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小说:华阳扇影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醉酴醾 字数:3141

的事,第二天一早就传到萧宜光耳中。那时候她正清点飞霞宫中由这些年来暗中送的一些玩意儿,燕洙完后,抬眼觑萧宜光的表情,却见她十分平静,仿佛出事的人并不是自己的未婚夫一样。

燕洙怀不清楚的一丝妒忌,对萧宜光昨日酒楼里中人的暗算,跟一个瘦马发生关系。萧宜光转过脸来问:“是谁要暗算他?”那双眼睛清亮,竟带些好奇的神色,丝毫没有愤怒与悲伤。

燕洙怔怔,垂头:“还没查清楚,不过应该是景王的人。”

萧宜光点点头,挥手让他退下。燕洙纵然有疑虑,但也只有躬身离开。

他回含元殿向魏元帝复命后,终于忍不住:“公主看上去并无伤之色,那这次是不是……”

魏元帝瞥他一眼,:“朕的女儿,朕最解。出这种事,就算她以后嫁给里总会有疙瘩,不可能跟他一条。她是个喜欢憋思的,面上不显,肚里不知什么火呢。”

萧宜光这日却真的没有什么伤的意思。昨日夜里,不知用什么法混入皇宫禁卫中,又费好大的力气把她约出来,给萧宜光解释白天发生的事情。

他嗅到那股甜腻的迷香,就猜到这件事真正的主使是谁。九渊真人善于治香,有一些珍稀的海上方只有魏元帝才有配料,而恰好有个嗅觉及其灵敏的特点。电光火石之间,他想通这大概是魏元帝的计谋,如果这日他同房内晕倒的女之间发生什么,萧宜光跟他就永远不会有好结果。这催情的迷香十分厉害,但向来警觉,对这种事早有防备,身上自然备有解药。可是若是这一次逃,魏元帝定然不会死,不如将计就计。眸光一闪,也佯装房内乱砸一通,等过些时动静小,外面守的人大概以为大功告成,悄悄撤走人手,的人才得以被放进来。

将房内的女丢给侍卫,让他们处理成欢好过后的样。等那女醒后,看自己遍身痕迹,以为成事,正满欢喜,却被侍卫强灌一碗毒酒,死后扔到乱葬岗。这样做十分符合的为人行事,魏元帝的人乱葬岗检查尸体后,确认这女被破身,也就不再疑虑,回去向魏元帝复命。

萧宜光听后,半晌无语。魏元帝对自己的解,的确出乎她的意料。若是真的出事,自己纵然会同情他,但却再不会爱他。不对,她目前也不爱他,虽有情义,但萧宜光还没弄明白那是不是爱。听到的,他一直防备别人谋算自己的“清白”,随身都要带清脑解毒的丸药,一副忠贞不二的模样倒是把她逗笑

萧宜光掩嘴笑:“好,你费这么大的劲儿约出来,就是为这个?明儿白天再托人告诉不就行,何必亲自跑一趟呢?让人看见还得?”

毫不乎地:“不希望跟你之间产生嫌隙,更不希望别人出来让你伤。”

萧宜光脸有些发热,不自主地摇,别过脑袋不敢看他,只:“你该走,再晚被人发现可不好。”

恋恋不舍地望她,:“几日再送扇来。”这才趁夜色掩护遁出去。

萧宜光想到这里,脸上又有些发烫。真的很意自己,不管日后如何,现今这份思都让人熨贴得很。

这样一想,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冷漠一些。明明那次小叶池边私会的时候,两人都有大半年没有见,自己竟也不关一下他战场上有没有受伤。想到这里,萧宜光里有些过意不去,连忙下密帖给金玉满堂的人,让他们偷偷送些补品药材往显国公府上。

显国公那日被教训一顿,讪讪地总是中不快,这日又跑到外头喝酒,吩咐多带些人手以备不测。晚间国公回府之时,竟然笑嘻嘻地拉一个不速之客回来。

冷冷地看显国公眉飞色舞地介绍身旁这位长安第一公是二人酒楼相会,一见如故,交谈甚欢,想要把他带回来给兄弟认识认识。让人把醉酒的显国公搀下去,转头:“苏大人,辛苦你陪家兄半日,不知今日登门到底有何贵干?”

这不速之客当然就是苏玄贞。显国公向来身娇体弱,又不学无术,若不是有个成器的兄弟,京里都怕是忘有这号人。有身份学识的人都不屑与他往来,今日乍然见到以学识风度成名的玉树公苏玄贞,对方还亲切地同自己把酒言欢,苏玄贞想要登门拜访,岂有不允之理?

苏玄贞淡淡地笑:“想见将军一面还真是困难。苏某今日前来,倒也不为别的,只是想同公主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想来会一会未来的驸马爷罢。”

冷笑:“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怎么不知你同公主有这种交情?除太学的那几年,你和公主哪里有私交?若那也算,看这京中跟公主从小玩到大的几只手都数不过来吧?”

