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望断天门万丈渊,人生悲苦苦连天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9072

亲爱读者好!本书稿再继续连载,请见谅。

本书稿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任何网站各种形式转载,复制等行为。违者必究,

望断天门万丈渊,人生悲苦苦连天。

落得人苦海度,悲欢相伴眼前。

话说仙三娘顾鞠家苦苦相劝,一步三回头地远去。她走大约半个时辰,年久失修必修祖师庙,找个干净地方坐,把那孩顺势放一个石墩上,从袖筒取一棵草根给她吃道:“花仙,此刻显出元神,还等何时?”

一语末,那女孩即可幻化成一个亭亭玉立美貌女。但见她噗哧笑道:“三娘,看那鞠家一干人等多么识大体,明事理呀。依看,咱们就他们家住,去享受那人间烟火,岂更好。”

仙三娘嗔怒道:“历经千年修行,才修出这么一个幻化之体出。想人间,才一瞬功夫,就动凡念。此念一旦被必修祖师和云中尊者知晓,必让受那六道轮回之苦。”

花仙自知理亏,就央求仙三娘道:“过说句戏言,却当真。”

仙三娘道:“为仙者,那凡念一旦出口,就成泼出去水,怎能收得回。神仙都道人间好,人间辛苦真难熬。看是非要经历一番人间之苦。”

花仙央求仙三娘道:“只要能守口如瓶,包涵一二,也就没事。”

仙三娘道:“一直把当妹妹看待,就怕生出事端,白白断送修为前程。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无用,咱们还是赶快回必修殿交差当紧。”

走没多远,仙三娘忽然拍拍脑门,呀一声道:“好,有件事倒是忘去办。”

花仙问仙三娘道:“三娘是是也动凡念,想找借口去会那心上美事么?”

“仙少要胡话。们离开必修殿之时,云中交代说:鞠敬修要出离,鞠锦南要遭难。待完成母乳心机缘分,务必陈公菩萨处一走。”

花仙明就理道:“陈公菩萨就一个小小河神,他有多大能为处理世间那繁杂事情呢?”

“陈公乃必修殿门徒,专门被派往此处管理江面。可着边际胡说,看,”说着说着,仙三娘就从袖筒取出宝剑,去削花仙云发。

花仙侧身躲过,大喊道:“好姐姐,休要欺负。”说完,她坐台阶上,径自捂双眼哭泣起

仙三娘走近她道:“花仙本和开个玩笑,看把那样。”她将花仙搀起,接风行路,很快就江边。只见陈公菩萨早就再此等候

仙三娘和陈公菩萨施礼道:“过多久,鞠锦南要这江边寻短见,那时,可如此这般这般,切莫要显身出型……!”

“隐身随影,隐光中。小神自知这必修法则,岂敢独自乱,破法规,乱心经。就请三娘放心,待那鞠锦南,把问题处置妥当,再必修殿交差。”

“只要照此而行,必得功报。”仙三娘和他咬耳私语一番,就和花仙五彩祥云回必修殿,进必修宫,前参谒云中尊者。怎奈云中双目紧闭,见一点气息。仙三娘和花仙道:“仙看尊者双目紧闭,气息尚无,定是云游未归,们也好趁此良机,桂花苑看看,看看修华师弟腾飞之术修炼何等程度。”

正当她们欲要离开这里时,云中便将眼睛睁开道:“们要哪里去?”

听云中喊话,仙三娘就和花仙走上前道:“师傅,们还以为云游未归,就想趁此桂花苑走走,看看修华师弟腾飞之术修炼怎么样?”

云中道:“休管别事情,请回话,们这次凡间去,感觉如何?”

仙三娘道:“凡间景色美如画,若无定心落凡尘。”

云中道:“千年道行一瞬废,今日看黎明。”

花仙道:“看凡尘似明镜,光阴一片捉人心。”

云中一声道:“仙者,定心方可修成,修成方可定心。心定者洗心无尘,无尘方能心净者,可这凡间一走,却动那凡念。什么光阴捉人一片心。看凡心犹存,岂浪费这千年修身养性之功,好之心。花仙,既然这寻凡之心,本尊也好再为障目。有道是:天命可违,理总数中。也难怪锦绣尊者定心盘,将心魂转定心之外去。”

“师傅,明白,锦绣尊者缘何将心魂转定心盘之外?”

