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小说:华阳扇影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醉酴醾 字数:3127

燕洙看了眼萧光,笑道:“林将军,从宫门到含元殿,似乎经过里吧?”

青年是林重华了。他即将离京,是奉旨觐见魏元帝。过萧光知道他十有八九见到本尊,都是贝哲代为传话。

林重华望光沉声道:“我找公主有事。”

光看林重华有些恍惚。他们两人是有多久没见了?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话的瘦弱少年变得样好看,还么有男子气概了?

光示意燕洙先走步,燕洙行礼告退。林重华上前到萧光面前,看了眼身上漆黑如墨,柔顺华美的狐裘,从怀里掏出个雕漆錾铜盒,递给萧光。

光奇道:“是什么?”

林重华脸上没什么表情,只道:“送你的。”便步走开了。

光回到飞霞宫。玻璃阶,翡翠帘,室宇精美,铺陈华丽,兽角香炉里燃千金难买的聚仙香,旁边摆牙骨雕的整块屏风,捧西域贡品夜明珠的玉雕花熏,无昭示位魏元帝最宠爱的公主是何等矜贵,何等权势滔天。侍女奉上有市无价的茗茶沉芳露,萧光啜了口茶搪搪风寒,才打开了林重华给的那个匣子。

却是柄湖色六角篾丝扇。薄如蝉翼,如缎似锦,图样是四时繁花,扇柄是泥金乌竹骨,虽然用料算稀罕,精巧程度却胜过燕洙送的那柄明月合欢扇。萧光赞赏已,心想样新巧的样式,恐怕金玉满堂也是少见。过如今隆冬时节,篾丝扇得夏秋用才合适,便命侍女破烟将其收好放置。

光出生的那日,下了半月雨的长安突然放晴,漫天红霞金光。魏元帝喜,视为祥瑞,认为萧光是有福之人,从此待与诸皇子公主同。

其实萧出生被换了芯子,过是在工作的时候打了个盹儿,睁眼变成了满身屎尿的小婴儿。萧光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接受了现实。

之则安之。萧光本想做个混吃等死的咸鱼,顺便享受下封建社会的荣华富贵。魏元帝如今年纪了,心沉迷于寻仙问道,想要长生老,十几年上朝,设了内阁和司礼监处理政务。

想几位皇子年纪见长,心思也活络了起。魏元帝十分悦,觉得自己虽要修道,但朝政还是得掌握在手里。他早觉得萧光通透明达,比几个儿子更合自己心意,又是个女子,更好掌控。因此等到萧光年纪了些,设承天印命掌管,行使各部政务的最后道决策权。

光心里苦堪言。在现代社会做社畜,到了古代连公主都当上了,还是得被当牛使,做。伴君如伴虎,些年光是深有体会。

朝中是没有闲言碎语,萧光两个哥哥也常有怨言,但终究拗过皇帝。萧光真希望那些反对的声音再点,两位兄长再刚点直接去找魏元帝,把的的职给撸了,真想当咸鱼啊!

过再看看满屋的富贵,神仙住的地方也莫过如此了,萧光的心里稍稍舒服了些。盘活了几个商号,合并为金玉满堂,御赐牌匾,积钱财。虽然最后半都得上交,但金钱的力量让满身的疲惫消除了少。

也到了及笄之年,魏元帝嫁人,便让记名到九渊真人名下修行。母亲禧妃出身贫寒,向个女儿,也没什么意见。其实是修行,过是掩耳盗铃而已,家都心照宣。对萧光的生活并无多影响,无非多做几件道袍便是。

光梳洗完毕后,在灯下细细地翻看金玉满堂的账本。突然想起事,抬头向侍女连云道:“今儿含元殿是谁当值?”

连云答道:“是陈公公。”

司礼监的秉笔陈忠。萧光思量片刻,又问道:“巡卫的是谁?”

连云出去问了,方回答道:“是顾珩顾人。”

光点点头,吩咐道:“你去把他叫进我有事请他。”

会儿连云引了位高英武的青年进。萧光已经披上黑狐裘,纤细的身子完全包裹其中,只露出张小脸。青年进殿之后目斜视,对光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光笑道:“顾哥,你什么时候对我么客气了?”

顾珩也笑了,道:“许久未见,殿下别无恙?舍妹直在家中念叨公主。虽然我常在宫中巡卫,但殿下事多人忙,二到底是外男,好叨扰,也。只是偶尔远远地见殿下,看殿下气色还好,我们也放心了。”

顾珩是内阁首辅之子,萧光好友顾怀灵的嫡亲兄长。

光感叹道:“谁想得到才几年功夫,家都换了副模样似的。怀灵可还好?我上次送去的几匹缎子,觉得如何?”

