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黑心不足蛇心肝,胡作乱为露凶残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5017

黑心不足蛇心肝,胡作乱为露凶残。

残暴不仁欺良善,身至黄泉悔已晚。

当官的如果都像刘知府样贪得无厌,蛮横无理,尽做些营营苟苟,徇私枉法,草菅命的事情,其结果也就和刘知府别无二致些当官的自认为大权握,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心想着荣华富贵,就贪婪成性,门心思压榨百姓,恨不得把百姓身上的油水尽数榨干,里还估计老百姓的死活。俗话说,为官者,旦自私自利起,就似洪水猛兽般,势不可挡。叫什么,就叫欺世盗名,不明事理。如果当官的都有颗明理心,十八层地狱也就不他们的去处。云中子说,阎王殿之所以历经几亿万年才建个偌大的地狱,就专门为世上些徇私枉法,贪得无厌,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贪官专门而造的。

世上当官的且不样认为,他们看,鬼门关、冰凌山、热水谷、雪耻林、迷魂殿、摄心谷、淫 乱岩、扒皮庵、火烧山、十八层地狱,都些文墨客胡诌而。他们只相信生世上,穿金戴银,荒淫无度,沾花惹草,享乐无穷就的本分。至于死后的事从不考虑的。他们看,宇宙间除能控制万物,再无他物他们胆大包天,利欲熏心,永不知足的初因。又叫什么呢?就叫愚顽。刘知府起初也不信世上还有个什么阴司和十八层地狱。宇宙个大谜团,知道的,能懂得也就点点,除非曾经历过神秘,才能从愚顽走向开明。刘知府如果不亲眼所见鞠城隍云里雾里去,只怕他永远不会从迷惑中走出。就连普通老百姓都懂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样,他弃官为僧,日夜不停地诵经念佛,就成佛。可他没想,万万没想自己会遭雷击,当场毙命。有的死,确实不知道自己死他干什么去,做梦去。像般做梦走,基本上都有些善念的。他们走着走着,就又走阳光里。可他们不知道自己又已经获得新生,他们就样反反复复地生活着。梦。可刘知府则不同,他知道自己死,也确实

看,当天上的闪电从他脑顶直接射进去的时候,他魂魄就飘离他的躯体,被青面獠牙镣铐加身,带走。他带着上百斤的镣铐,自气虚喘喘,力不从心的。他没走段路程,就想停下脚步歇息歇息。可青面獠牙不准,只嫌他走得慢,稍不留神,就会狠狠地挨上几鞭子。他向青面獠牙苦苦哀求道:“我实走不动,容我歇息片刻则个!”

青面獠牙恶狠狠地说:“要想歇息,就拿钱。”

他摸摸自己的钱袋子道:“我乃,哪里有钱给?”

青面獠牙道:“没钱还想谈什么条件。”

他无可奈何地,汗流浃背地,使出浑身的劲步地往前移动。就样,他直走十几天,才走上黄泉路,眼见泉水,恨不得马上喝上两口。可,没有青面獠牙的许可,他不敢喝的。他说:“我确实口渴难耐,请大容我喝上口吧!”

青面獠牙说:“别说口,就半口也不行。”

他眼看着成千上万的魂魄趴泉水旁不停地喝着泉水,就再次向青面獠牙恳求道:“大,就请容我喝上口吧,我快要渴死。”

青面獠牙停下脚步道:“要喝也不难,拿钱买。”

“我身无分文,钱从何。”话毕,他就瘫倒黄泉路上

时,从东南方走位白发长者,从钱袋里掏出百两纹银递给青面獠牙道:“执事大拿着。”

青面獠牙将银子拿手里掂掂道:“从何方而?”

白发长者道:“我从石榴村,却找不回家的路,走着走着,我突然看见刘大路上,也不知怎么就飘。”

认识刘大?”

“认得认得,二十多年前,我女小月曾投胎刘府为子。刘大还赠与我银两和田产着。”

“原如此,看他还有恩与?”