“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是谁能随意而为之。”

“锦绣尊者偏心,要和她理论,要和她理论一番。她凭什么将心魂转心盘之外。”话毕,眼见殿外云路自开,花仙就踏上风云路,欲往归心岛去。仙三娘一把扯住花仙衣袖道:“归心岛岂是随便进入?”

偏要去成!”

云中道:“非要去,本尊也强求得。有四句偈语给,请听好。”

看云中这四句偈语是怎么说:必修殿里修心经,只因凡尘恋花心。归心岛上置云海,降落凡尘梦传音。

这偈语究竟什么意思,花仙也理解透。管怎么说,她一门心思就是前往归心岛,当面和锦绣尊者问个清楚,缘何将她心魂锁定定心盘之外。归心岛,她嚷着要见锦绣尊者。此时,锦绣尊者正明心居,坐定心蒲团上和五德尊者谈经论法。见花仙登上归心殿,便和道:“五德尊者,刚才怎么说着。这花仙容易得千年修身养性心法,结果,她珍惜,却落得个凡尘历辛,大道无成,岂悲哉!”

花仙仗着自己是云中门生,见锦绣尊者,也讲什么礼仪,看见旁边有一云团,盘腿坐,问锦绣尊者道:“缘何将心魂锁定定心盘外?”

锦绣尊者见花仙怒发冲冠,就嘻嘻笑个停起

花仙道:“讲明道理,缘何这样嬉笑与?”

锦绣尊者对道:“五德,,把个花仙都气成什么样?”

这话把说糊涂和花仙也没说什么,反倒是把她气坏,这该如何解释呢?锦绣尊者道:“要那阴阳乾坤镜里情景,怎会有花仙满面怒容。事如今,把阴阳乾坤镜打开,让花仙看个明白,也好早早断嗔怒之心。”

花仙还是第一次看这阴阳乾坤镜,她对阴阳乾坤镜里境况惊奇已。她道:“看这天道、人道、地道都是设计好,谁能想早就被设计这情景之中呢?”

锦绣尊者道:“既然明知仙还有什么要责问没有?”

花仙道:“多谢尊者容过错,当深修宽心。”言罢,就要别过归心岛而去。

锦绣尊者道:“仙既然这归心岛,就要再回那必修殿没看归心楼畔还有一片云海需要布置么?”

“看。难成锦绣尊者要把这里,布置那深厚云海么?”

“仙距凡尘和心机成为兄妹,戏耍苦乐也没多远就暂留此处,布完云海,前往归期,去却凡念所带给这段孽缘吧。”

看,花仙就因一点乱语杂心,才有她一段历练心境苦悲岁月,去和心机做一奶同胞兄妹。这是后话,暂且阁下,再叙说那徐夫人吧。

从古今,人们有一个必须遵循法理,这个法理就是兴旺家庭,繁衍孙。一个家庭,没有孙,就很难兴旺。由此,兴旺鞠家家庭重任,就落徐夫人身上。眼下,她除忙活家务,就是抚养鞠。为此,她很提心吊胆,只怕鞠有个三长两短。她想:大房黄氏连续生两个儿,大儿大男因河边玩水,被淹死。二儿小男因病,三岁便夭折她这一房,如果鞠再有个闪失,怎么和鞠家交代?

这正是想什么什么。有一次,徐夫人给鞠喂食,突然,鞠给疼得上下跳动,大哭止起。祖父听哭声,跑厉声呵斥徐夫人道:“怎么搞,孩为什么哭闹止呢!?”

