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问前因因不成,生死轮回皆为憧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5683

问前因因成,生死轮回皆憧。

今生今世只一梦,梦里梦外幻觉胧。

俗话说,作恶作恶断必遭报应,鬼胡千世森烧骨烧心。有些惟我独尊,趾高气扬,目中无,大言惭,高高上,自认自己博古通今,万物通晓,遍知苍穹,任意妄,自封圣,自己立牌坊,扬名声,怎贻笑大方。有晓生死有同根,糊涂世自欺

有个问题至少要认真分析,那便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世上每天都,每天都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眼前,他去想生死什么么无常,只顾贪得无厌,寻欢作乐,兴妖作孽,飞扬跋扈,却知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理。

起初,刘大比银重要,捞白捞。当他种行已经达到灭绝天良程度时,那报应也离他远了。什么叫一报还一报,你害死了小月说,还十分恶毒地将她碎石分身,剁成肉酱,包了饺万事大吉,没知晓了。作恶者往往都抱着样一种心理,一旦将害死,被发现,越发张狂起来,也难怪常说:天无自无。其实,对于常怒骂,天地岂有晓之理,一切事情,上苍都看眼里,也会因怒骂而迁怒于常什么样说,因思前想后,忧心忡忡,今天好日会延续到未来里。坏作恶多端,什么日过得还那么富有,老天什么去惩罚。必修祖师端坐莲花台,面对众仙班说过:体系都作恶、行善中,生都天数中形成。天数岂能读明白。如果常都悟出界外理数,天下也能称之天下了,那叫山河一统了。必修经说:糊涂虫,到死明理。大凡有过此等经历,才能明理把持,正名正心。仔细观察,总会发现,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看论好样,他临死,总有些话语要说。有后悔世上作恶无数,便劝说他那孙要好好做,多多行善。:报应早与晚,天理难违眼前。

话说刘大将小月残害致死后,他做梦也想到小月会往生刘府看来,却天方夜谭,绝无仅有,胡诌一气事情。原因世间万恶主宰,常万恶中寻找生机,那也世界了。有一个大佛说过:世界万恶而造,由常所历,理。问题,有经历了万恶诸事之后,那恶事会堆积成山,越发恶贯满盈了。前面书说到刘大属于此类等,其结果自有他受才叫诸恶自受。曾想有旦夕祸福,看他造化了。往明了说,刘大造化于鞠城隍拨开了他迷雾双目。

实际上,善恶一念之间,善念一出,会善相丛生,恶念一出,即可节外生枝。当他得知天地间还有事情后,一门心思做个善世间怨声载,黑白分,阎王殿善恶分明,法冤正。必修经列明:作恶有一二三性。作恶有三,刮骨焚魂。刘大其中一例,后悔成。那小月再生世,本带了有仇必报思想前来。假设小月了报仇而报仇,刘知府岂能逃脱了得。所幸,小月明了善恶非之理:仇报仇深,信,再也走冤冤相报仇路了。君见冤仇路上,行走乌鸦般凄惨之魂,个个报仇心切,往生断,也知何年何月才能走出冤仇路,达到出离而上归期?

看来,琐事并非强求而来,也各分。说小月,自断报仇思绪后,作了本分,刘大死后,他给自己和母亲留了一处房及一些银两、几亩田地,便自作主张,把刘府搜刮而来土地、房屋、银两全部施舍出去,宁愿苦度时光,看来,傻二小吃屎,里外们对他如何奚落,讽刺和嘲讽,他坚定了自己该走路,做了自己该做事情。

有一日,云中踏云至苏州城隍和鞠赞周:“小月虽,可他做那些事,并非常能够做得出。”

鞠城隍:“小月所做些事都被记行善薄上,我想,小月总有一天会成一个地仙。”

云中:“话被你言中了。城隍爷,我来你里之前,曾到五德居去了一趟。知你否记得,五德居有一个名唤华兰门童曾经偷吃了五德居华庭旁舒心果,被打落凡尘鱼,尔后又到你门下侍职,专门管辖苏州地界水域……”

“尊者说华兰大执事?”

错,自他被打落凡尘后,五德居少了个职缺。华兰地界供职已届满,我马上要带他回必修殿五德居去。”

鞠城隍问:“华兰大执事走后,苏州水域又有谁来掌管呢?”

“掌管苏州水域事情,交给鞠敬修吧!”