说话间,刘知府就从黄泉路上爬,见过白发长者道:“刘老汉,快救我则个。”

?”

“快渴死我,就请借我几文喝水钱吧。”

白发长者从钱袋透出锭金子给他道:“些够不够。”

刘知府接过金子,就直接交给青面獠牙,便拐地走泉水口拼命喝个够。当他再返回时,却不见白发长者。他问青面獠牙道:“刘老汉呢,他哪而去?”

青面獠牙揣好金元宝,喜滋滋地说:“走!”

“ 我还没有叩谢他呢?能否告诉我,他也死。”

“死,可他已经生。”

“此话怎讲?”

“此时,他已投生京城王侍郎家为子。”

听此言,刘知府长叹口气道:“好心有好报啊。看我为官多年,却落如此地步,可怎么好?”

“废话少说,赶快上路吧?”

要带我何往?”

“黑鳖谷!”

“黑鳖谷个什么所?”

个好地方,去就知道。”说话间青面獠牙就将刘知府把捏手心之中,风驰电掣般黑鳖谷。

刘知府摇摇晃晃地站立谷沿,张眼望去,只见黑鳖谷谷深万丈,谷内堆满屎狗便,。再看屎狗便之上趴有上千万黑鳖,浑身长脓,脓包开裂处,就发出冲天的臭气。看些,他不由地倒吸口凉气道:“难道就我的归宿么?”

“像样的蝇营狗苟之辈,也只好里安身。”

刘知府扑通声瘫倒地,号啕大哭,哭声就像声惊天的响雷,直传苏州城隍庙内。鞠城隍当时正书写文案,突听等惊天的响声,就急忙提啸天剑,骑乌龙驹即可便黑鳖谷,看仰天大笑的青面獠牙,便问究竟。青面獠牙见鞠城隍,慌忙施礼道:“城隍大老爷,我本欲前往城隍庙向禀报详情,不曾想。”

“我听刚才有响声从黑鳖谷传出,黑鳖谷缘何传出惊雷般的响声呢?”

刘知府的哭喊声?”

“刘知府不西南山寺院出家么?”

“他已被雷电击死,依据阎罗法典,被我打入黑鳖谷去。”

鞠城隍朝黑鳖谷眼望去,但见成千上万的黑鳖争前恐后地向谷台黑压压爬将过。他问青面獠牙道:“哪位黑鳖刘大的原型?”

青面獠牙将狼牙棒指向带有红点的黑鳖道:“城隍大老爷,腹饥难忍,被锁股肱,爬臭屎堆上狼吞虎咽吃屎的不正刘知府么!”

鞠城隍看罢,沉思良久,自言自语道:“间有句话,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刘大已经悔过自新,间作不少善事,根据阎罗法典,他罪不该黑鳖谷受此惩罚。”他面对青面獠牙责怪个不停起

青面獠牙道:“城隍大老爷,怪我却没道理。”

“我不怪又能怪谁?里面的巧机关晓得应该先将他带城隍庙,抵顶他所做的善事,再带他阎王爷处另行处置方可。可竟然越殂代疱,论罪也不小。”

“城隍大老爷,阎王爷的安排,要责怪就去责怪阎王爷去吧!”青面獠牙说完,就提狼牙棒溜烟飞走

“不对头,”城隍爷大喊声,飞身上马,追上去,将青面獠牙擒马背上直奔阎罗殿而

阎王见鞠城隍匆忙而至,就忙问原由。鞠城隍将龙去脉说道:“刘大虽然罪不可赦,也不至于被打入黑鳖谷去。”

阎王爷哈哈大笑道:“鞠大城隍,此事我已知晓,就请先把青面獠牙放下说话吧。”

鞠城隍将青面獠牙用力狠狠地摔倒地上道:“个胡作非为的家伙,贯耀武扬威,不知怎么变化成般摸样,寻找替身。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城隍爷,难不成已经晓得家伙的?”