倍受祖父宠爱,每逢鞠哭闹,弄得全家都得安宁。这次,鞠哭闹声,差点让鞠敬修给徐夫人动家法。先前,黄氏因疏忽对女儿黎英关心,吃公爹。那鞭身上,即刻皮开肉绽。鞠哭成这样,徐氏心里想着,会会遭受公爹皮鞭之苦呢?值得庆幸是,这次鞠敬修并没有给徐氏动用家法,他只是断地问徐氏道:“狗缘何这般哭闹止?”他一连问好几遍,才闹明白,原是一根鱼刺卡喉咙里。这鱼刺可是闹着玩,弄好就会要人命。巧就巧有个郎中,恰此时前鞠家借取物件,得知鞠被鱼刺卡住喉咙,也没费多大劲,就取

就为这事,鞠敬修下令,今后再购买鱼类东西。想,鞠敬修把鞠当成自己命 根 ,家里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绝能没。为保证鞠健康成长,鞠敬修什么地方,都要将这个孙身边,整个是寸步。他想,想着鞠快快长大,省得他成天为鞠牵肠挂肚。要说这过日,说快就快。一眨眼,四年就过去,鞠也长四岁四岁这个年龄段,可说是活脱脱一个小顽童,自个能玩,也能跑,大人也该省心多。可鞠敬修省心,他就怕鞠跑丢,或者是碰着,磕着,或者遇见鬼,把他魂给勾走

久,村里就发生过好几起这样事情。鞠大力就是因为跑路边上,给跑丢,至今下落明,生死未卜。南边村有户人家,儿路边玩耍,小心摔一跤,被小鬼把魂勾走,这个四岁还躺床上,省人事。这件事传遍全村上下,同时也传鞠敬修耳边。他就想,鞠千万别给摔着,别遇上小鬼

这话还真被鞠敬修给言中。有次他抱着鞠芦家场自家开店里上撘,鞠还真看见鬼。此时,天已经黑,鞠敬修只顾忙事,却知鞠早被人带去玩推磨。推着推着,鞠突然发现磨对面那座木桥上,有个人,向他走。这人没头,长着红色颈项,上身穿天蓝色对襟小袄,下身着天蓝色长裤,走路摇摇摆摆,步很大。当这个怪物快跟前时,鞠还伸长小脖向那怪物仔细看看道:“是人还是鬼,头跑哪儿去?”

怪物本想搭话,恰巧有人从他身边路过,他就闪开。鞠见他闪一边去,就扯开嗓喊鞠敬修道:“爷爷,爷爷,看啊,有个人没有头,他怎么会没头呢?”

鞠敬修听见鞠喊声,就从店门口走,拉住鞠小手道:“别胡说八道。”说完,抱起鞠走上木桥,朝家

眼看快家门口时候,这个怪物也跟。鞠又和鞠敬修道:“爷爷,爷爷,看那人,怎么老是跟着们啊!”

鞠敬修掉头向后看看,也没发现什么,就抱着鞠径直进大门,把他交给徐夫人道:“狗刚才说看见鬼好几遍,他总是这样说,狗是真遇上鬼,还是说胡话。把孩交给,今晚把孩看好,千万别被鬼把狗魂勾走!”

“这孩尽说些胡话,都是胡话,”徐夫人摸摸鞠头,也见高烧,就把他放里,由他玩。鞠心里还惦记着那个怪物,就顺着门缝向外看。只见那怪物坐一个石墩上,一动动。鞠喊徐夫人道:“妈妈,妈妈,快看,石墩上坐着一个人,没有头。”

徐夫人打开房门,朝院落里看看,也没发现什么,就想:难怪公爹说孩说胡话。难道狗再说胡话么?仔细一想,也尽然。一个四岁,怎么会胡编乱造?见鞠锦南由外回,她就把鞠话说。鞠锦南把鞠怀里问他道:“狗再看看,石墩上那人还?”

看道:“爸爸,他还呢,看见他像是睡觉呢。”

鞠锦南把眉头皱皱,便准备一些纸钱,绕着院四周烧一圈后,再问鞠:“狗再看看,那怪物还?”