鞠城隍:“敬修乃我之,他小小一个凡,岂能担当此等重任?”

“非也,敬修乃我门徒。你难忘了,他还曾救你一命?”

“我曾记得了?”

“你从江南逃往老鞠家岱路上,路遇破庙一座,那破庙里释禅和尚曾给你吃喝,劝你此破庙驻足事,总该忘了吧。”

“想起来了。我还想,个释禅自我住进破庙后,他辞而别了。他住庙,会到哪里去呢?”

说起释禅,他倒有些来历了。他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大唐年间获取功名,官居太尉之职。有一年,他两条腿肿胀如柱,疼可耐,久病起。一夜如梦,云中前来告知说:“太尉之病乃孽障所,如若健起,非大慈恩寺一走可。”一觉醒来,那梦中情景历历目,他便吩咐丁备了车马,悄然而来。当时,唐玄奘西渡取经归来久,见他如柱般粗细两条巨腿,大吃惊。玄奘问他:“你巨腿疾患如何生成?”

他说:“自游鬼神谷归来,变成了般摸样。大师,夜间我得一奇梦。有一自称云中尊者谓我,要想除去恶疾,只管大慈恩寺一走即可。”

玄奘微眯双目,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送他《大般若经》一套,瞩其回家研读。说来也怪,当他读完《大般若经》,那双腿自行恢复了原样。他想:我官一方,清明四海。厚德载物,福满苍天,享乐权贵,穿金戴银,无忧无虑。等日何等快哉。期中途偶得怪病,若那云中点拨,前往大慈恩寺索得《大般诺经》,只怕此身要与床共度了。他连声哀叹:“纵有高官厚禄,总免一死。事到如今,我还官何用,倒如脱了官服,摘了官帽,随那玄奘一起同修经卷,何快哉。”主意拿定之后,他脱掉官服,穿了民装,乘着夜色,悄无声息地来到大慈恩寺,请求玄奘收容。玄奘见他心意已决,赐他僧袍身,向他建言:“我西渡取经归来,还有一桩心愿未了,你可否拿起画笔,大慈恩寺绘制一幅五百罗汉图。”

释禅听了,好幸喜。尤让他犯难五百罗汉长得什么模样,要绘出何等形象出来,心里却没准。他样思来想去,一连数月还曾染笔。眼看冬至,离玄奘要求越来越近了,他焦急万分,如坐针毡。时,天上刮来一阵微风,微风间夹带着一幅巨大画布,画布上有五百众,正交耳接头,窃窃私语停。目睹此等罕见场景,他即可俯身案头,挥毫泼墨,大展清思,一幅五百罗汉图便一挥而。玄奘看了,嬉笑语。他问玄奘:“法师,你缘何嬉笑语?”

玄奘将指尖弹动三下:“西游途中伴泥泞,雷音寺里击懵懂。五百化身禅分意,五德居前儿童。”

他问:“此诗何意,请法师详解则个?”

玄奘:“你赶快收了画卷,寺外自有去处。”

他来到寺外,见云中朝他笑了:“释禅,你虽出家日,可也仙气十足了。我若带你到个去处,知你意如何?”

等释禅应允,云中早已把他架到云端,飞往必修殿去了。来到必修殿清净亭,云中送他必修经一卷:“释禅,你可想成仙否?”

释禅:“尊者,我曾听说,得仙者,要历经千般坎坷非成也!”

“成仙得一念之间,我看你绝非等闲之辈。你若有此念,我可成全了你。”

“那可好,但知我要经历多少磨难方成?”

说话间,五德尊者骑了百面兽降落清净亭上,看了释禅一眼,问云中:“位仙家来自何处,可否相告!”

云中笑言:“此乃五百罗汉绘制者释禅也,他今次来必修殿清净亭,要住些时日。你看,我正欲到你那里借《必修辞》送他研读,料你却来了。”

“时才转动阴阳乾坤镜,见尊者向我招手,料到尊者必有事端,我便收了镜面而来。”

“可否带了必修辞来?”云中将佛尘搭肩上,笑语相问。

“上次面会,尊者说《必修辞》要送给一个贤者研读,莫非释禅此贤者?”五德尊者手指释禅说。

“正,你若带来,交付与他吧。”

五德尊者打开阴阳乾坤镜镜,从里面取出《必修辞》递给释禅:“《必修辞》总计一百六十五卷,你拿了细究去吧。”

释禅里,欲要开口问个所然,那料到云中和五德尊者早已腾空嬉笑而去了。

知过了多少时日,云中驾五色彩云至清净亭,见释禅伏案打鼾,便向他连声:“释禅醒来,释禅快醒来。”

释禅抬头上望,见了云中:“尊者唤我何来?”