苏玄贞神色不变,:“将军有所不知,下的姑母敬哀皇后时,常常召下去宫中侍奉。因此下同公主第一次见面,比将军还早三年。若不是将军后来……下同公主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怒火中烧,但面上不显,只:“就算如此,苏大人也是有未婚妻的人,自然明白跟旁人的未婚妻攀交情有所不妥。”

苏玄贞:“苏某明白,只是近日听一件怪事,还想来向将军请教。半月前,城西鸳鸯楼里死一个扬州瘦马,虽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可那日据有人看到将军鸳鸯楼待大半个时辰,不知是真是假?”

冷声:“那日家中兄长和人鸳鸯楼起争端,不过是去帮忙罢,有何不妥?”

苏玄贞笑:“将军,咱们也不必绕圈。你知肚明,你若真的娶公主,日后世间只会多一对怨侣,就如同如今的安王夫妇一般。”

不怒反笑,:“多谢苏大人对下和公主如此关。只不过,同公主是御赐婚约,此生此世都必定是夫妻,苏大人若有所不忿,下也爱莫能助。”

他顿顿,又:“反观苏大人,同王家小姐有这么多年的婚约,还打青梅竹马的名义关注公主。苏大人大概还是不解公主的性,比起身上不干净,她更讨厌里不干净的人。苏大人这般瞻前顾后,只会指点他人的作态,连某都有些看不下去,更遑论公主?”

罢也不摆好脸色,直接让管家送客。苏玄贞少有失态的时候,这会儿却被抢白地有些动火,一摆袖转头就走,连告辞都没一声。

苏玄贞走后,中的火气还未平息。一想到苏玄贞觊觎萧宜光的恶思,还有燕洙逞职位之便能够亲近萧宜光,他就想把这两个人化成灰才好。被克制已久的偏执欲望同萧宜光定下婚约之后仿佛爆发出来,里竟有些委屈。自己明明都按照她喜欢的样成长,没有总是烦她,小翼翼地关她,洁身自好从不给人可趁之机,可为什么两个人还是要等三年呢?哪怕这样,萧宜光似乎也没有那么喜欢自己,至少她的喜欢跟自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把一腔委屈都发泄后院那一堆竹上,暂且不提。只如今安王府,顾怀灵病后,王姝常常来看望她,陪她话。连苏筠恢复之后也常来看她,只不过苏筠已经嫁人,范家人多事多的,每次只能嘱咐顾怀灵好生歇息,放宽之类的几句话。

王姝这日顾怀灵床边上剥橘。贵家小姐的纤纤玉手捻一瓣甘美多汁的柑橘,放入殷红的小口中,顾怀灵虽然常日阴郁,看王姝吃橘也倍感赏悦目。王姝刚嚼两下,蓦然看到顾怀灵盯自己,奇:“你怎么脸上有东西不成?”

顾怀灵轻笑:“不是,只是觉得姐姐吃东西的样甚是可爱,弄得也有些想吃。”

王姝喜:“好啊好啊,你想吃东西就好,给你剥个好的。”便又捡个最个大皮薄颜色鲜丽的橘来给她剥,边剥边:“算是看明白,只要王爷不家,你就能吃进东西,睡觉都能安稳些。再这么,不如跟王爷,让你一个人去封地上养些日,离他,只怕你这身还能好些。”

顾怀灵淡淡地:“他只顾自己安,才不会管里快不快活。看,他是要把眼皮底下一辈,直到,才趁他自以为是的感情。”

王姝撇到床角那儿放两本画册,好奇:“那是什么?画的好奇怪,上面又有文字?”

顾怀灵:“这是前两天公主送来的,是叫什么漫画,给解闷儿,画的跟别处都不一样,是挺有趣的,你要看看吗?”

侍女端来金盆,王姝盥过手后,擦干净放拿起一册漫画翻看。这画只用墨笔描绘,人物妙夸张却表情神似,一旁还有鸭蛋形的一个框里写对话文字,故事十分逗趣儿,把王姝笑得连连打跌,捧腹不已。她边笑边:“亏得公主找出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出来,竟比市面上那些话本还要好玩!”

顾怀灵苍白消瘦的脸上也露出笑来,:“是啊,她虽然少有时间来看,但总是给送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也算是有。”

话题一转,问王姝:“苏公还有一两个月就要除孝,你们的亲事要开始准备吗?”

王姝撇嘴:“不知。虽然爹不跟讲朝廷的事,但也知们王家如今属于景王一派,跟他们苏家不对付,这门亲事怎么看都不妥当,偏偏两家长辈又不明把婚约解除。苏公,似乎也没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