石墩旁边,很认真围着石墩转一圈说:“爸爸,没有,那没头怪物怎么呢。”

遇鬼全家传开,起初大家都信。过没多久,有鞠敬南猪行买猪人议论说,上个月,有个挑担小贩被人把头割。听人们议论,鞠锦南倒吸一口凉气。他黄小月房间道:“母亲,人们都传说,有个挑担小贩被人把头割。狗无头人,想必就是这个无头鬼。”

黄小月道:“常听人讲,小孩遇鬼,大富大贵。一定能成大事。”

常人看,鬼神过一个传说罢,谁也没见过,听听当成笑话便。那么,鞠为什么能看呢?书中曾说过只言片语,迷魂殿,边枚扈大势至履行完她职责后,就由鞠和媚娘接任这个职位。那个被砍鬼当时正好路过一个木桥,前往望乡台去报巧碰上正玩推磨,就想找个机会,和他哭诉一番,请他今后执掌迷魂殿后,惩处这个杀害自己冤家。所以,他就一直尾随鞠,坐他们家里石墩上,总也找和鞠搭话机会。就收鞠锦南烧纸钱,动身前往望乡台去望乡台,有个鬼卒问他道:“为什么走黄泉路,却从指缝游散街而?”

那无头鬼道:“被牛头马面带前往黄泉路去。可那牛头马面和一个木桥上时候,碰上一四岁顽童。那牛头马面说,这四岁顽童就是久后,接任迷魂殿大势至。他们怕被鞠头上红光顶撞,所以就撇下溜走想,既然碰上迷魂殿大势至,何把自己被人冤杀事和他说说。十分万幸是,鞠赋予心意,又得他父亲许多钱钞。觉中,朝指缝游散街走。”

鬼卒听,就让记事员把无头鬼事情做记载,由另一个鬼官将他送往冤屈村流水亭游荡去。一般情况下,被杀死,或者被冤死,死后,都会被安排冤屈村流水亭游荡。这些鬼魂要想走上托生道,可是简单事情。这要看他们能能碰上大觉。这无头鬼碰上鞠,算是他造化。若干年后,接任迷魂殿大势至职位后,冤屈村流水亭巡视,收他当鬼差,这难道是他造化么!这里闲扯这么长时间,再回过头,说说鞠祖母。鞠祖母本为小月托生而,由于她吃云中送给她健忘丹,早就把过去往往事情忘得一干二尽。作为常人,就要做那常人事情。对于鞠她看,一个四岁,就能见鬼,将肯定非同常人,如能很好教导,说准还能当大官,光耀门庭呢。对此,她就和鞠敬修建议,把鞠私塾去读四书五经。

鞠敬修道:“狗才四岁,送私塾,怎么能行?”

黄小月道:“狗天资聪颖,人小心大,可爱动人,又喜欢读那小人书。如果早点送私塾,这对他成长只能有百利而无一害呢。”

鞠敬修道:“等狗再长一岁,进私塾明事理也晚。”

又过一年,为能成大器,鞠敬修把鞠鞠芝兰家去

鞠芝兰是老鞠家垈第一大户,也是靖江老鞠家垈北面最大地主,有房屋百间,良顷千亩。他们家早先就办私塾,请一个私塾先生任教。

这个私塾先生姓印,年龄五十岁上下,颇有学问。缺憾之处,就是他右手留有残疾,活动很方便。鞠敬修给印先生交代,狗可是命根,要好好教他学问,会亏。他给印先生几张银票。印先生谦恭收下道:“看这孩乖巧喜人,交给老放心!”印先生知道鞠敬修是大户人家,自然会很好地照看他

印先生十分疼爱鞠,还时时给他点心吃。便后,少还要帮他擦屁股,可说是关怀备至。

鞠芝兰家读一年私塾,便将《三字经》、《百家姓》读个滚瓜烂熟。

印先生经常鞠敬修面前夸奖鞠道:“这孩好使,过目忘,简直神,将肯定能成为一个大学问家!”

