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小说:华阳扇影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醉酴醾 字数:3418

多时,众臣、宗亲,各宫嫔妃及各府女眷们都到了。魏元帝这种场合是会出席的,众人只看见一身袍,手持团扇,代皇帝了些场面话,便开始上宴开席。

执掌承天印已有两年了,看惯她的人有,但表面上没几个人敢表示满。她看见自己的好友顾怀灵在席间向自己使眼色,便轻摇团扇,悄悄走了过去。

一过去,顾怀灵便拉着她的手笑:“上次送的几匹缎,我很喜欢,已经做了衣裳。剩下的料,我正给绣了面八仙图样的月圆扇,过几日就送许嫌弃。”

:“本就是拿去给玩的,何苦又给我绣这个?了两个月就要出嫁了,自己事忙,还是别费心了。等做了我嫂,什么好东西没有,到时候再送些稀罕玩意儿给我就成了?”

顾怀灵:“就要绣好了呢,谁知嫁人之后是什么模样?我是心里发慌,这些日好,想进宫,却总没机会。”

还要什么,一旁的内阁次辅之女、苏玄贞之姊苏筠,还有都御史王燮之女王姝,和穆王家的长乐郡主幽都前行礼进酒。众人正寒暄着,一旁突然了个小内侍给苏筠送手炉,是那边席上的范小将军让送的。

范小将军是苏筠的丈夫,户部尚书范弘之,名为范纶,如今入了神策军。家又拿苏筠取笑了一番,弄得苏筠满脸通红,羞怒之下移到一旁去了。

幽小声的对她们:“我听,苏姐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范夫人给范纶纳了两个小妾呢!却想他们还是这般恩爱。”

顾怀灵吃了一惊,:“真有此事?范纶把小妾收了?”

幽一脸笃定地:“当真如此,据范纶这一两个月都是歇在小妾院里的。”

白了她一眼,:“消息这么灵通,去东厂可惜了,要要我把推荐给燕公公?”

幽这才吐吐舌头话。这时瞥见那边安王晔正捧起酒盏,遥遥的向顾怀灵敬酒,禁“噗嗤”一下笑了出。顾怀灵却扭捏,方方地举杯,后一饮而尽。安王性情柔和,向他两个兄长那般蝇营狗苟,热衷权势,却是个闲散之人,又生得风流俊俏,对顾怀灵十分体贴。

几个人又开始拿顾怀灵取笑,突然安王身边的苏玄贞朝这边看了过。苏玄贞周身清冷,同一旁的喧嚣繁华格格入。

王姝突然:“眼看着顾妹妹要成亲了,我比们还了两岁,都成个老姑娘了。”

扭头笑:“王姐姐这是想嫁人了。小苏人还有一年就守满了孝,到时候姐姐要羡煞京城多少女呢,毕竟夫君是’长安第一公’嘛!”

王苏两家早有婚约,王姝自幼就知自己是要嫁给苏玄贞的,原本十分自得,却想苏玄贞突然丧母,需守孝三年。

上首突然传柳贵妃关切的声音:“盈盈,脸色怎么这样好看?身上舒服么?”

她们身边坐着的,还有一少女名为柳盈盈,是将军柳延祚之女,柳贵妃之侄女,素体弱多病。众人转头看去,却见柳盈盈一张小脸惨白,确实是有恙之相。柳盈盈双眸含泪,几乎失态。她往那边席上望了一眼,在侍女搀扶下走上前向柳贵妃请罪,是身体适,想要提前退席。柳贵妃关心了几句,就让人将她送出宫去了。

过了久,众人陆续退席。正同顾怀灵话,旁边安王走了过,对她们笑:“宜霸占了怀灵这么久,总该让我这个未婚夫同她话罢。”

乜了他一眼,:“以后跟她话的时候多着呢,我却是难见她一面,该体贴妹妹一些。”

顾怀灵笑出声虽然笑,但是个没分寸的。她边把顾怀灵往安王那边推,边:“行了,我就打扰们这对鸳鸯了。我的那套头面,回头就让人给送去。眼下事多,添妆的时候我能亲自过去,只能喝喜酒的时候再可别怨我。”

顾怀灵一面费心,一面又怎会怨,这才同安王一走远了。

的确同顾怀灵关系好。年幼之时,林重华对她的霸占欲非常强,她费了好多口舌,几乎要发火,才让他针对顾怀灵。现在想起颇有些唏嘘。

好像长之后,那个少年的偏执消失了一般,再往身边凑了。可的周围又总能找到他的影

那件黑狐裘,她才知是林重华暗中送到自己手上的,她在飞霞宫中收藏的扇,竟有好些是他搜罗到,再偷偷通过金玉满堂转赠自己的。就连金玉满堂当年运营得那么顺利,他在其中出力少。

正因如此,在决定去西北做监军的人选之时,才会有那么一丝犹豫。她心中隐隐地希望林重华去疆场那凶杀之地,又愿意阻了他建功立业,最后知怀着怎样的心情暗示燕洙,把林重华推上了这个位

她回到飞霞宫的时候,金玉满堂的人已经送上了她订制的几样首饰:篆着梵文的紫金襄玉挑心,八宝云纹鎏金簪,镂丝四季群仙钿,串珠牡丹纹璎珞。见天色太晚,便吩咐连云明日一早就给顾府送去。梳洗过后,照旧是忙到深夜才睡下。