顾珩道:“喜欢的很呢,是想见公主,可惜直没机会。”

光道:“等元霄宫宴上能见了。我次请你过,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匣子里是二十万两的银票,林重华明日要去西北了,你帮我今晚送到他手上。别人我都放心下,正好你在,也只有麻烦你了。”罢便示意侍女破烟捧上个小小的铜盒递给顾珩。

顾珩应了下,也多问,只是又寒暄了两句,方才退出飞霞宫。

夜已经很深了。显国公府座偏院里,林重华正在收拾行囊,突然下人进顾珩求见。他心中疑惑,便让人请了进

林重华小时候因为口舌便,又生得瘦小,在京中干贵族子弟中很受排挤。顾家家教稍好,但顾珩也只是没主动欺负过他罢了,算上有多交情。

顾珩进明了意,将银票交给了林重华,笑道:“公主还是惦记你的,枉你们从小那么好的关系。”

林重华盯小小的匣子,俊美的双眸中浮现丝暖意。

过了两日便是年初。萧早便去了含元殿。诸皇子公主都已经离宫开府,魏元帝平日里喜欢他们进宫扰了自己清修。萧光虽在外面有公主府,但承天印,又是魏元帝心腹,所以才开特例常住在宫里。

已经成年的永王萧昙、景王萧昶、安王萧晔,年纪尚小的益王萧晟,还有萧光那嫁到琅琊王氏,现如今孀居在家的皇姐临川公主萧宝月,都候在含元殿偏殿里等向魏元帝拜年。

景王看见萧光,嗤笑了声道:“四妹妹好的架子,做兄长的都在儿候齐了你才到,知道的你事多人忙,知道的还以为你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呢!”

光确实有点儿懒床的习惯,但魏元帝觉得个小毛病痒,只要误正事便可。再了,萧那么完美,他反而更喜。

光还没什么,边的永王皱起眉头对景王道:“你少两句,分明是咱们得太早。”

永王像景王那样嚣张跋扈,萧光知道他是好心,便笑笑略过此事。景王还有忿,时贝哲出传旨让诸皇子、皇子妃、公主入内觐见,才忍气没有发作。

见过魏元帝,过是热的训话,明里暗里都是“朕要修仙,你们别搞事”的意思,过多时便齐给打发了出去。

永王妃秦氏是刑部尚书之女,秦人出身贫寒,其子女也养成了节俭的性子。萧光见虽然穿规制的宫装,但料子都是半新旧,首饰也有些寒酸,便摇头道:“皇嫂虽然秉性节俭,但过年的般打扮也像样。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几匹料子并幅头面去,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永王笑道:“我了你样子行,非听,下子四妹妹也了,你便受吧。我们些做哥哥姐姐的,平时想找要点儿东西都难如登天呢,也是你入了的眼。”

秦氏拉光的手笑道:“原还是我的福分,那我恭敬如从命了。”

临川公主和安王也笑道:“个小没良心的,也是过年了才方。”

旁被乳娘抱在怀里的益王眨巴眼睛望哥哥姐姐们,粉雕玉琢的个小人儿,萧光看得母爱泛滥起,转头笑道:“会儿诸王府、公主府,我都让人送礼去,免得你们总我小气。”

景王见得萧光得瑟的样儿,甩袖子,对落在身后的景王妃,庆国公嫡女李鹤仙吼道:“还快点跟上,要留在起唱戏成!”

景王妃哆嗦了下,发地跟上景王走远了。

光皱了皱眉头。李鹤仙才嫁给景王年,以前虽然话多,但也算是仪态方的贵女之姿,怎么成了现在脸木然、畏畏缩缩的模样了?

过到底是年关事忙,萧光又要盯各部政务,还要处理各府送礼回情,西北还时有战报送,很快件事丢到脑后。

多久是元宵宫宴。两仪殿中灯火辉煌,入目的蟠螭衔珠灯,流光四溢的琉璃灯盏,各色宫纱走马灯,青玉五枝灯,焕炳若列星盈盈,火树银花,真恍若洞天仙境般。

光正暗自叹赏内官监他们心思精巧,突然丝寒芳沁入鼻尖,扭头看,身边知什么时候站了个拥白裘的年轻公子。其人身长体瘦,迎风而立,矍然若仙,气度凡。萧光向他颔首笑道:“苏人,许久未见了。”

人便是有长安第公子之称的苏玄贞,内阁次辅苏祐之子,如今已在都察院任职。他向萧光行礼之后,淡淡地道:“如今西北战事吃紧,岭南又发了雪灾,连长安城郊的房子都被雪压倒了少。宫里依旧是如此铺张,公主应向陛下谏言才是。”

时管内官监的太监黄茆正有事请萧光前去商议,听到苏玄贞话,禁笑道:“苏的可妥。今年宫里的些灯已经比去年少了好几百盏,而且许多都是往年旧制稍作修改。若还要削减,那岂是伤了天家的体面?”

光笑道:“苏人体恤民间艰苦,本是好意。再陈言进柬也是都察院的职责所在,有何妥?”罢便跟黄茆往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