世上大概没有谁喜欢听人说好,鞠敬修也例外。听印先生这么一说,他还专门请一个30岁周姓先生,开始传授鞠《大学》、《中庸》、《论语》、孟》、《诗经》等知识,使他从小受“实现大同社会,天下为公”思想教育。

这位周先生,自北方一个大城市。他是一个爱国青年,参加过五四运动。有远大心胸和崇高志向,因满封建王朝统治,为躲避封建军阀追捕,才流落他乡鞠家后,他给鞠笔墨、纸张,教他练习书法。课外之余,还专门城里买《岳传》,给他讲“岳飞精忠报国”故事。周先生教书认真,严肃待人,给鞠家留下很深印象。他本想以教授鞠满足自己生活上需要,可是,恰此时,鞠家破产

破产原因自于权力交接。当时,鞠锦南自读苏州师范学院,就决定将教育部门去任职。鞠敬修想:鞠锦南教育部门公干话,他这么大一个猪场交给谁管理呢?眼看着自己年龄一天比一天大,身骨一天如一天硬朗。他若早打主意,把儿身边继承家业,这猪场就散架么。可是,鞠锦南对猪行生意,漠关心。他和鞠敬修说:“想当猪倌。”

鞠敬修听鞠锦南这么一说,气打一处:“省吃俭用,白手起家,辛辛苦苦赚猪场,总能拱手让给外人管理吧。读书为什么?还是为长点学问,帮打理猪场生意。可,可师范毕业后,要什么教育部门去公干。实话和说,同意,门都没有。”

鞠锦南也示弱:“现天下是什么人天下?有钱无权管用,有权无钱能生钱。这样一,还可光宗耀祖,改变门庭是。”

“改变门庭事,就别想。”为打消鞠锦南毕业后教育部门去任职念头,鞠敬修经过高人指点,买鸦 片。鞠锦南如果是吸食鸦 片,按照他说,根据他才学和能力,某个一官半职绝话下。常言说得好,胳膊拧过大腿,悟空本事大,佛爷手心翻下。最终,鞠锦南还是父亲强烈要求下,接管整个猪行生意。当上小老板鞠锦南,人很聪明,算盘打特别顺溜。帐目清楚几乎没有差错。秤几十头猪,用打码,每头猪重量都能一一记心里。人们夸奖鞠锦南是一个神算,他也十分受人吹捧。鞠锦南虽然守住父亲创办家业,由于他没有太多人生经历,把任何和他打交道人都当成自己朋友,才导致后上当受骗,真叫人苦堪言呐。

苏州有个姓杨猪行老板,和鞠锦南往甚密。鞠锦南每次把猪送去,杨老板就好酒、好烟、好饭招待,并且还给他安排很好住宿。

杨老板有个年方二八女儿,长得像出水芙蓉,让人看激情荡漾,垂涎三尺。尤其是她那双会说话大眼睛,一旦将人盯上,男人都会浑身发麻。鞠锦南是被她盯上惟一一个男人,鞠锦南每次送猪,她都要上搭讪,还时时抛个眉眼过。日,杨老板女儿就称呼鞠锦南鞠哥哥,时时还让鞠哥哥给她买礼物。鞠锦南对这个女孩还是蛮喜欢,纵然这样,他还是敢胡思乱想。也许是喜欢人家女孩缘故,每次把猪拉去,杨老板说结帐,鞠锦南爱于面,也好直接张口说结账事情。

就这样,鞠锦南一船一船把猪运苏州。总共运17船,达几万元钱。如果再往回收帐,本经就周转

有一天,鞠锦南家父鞠敬修再三催促下,只身苏州和杨老板结帐。这次,他彻底傻眼。经常楼上向他张望女孩没有,杨老板身影也。经打听,杨老板已经搬走多时。鞠锦南瘫倒地,大哭一场,病倒苏州。

生活就这样,受一次骗给人带伤害是必可言。而那些骗人人心里就那么心安理得么?这也很难说清楚。因为世上事情,本可琢磨,一旦琢磨透,骗也就没有去路

这次教训对鞠锦南是深刻,也是沉痛。怎么办?回家如何向老父亲交代?他只说,被人骗,十几船猪款飞

鞠敬修瞪圆眼珠,向鞠锦南开口大骂道:“怎么生这么一个孝之怎么养这个争气。”他悔当初,把猪行交给儿搭理。他后悔自己该生下这个忤逆家伙。鞠锦南跪老父亲跟前,请求原谅。鞠敬修能原谅他么?能,这是万万能原谅。他逼着鞠锦南再苏州要帐,要帐,就别回靖江。鞠锦南没辙,只好又一次苏州。他就这样回往返苏州多次,最后,还是无望而归。

