手,有挨面,正微微冒细汗。

有给秦远太多紧张的时间,只是短暂的靠近又离开,接递给他把伞“要淋湿。”

秦远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强制按下的呼吸被点点放出来。

手按好几下才成功的解开安全带,慌忙的接过伞,道声谢,就急急忙忙打开车门跑出去。

跑出去两步才想起来手里的伞有打开,又笨手笨脚的把伞打开,顿下才往家的方向跑。

那把伞后来就秦远房间里挂,他想过拜托还回去,又觉得这样就少可以见的机会。可是他又知道该怎么联系,单独把伞还给他。

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伞就这么直待他的房间,有再回到它原本的主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