元宵过后,岭南的呈报递了上。果然是生了民变,虽有军兵镇压下,但情形容乐观。范弘见紧锁着眉头,反而劝慰:“公主那日举荐的江正元,老臣见过了,是个可多得的人才。他已经在去梧州的路上,日就要抵达。再有万岁爷在闭关祈福,保佑我魏苍生。公主还是放宽心些才是。”

把呈报掷在一旁,揉了揉太阳穴:“那个节度使崔国渝,忒过刚直了一些。百越蛮族未得圣人教化,秉性顽固,跟他们硬碰硬只会两败俱伤。到时候就算江正元去了,我怕难挽回事态。”

坐在一旁批文书的苏祐皱着眉头:“今年这场雪,长安城郊压倒了数百户民房,上千人受灾。京兆府尹竟让灾民进城,只在郊外搭了几间草棚,都冻死好些人了。他这是怎么办事的?”

京兆府尹柳存茁是柳灏的族弟,柳灏听到这话,有些虞地:“苏人,您这是站着腰疼。那么多灾民进京,京里哪有地方让他们住,都住成?长安城里扔片瓦下都能砸到个四品官儿,那些灾民惊扰了贵人,谁负责?”

听见他们两个争吵,忙出打圆场:“我在郊外建了个义庄,住几百人问题,早跟京兆府尹过的,想是他事忙给忘了。我这再打发人过去跟他一声,收纳个几百人,剩下的跟城郊那些户们打个招呼,让他们把庄收一收,能住些人。”

柳灏捏着胡点头:“这法好,还是公主有计量。”

苏祐在旁冷笑:“公主再多主意,们的屁股,我就怕那些个没脑的废物,总是拖公主的后腿!”

柳灏听了怒,两人又吵了起,对面的贝哲等人忙过劝解。头疼已,扔了手上的朱笔,移步到殿门外。

积雪压着琼林芳枝,门外几个小太监正在清扫。远远的还能望见终南山。林重华递给自己的私信上,自己有些想法,若是顺利,能在融冰之前夺回瓜州,解决北狄患。希望速战速决,一则当前国库并充裕,若再出个什么事情会很麻烦;二则吐蕃、回鹘、契丹等外族在对魏虎视眈眈,这一仗拖的越长,魏就越危险。

将军柳延祚却呵斥林重华,他贪功冒进,且一个监军罢了,竟敢对元帅指手画脚。总之二人矛盾很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头疼。

战况利,南方雪灾,魏元帝又要修魁星楼和万寿宫。觉得自己是在被当骡使唤,永王跟景王两党还时时搅出点乱,她有时真想撂挑干了。

当然她只是想想而已。魏元帝有时状似无意地问起她是否需要休息,她只能君父治理众生都曾言累,她怎敢歇下

是什么天赋异禀之人,过是仗着多活一世,再者有顾思安、贝哲等修炼成精的臣们扶助,才堪堪坐稳了监国之位。像行军打仗这件事,她就是一窍通,因此全盘托付给了林重华,自己只在朝廷上鼎力支持他的若干决策。岭南雪灾,百越蛮族的治理,她其实没什么头绪。只是在那后世里听过王阳明“龙场悟”的故事。想着王阳明在贵州少数民族之中算混得如鱼得水,便在江正元临走前将他唤扯一通她半瓶水的心学,以及王守仁的若干事迹,算是给他一点参考。江正元听得佩服至极,反倒让好意思起

阳春三月,安王婚。百忙之中抽空去喝了杯喜酒,算是给足了自己这位兄长的脸面。她看着顾怀灵凤冠霞帔,粉面朱唇,眼波流转,半喜半羞。再看看自己一身袍,好一副孤家寡人的模样,心里莫明涌上了点儿情绪。

一旁的长乐郡主幽看着厅正中的一对璧人,眼泪都流下了。好笑:“又嫁人,怀灵都没哭呢,哭个什么?”

幽抹了抹眼泪,抽着鼻:“我这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扶额:“成语用错了吧?”

:“一想到我该议亲了,我这心里就是滋味。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可是以前的。”

叹了口气:“他们两个感情好,我想会白头到老,百年好合的。”

:“苏姐姐嫁给小范将军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可是自从范纶纳了妾,苏姐姐一个人独守空闺,好寂寞。她又怀着身孕,范纶还为着他母亲和小妾的事跟她吵过架。苏姐姐只能把眼泪往肚里吞。凄惨至此,那里有什么幸福恩爱可言?”

听了,心里有些难受。又见幽神秘兮兮地凑到她耳边,小声:“景王妃流产了,吗?”

吃了一惊,问:“真有此事?我怎么?”

:“景王都当做什么事,是正常。李鹤仙姐姐菩萨一样的人儿呢,据在景王府里过得很好。她那个哥哥是个势利的,替她撑撑腰。我哥哥虽然靠谱,但若是我被欺负了,他一定第一个跳出维护我的。”

李鹤仙的兄长,庆国公世原是个老成世故的人。如今庆国公府势衰,他上杆巴结景王还及,怎么会去给妹妹评公

穆王世照却是个风流人物,平康坊花丛里的娇客,二十多岁了还未娶妻,算是长安贵公中的一朵奇葩。

照眼下正在旁边桌上喝酒抛骰,醉醺醺地衣襟半开,东倒西歪的,时叫:“!”“喝喝喝!”“干了这杯咱们就是朋友!”靠谱倒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