鞠敬修无奈地说:“一生行善积德,救济穷人。一生烧香念佛,普度众生。结果落个……”话没说完,他就被一口痰卡住,死

鞠锦南抱头大哭:“爹爹啊,都是,都是这个争气害死。”

跑进屋,看着死瞑目爷爷大喊:“爷爷,爷爷,快醒。”

这一喊,鞠敬修真。他张目看一眼鞠道:“心机尊者,能继续陪伴,城隍爷正门口等呢。”言罢,眼睛突然紧闭,再也没有睁开。

“爸爸,爸爸,爷爷是是死,爷爷是是死。”鞠问鞠锦南道。

俗话说,生必死,死必生。自鞠敬修死后,他魂魄就飘门外,看见鞠赞周城隍爷和释禅云端,手里托一朵菱花云道:“释禅,还踏云。”

当鞠敬修踏上菱花云后,站鞠赞周一侧释禅瞬间就飘菱花云上,和鞠敬修魂魄合二为一。鞠敬修抖抖身,呵呵笑道:“好一场梦,说长也算短。终于回。请问城隍爷,怎么见云中尊者。”

鞠赞周道:“云中尊者正游散路上,就相见们赶紧行路吧。”

云路途中,释禅道:“这一场人生好悲切,最终落个一口痰迹下场。城隍爷,说锦南劣迹斑斑,被女人骗个尽光,今后知怎么度过?他们会会跳江,这一旦跳,心机、花仙今后路可就难走啊。”

“云中尊者早有安排,他们会没事只管随赶紧苏州水域去执法当紧。”说话间,他们二位就城隍庙。释禅正式被封为苏州地界水域大势至之职,辅佐鞠赞周治理一方天地,逍遥自,自话下。

再看那鞠锦南,自认为是自己气死家父,便万分悲痛中,刚将老人家厚葬完,始料事情也就接二连三地发生

鞠家猪行有几十个工人,听说鞠家被人骗,鞠敬修被气死,都讨工钱。鞠锦南是一个爱自尊人,他和工人们说:“大家跟一场,会坑众位。欠大家工钱,一定想办法解决。眼下,就请众位高抬贵手,容一段时间,让想想办法吧。”

他这话没人听得进去:“必须现给发工钱,们就是现要拿工钱,否则,有好看。”

对于工人理解,对于工人怨恨、谩骂,他默默地忍受着。再看那些上门要债人,更是饶。有一个比较通情达理人道:“要是现让他拿出钱,也可能。”最后,经过商量,大家限他两天时间发工钱,还猪款。否则,就烧他宅院。

鞠锦南那里受过这种窝囊气,他说“两天时间太短,求大家给五六天时间。一定按时发放工钱,还欠款。”

给工人发工钱,还别人欠款,他把家里大部分田产典押给大财主鞠芝兰,又变卖一些家当,以解燃眉之急。

工人工钱发下去,有些欠款也还上。可泰兴县还有十几户人家,把猪交,帐还未结。他们一旦知道鞠锦南破产消息,再逼债,这日可就没法过。想这儿,鞠锦南和徐夫人抱头痛苦。怎么办呢?车山前必有路,船桥头自然直。徐夫人住地安慰鞠锦南个停。对于徐夫人话,他那里听进去,除哭还是哭。

“要是哭能解决问题,那就哭吧锦南!”黄氏带女儿黎英进得门,坐杌凳上,劝他道。管谁劝,他就可劲哭个停。徐夫人和黄氏道:“姐姐,看他哭,这心里堵得慌。说上千遍话语,他也听进半句。要把锦南拉那里,再好好劝劝他吧。”

鞠锦南被黄氏拉自己房间,他问黄氏道:“夫人,泰兴县还有十几户人家猪款没结。他们知道,找上门逼着要钱,说该怎么办?”