“鞠赞周大善到江苏靖江老鞠家岱了,你赶快前往接引一下如何?”

释禅遵嘱,袖筒里揣了《必修辞》,踏上云中借与他菱花云。云中附耳相瞩:“老鞠家岱有一座必修祖师庙,你可到那里幻化成一个和尚,等候鞠赞周至此,般从事......”

鞠赞周听完番情意悠长话语,好心生敬意。他:“如果释禅相助,我还知落到何等境地呢。尊者,自释禅舍庙堂于我后,他又去往何处了?”

《归心榜》一书写:释禅完成使命,回到了必修殿清净亭,研读必修辞时,自他屁股下突长了一朵莲花,那莲花越长越大,一直长到飞腾自如地步。他想,莲花如此神力非凡,我何坐了去往天宫一游。他样想着时候,莲花像生了翅膀一样,飘然升半空中,从西向东而去。释禅双手停地抚摸着一张一合莲花宝座说:“您能能飞得更高些,你能能飞得更高些。”

话语刚出口,只见那莲花哗啦啦一声响,即可变成一条通,将他带到了一条羊肠小上。那羊肠小光艳发亮,小两旁时有山林、树木从他眼前划过。再往前行,他看到了老鞠家垈一处院落,院落里往,匆匆忙忙知做些什么?其中有一个老婆端了一盆净水,停地吆喝着走进一间房屋,他也跟了来进屋。屋里虽宽绰,倒也干净清爽。靠桌西侧有一张床,帐幔内有一个年轻,正声嘶力歇地哭喊着,听喊声,确实让发毛。老婆掀开帐幔对床上苦苦挣扎说:“夫,用些力,你赶紧用些力气。”

看到里,释禅双耳发红。他自言自语:“产房,好羞煞我也。”说着,他转身要出门,却被从门外而进云中挡住了去路。

释禅:“尊者,你何挡我去路?”

云中说:“你只有来路,哪有去路之理。”

啊。”

“我自然晓得,今次,你定要从里走进去了。”

云中一把将释禅手上:“我来送你进产去。”

“你要我成仙么,怎么又要我进产去呢?”

定数,暂且去产走一趟吧。”云中说话时,给他嘴里送了一粒健忘丹,朝他身上吹了一口气,他由大变小,瞬间飞往产去了。

时,只听老婆一声喊:“夫,婴儿落地了。个婴儿乃鞠敬修便。”

婴儿落地后,停地哭闹。云中对他附耳:“莫要哭莫要哭,留世间续缘苦。儿孙来到修世路,你把营生经营住。切记世间万般苦,练成归来总福。有福有苦莫叫苦,水到渠成执任务。”言毕,释禅止哭提。

你看世上事,都一个巧字组成。鞠赞周那里知晓,那释禅会成自己……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切都缘聚成,无缘哪来黑和明。再说那小月一心善,感动上苍,供职明立山,荣升山神职位路上。被云中将她魂魄摄到苏州城隍庙内。小月好心神纳闷,便自言自语:“我本来接了必修旨意,要到明立山任山神庙山神职位,怎么却偏偏来到苏州城隍庙,理?”

“只因你世缘未了,先别急着到明立山去。”云中给小月一颗健忘丹吃了

小月问:“尊者,你给我吃丹丸何?”

个丹丸名唤健忘丹,神仙吃了,万事忘尽,魂魄吃了,记忆尽失。你吃下后,还知自己谁么?”

实际上,小月和释禅同一个丹丸。个丹丸由云中历经上百年用火烤,水淹而成。之所以给他们两个吃下同样丹丸,了让他们忘记自己过往,去经受那间万般熬煎之苦。苦成仙丹。有那个大德、大觉有苦修中而来。

小月之所以再次经历那凡间之行,因她受了鞠赞周恩泽,必修殿自然要给她安排一段再生美好佳话,然后再回明立山荣升明立山山神之位,岂圆满了她心迹。云中和小月如此般交代一番,把她收到一个葫芦内,盖上葫芦盖,将葫芦交给鞠赞周:“城隍爷,请你前往东南走一遭吧。”

“尊者,你让我带了葫芦到东南去,了什么?”