的,前些日子,我伏案翻阅卷宗,才知道家伙就被关押臭水池的隋唐帝,我查遍整个臭水池,却不见他的踪迹。万没想他会从臭水池逃脱松鼠洞,幻化成青面獠牙,幸亏被我眼识破。”

阎王道:“天数不可违。家伙朝为帝,大权独揽,陷害忠良,杀害生灵无数。死后,他凭借大魔罗天主的帮助,从臭水池逃脱出,尔后,又大魔罗天主的授意下,就把前去锁拿刘大的青面獠牙关押臭水池,以此达他出离魔窟的目的,再往间投胎,继续祸乱世。此事既然被城隍爷看破,就把他拿去治罪吧。”

自然,不过,刘大该如何处置?”鞠城隍刨根问底。

阎王爷道:“还要亲自常判官里走走。”

鞠城隍见常判官,也算吃颗定心丸。他和常判官说:“常判兄,看,阎罗法典,贵法办,否帮我个忙,先将冒充的青面獠牙送往臭水池去。”

常判官听此言,倒吸口冷气道:“臭水池我怎么近身得。”

“此话怎讲?”

“臭水池由锦绣尊者和必修祖师历经上亿年建造而成,池水周围寒光凌冽,就我的点道行,不等走池旁,早就化为灰烬。”

“也好,我就亲自走趟吧。”说完,鞠城隍提啸天剑,跨上乌龙驹飞奔而。《归心榜》有记载:臭水池四周布满冷冽刺骨的寒光。公元1280年,位有道君王驾崩后,本该前往归心岛归心榜报,只因接引使者半路途中,被迷雾缠住云脚,等她神州地界时,君王的缕魂魄早就飘向海之南去。接引使者推云追赶,眼看快要追上时,君王的魂魄突然朝臭水池方向飘去

接引使者赶忙推云,却使他万没料云却被道寒光挡回去,差点使她从云端里掉将下。她想:什么光,竟然如此强劲,把我的推手云都给顶。她接着继续推云,又被寒光顶。她想不明白,个君王的魂魄都能进得去,我修行上万年,却进不的臭水池呢?此时,必修祖师踏光路路过此地,见接引使者般踌躇,就说道:“臭水池别说进不的,就连我也进不的呢?”

她扭头看,原必修殿的必修祖师,站旁取笑她,就努嘴道:“必修祖师,君王不过个魂魄而已。他能进的臭水池,我为何进不去呢?”

必修祖师笑道:“个有道君王,没见他头顶上三道光芒吗?”

“看怎样的三道光芒呢?”

道善光,道月光,道阳光。三光使他治世多年修炼而成。仙界,任何仙力都阻挡他不得。要不然,他死后,锦绣尊者怎么会派前往接引呢。只因为君王世清明,德高无上,归心岛才有他的君王洞。他走错地方,麻烦可就大?”

接引使者不明。

必修祖师道:“可晓得臭水池怎样个池子么?”

接引使者道:“我听锦绣尊者说过,臭水池四周被浊气、寒光所笼罩,旦误闯,沾染臭水池的寒光和浊气,仙法尽失,只有臭水池里度过几百年。”

“不错,误入臭水池的仙家,旦进去,只好受此劫难?”

“我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必修祖师能否给弟子道个明白呢?”

臭水池我和锦绣尊者通力而建,由必修殿所管辖。自世造就以,天下出不少无道昏君和众多的奸佞之臣。为正法,我和锦绣尊者历经几万年的炼化,才生成座臭水池,专门惩处些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们。等他们死后,都被统统关押此。

能进臭水池的,尽些二品大员以上的荒淫无度的狼子野心之辈,历朝历代造业深重,荒淫无度昏君和二品大员以上的间官员寿数届满后,都被扔个池子里。商纣王,隋唐帝,以及数不清的无道昏君和嗜血成性,诬陷忠良的宰相们尽数此关押。池子深六尺,方圆三里之地,池底种满铁蒺藜,放满毒虫。池头有个腰身粗细的风口,风旦吹进,池水即可结冰。池尾有个火龙锤,火龙锤左右摆,满池子臭水就会冒出上千的火炮,火炮开花,遍池就会起火。池子中间有口大碗,口碗放满蛆,些蛆都间的便坑里跑进的。碗口旦倾斜,满碗的蛆就会钻进些家伙的嘴里、耳里、鼻里、肛门里。他们就靠些个维持饥饱。等他们池子住上几百年(阴间的几百年)后,再被发配黑鳖谷去。”