黄氏也知道,该变卖都卖出去,土地也抵押出去。难们还要把这房成?如果连房都没,也只有流浪街头

鞠锦南抚摸着黄氏面孔道:“夫人,就是死也可能变卖祖上留下宅院。要放心,没办法,实没办法苏州再找杨老板去。”还没等他去找杨老板,泰兴县突然十几个人,将鞠锦南堵大门口,逼着他写下一纸保证书,给他一个星期时间去筹款,将债还大家。

鞠锦南只身苏州,抱着仅有一线希望,希望能遇上杨老板。结果还是无功而返。生活无望,外债压力迫使他想死。泪流满面徐夫人道:“现,死是解脱外债纠缠惟一,死也是解脱难熬开始。死吧,死吧,一块死。”

就这样,鞠锦南拉着徐夫人江边,正要跳江自杀之时,他们做梦也没想会随后跟。看着幼小“狗”,他们心就像被刀剜下一样疼痛难忍。

能丢下孩啊!”

他们把鞠中间,号啕大哭。这哭声震动波涛汹涌江水,江面上溅起浪花浸湿他们全身。这哭声惊动蓝天白云,将他们身体雨淋。

“回家吧,妈妈!”鞠紧紧拽住妈妈衣角使劲往回拉。

他们怎能舍弃自己能,万万能。

们真没活路吗?”鞠锦南对着江水喊:“们真没有活路吗?!”

话音刚刚落下,一阵海风从江面刮。风过之后,涟漪泛起江面上突然出现一道彩虹。

“妈妈,快看,江里有人翻江,”鞠用手指向江面。

他们顺着鞠手指方向看去,果然,有个人翻江倒海。大约过数秒,涛声消失,人也

“陈公菩萨显圣!”

问徐夫人道:“妈妈,妈妈,陈公菩萨是谁啊?”

徐夫人回答道:“狗,听人说,陈公是明末清初一个清官,他靖江当知县时,对靖江水利、文化做出很大贡献。为纪念他丰功业绩,当地人曾修庙宇以示纪念。有关陈公当地显圣说法也很多,一旦穷人有难,他一定会相助。”

们家是穷人,陈公菩萨会管们吗?”

鞠锦南把徐夫人和鞠怀里道:“常听人说,陈公一颗菩萨心肠。他知道们要死,所以就显圣。”

等鞠锦南话音落下,鞠早已从鞠锦南臂膀下挣脱出,往前跑去。

徐夫人道:“这孩跑什么呢?”

他们追上去。

把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交给鞠锦南道:“爹爹,看这纸条写些什么?”

纸条上写道:泰兴县里有座庙,庙里住一老道。人若寻死把找,送一颗死药。

好蹊跷纸条,鞠锦南问鞠道:“狗,这纸条是怎么?”

回答道:“刚才,一个老爷爷向招手,就跑去,他交给这张纸条说:去吧心机尊者,把这纸条交给爹爹吧。说完就见他。”

天下竟有这等奇事。

鞠锦南和徐夫人道:“陈公肯定有话讲,咱们请他老人家问问前途吧。”

主意打定之后,徐夫人带回家。鞠锦南只身前往泰兴县陈公菩萨庙而。前接待他是本地一个很有名气巫师。

巫师问鞠锦南道:“知施主此有何贵干?”

鞠锦南说明意。

巫师道:“陈公江面上洗澡事可能乱讲。想菩萨怎么会洗澡呢。求菩萨保佑,必定遇什么难处。有什么难处,只管说与听,会帮化解一切问题。”

鞠锦南道:“是专门请陈公菩萨,能告诉哪儿请么?”

巫师看上去有七十岁,长满头白发。他道:“陈公菩萨现,只有家,才能把他请。”

“听意思,是要家去么?”

“是,只有家,才能请陈公菩萨!”

鞠锦南对巫师话偏又信,就把江边鞠交给他纸条给巫师看。巫师道:“这是一座和尚庙,和尚庙里怎么会住老道呢。”

这正是:

生死岂能为自己,只恨自己没出息。

小儿捡一条纸,求神指点脱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