“你只要看见一个神志,将葫芦盖打开,把小月送下去便了。”

鞠赞周依此前往苏州一户家,看见一个二八年华,独自跑进花园,和那飞来飞去蝴蝶干起仗来。你听她说什么:“快随我回家,陪我说说话去。”

有一个丫鬟见和那蝴蝶喋喋休个没完没了喊她:“小月,快来,陪我出门买花车去。”

“我要花车,我要和蝴蝶玩呢。”

“小月,你去去,你若去,我扒了你衣服面前出你丑”

听说要她出丑,地上,呜呜哭了起来:“我要出丑,我要出丑。”

如此说话,鞠赞周把葫芦盖打开,只见小月借着一闪光,直接飞进了那女脑门。再看那坐地,自接受了闪光,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和那个要出她丑丫鬟:“小晴,快扶我回家,见家母去。”

丫鬟有点傻了,她断揉着自己眼睛……

……鞠赞周回城隍庙,将葫芦瓶复交给云中:“尊者,你说小月和那小月长得如此相似,难成她们两个……”

云中笑了说:“你还没发现界外机关么,那神志小月,一直等待即将到明立山供职小月么,你把小月魂魄送给那小月,还了她智慧,也算完满了一桩婚事。”

“此话怎讲?”

”缘从缘来。小月魂魄去归体,那释禅又和谁来婚配。释禅婚配,那鞠锦南又从何处而来?”说完,云中从左衣袖又取出一个酒葫芦,打开酒葫芦盖,将释禅另一个魂魄放了出来。释禅见了云中尊者和鞠城隍说:“什么地方?我怎么到里来了?”

云中抚摸了一下释禅头顶说:“释禅,你还赶快醒来还等何时?”

云中一声喊,把释禅差点惊个趔趄。他左右摇晃了几下,拍了拍脑门:“好一场梦,我记得自从离开老鞠家岱必修祖师庙宇,飘飘然到了必修殿,后来,又被尊者带到了老鞠家岱,进入一个夫,后来我哭起来了,再后来你告诉我莫哭,莫哭......像一个梦,梦来梦去,说出个依然来。”

云中手指鞠城隍:“释禅,你可记得他么?”

“想起来了,好像一个山崖边,你顺手摘了一个开心果给我吃。你说他们家开心果,吃了会长寿。”

“好,梦往之事了,我今天把你放出来,了让你辅佐鞠大城隍爷治理苏州地界水域。特封你苏州水神大势至之职。”

释禅拜了封令,复又问云中:“尊者,你能否将肉身也还给我呢?”

肉身自有用处,你赶快前往上任去吧!”

释禅遵命,踏了白云飘走了。

鞠赞周目送释禅魂魄远去后,自忖:“释禅早已投胎老鞠家垈,娶妻生去了么?”

云中猜透了鞠大城隍心思,了打开他心结,云中随手端起一瓢水,请他近前来看。鞠赞周问云中:“尊者,一瓢水么,你要我看什么?”

“你低下头来看。”

低头再看,景象大相同。老鞠家垈出现了瓢面。再看那瓢面,越来越大,竟然把整个村都给装了进去。他看到清兵将他庄园团团围住,他还看到自己妻儿老小遭受清兵百般折磨场面,他还看到鞠敬修靠租种地主土地生,那可寅吃卯粮,饥择食,寒择衣。逢年过节,鞠敬修了逃避租,四处躲藏,受尽了无尽折磨和熬煎。因起租,最终,地主将鞠敬修租来土地收了回去。了求生,他干起了收猪买卖。起初,买卖也好做,做时间长了,买主多了,也有钱可赚了。赚了钱后,鞠敬修老鞠家垈建起了猪行,随着生意扩大,经济积累,便购买了房产,终于有了自己落脚之地。日也开始过得红红火火起来。鞠赞周问云中:“你看我够出息了,只要能吃苦耐劳,肯定有好日过。但我还有明白之处,你说我儿间受苦受累,释禅会知么?”

云中:“天外有天,法外有法。释禅即鞠敬修,鞠敬修即释禅,他们二者之间只过一个梦里,一个梦外而已。梦里超脱界内,梦外开拓自我。他们二者之间一个相互相成关系。一个体位,一个魂位各使命而已。”

魂位体位中,难明其中说清。

小月此去良缘结,生儿育女度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