听必修祖师番说道,接引使者着实有点不安起。她想,有道君王生正气,光明正大,就因为误入臭水池,难道还要里经受几百年的熬煎不成么?上苍的法典也太有失公允吧。必修祖师早就看出她的想法,就和她道:“上苍法典从公平公正的。就要看有没有搭救他的想法。”

“我如救他不得,锦绣尊者里如何交差,就请必修祖师帮我想想办法则个。”

“办法倒个,只管我的必修殿和云中子尊者借啸天剑就可以。”说罢,必修祖师自踏彩云东去

根据必修祖师的安排,接引使者推云必修殿,从云中子处借啸天剑,进入臭水池,取出摄魂袋,装有道君王的魂魄回归心岛复命不提。

我上面段说辞就《归心榜》里面的段记载。《归心榜》已经讲明,必修祖师修建的臭水池,没有云中子的啸天剑,就连他也近身不得,更何况鞠赞周呢?诸位听我语道,也就明白其中的缘由

鞠城隍地界属正义之神,自他寿尽归阴苏州城隍庙就职以,因他尽职尽责,云中子尊者就赠他子母啸天剑,监管黑鳖谷、臭水池,外加护身金罩护体,进入臭水池岂不去自由么。自鞠赞周提隋唐帝的魂魄进入臭水池,救出青面獠牙,放归阎罗殿后,他就骑乌龙驹,就又返回黑鳖谷,看见站谷庭之上的常判官,便问他道:“此作甚?”

常判官从谷庭走下,翻开随身携带的行善薄道:“赞周兄,看,看。”

鞠城隍翻身落马,凑近行善薄,只见行善薄上记刘大上百件好事,便不由自主说出句话道:“都说做天看。间之哪晓得其中的道理呢。

常判官把行善薄交给鞠城隍道:“,如果不行善薄有记载,只怕刘大有过去就没。”

《归心榜》书本中记载:自鞠城隍把行善薄扔黑鳖谷被刘大吞下后,他就从深谷之中飞腾出,恢复原形,陕西恶霸蔡虎天家为子,起名蔡虎林。五岁年,他出去游玩,被佃户打断条腿。六岁年,右眼发疾,丢眼球。七岁年,下巴颏凭空长出个瘤子。八岁年,瘤子逐渐膨胀,天比天见长,直长十余斤,直接垂落他的胸部,再也不长。蔡虎天为蔡虎林处请名医前诊治,总无疗效。蔡虎林就直带着个肿胀的十余斤毒瘤生活十年。十六岁岁晚秋,天降水灾,他被洪水冲走,变成个乞丐,拖着条树干粗细的象腿流浪街头四十余载,最后落个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而死。死后,他又托生畜生道为牛、为狗、为猪,公元24世纪,才将孽债还完,被迷魂殿大长势心机带上官生桥,降生个农民家庭,日夜苦读,成就番学业,做十八年清正廉明的大官。突然的天,他做个梦,梦他的往生往事,时候,他才彻底醒,看破红尘,出家为僧,专门弘扬必修经法。他圆寂的日子,由必修祖师带锦绣尊者、云中子尊者、五德尊者等众前接应他至必修殿,封他“龙云洞府”座,赐行难子,收徒千万余,博大个很大的山水间,将必修经法弘扬世界各地,成为代道德高僧。公元2478年春月,有个名唤李布禅的史学家,曾为他著书部,书名《行难路上》,书中全面记载行难子尊者生死轮回的全部过程。鞠城隍无不感叹道:“作恶必遭报应。刘大如果心明如镜,当个心为民的好官,也不再受几百年的轮回之苦。”

天下事事神秘秘,神秘事事无影迹。

心有大道看明透,恶去善积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