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但看世外行武人,行善积德阴阳中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5011

但看世外行武,行善积德阴阳中。

必修弟子报德去,一声啼哭苦身浓。

上回书道云中子和赞周谈论起释禅子的事情。赞周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释禅子投胎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那小月,本功德圆满,要到明立山任山神之职。不曾想,她在任职途中,被云中子把魂魄摄到苏州城隍庙,因吃云中子的健忘丹,把过去的事情忘个一干而尽。自她借位附体后,那整个都变,变得聪明,变得水灵,变得漂亮和动消息在村子里传开后,没信的。的为探听虚实,跑到小月家。一波又一波,一连好几天,个家也没消停过。问小月道:“先前你傻里吧唧的,连话都不清楚。可现在,看你般聪慧,口齿伶俐。你究竟怎么回事?遇到神仙,那神仙给你吃什么还魂丹?”

小月道:“也不一两句话能清的。记得看见一个穿长袍的官家后花园,看见,你过话问你。”

“那官和你什么,你还记得清么?”

记得很清楚,他问叫什么名字?告诉他叫黄小月。不等把话完,那官打开手里的酒葫芦盖。只见从他那酒葫芦里发出几道金光,直接飞进的脑门。一下子清醒,好像什么都知道,然后又把知道的事情都给忘和做梦一样,一忽闪什么都没。”

们不信,都她胡编乱造。时,从群里走出一个,站在台阶上和围观的:“你们都不信真的,可偏偏都真的不。你们黄小月从出生至今,长十八九岁,一直傻乎乎的,没一点脑子。”

黄小月送外号傻姑娘,十里八村无不晓得的,名的,挂号的。本该到嫁娶的年龄,没个登门提亲的。要,也太绝对。不,还在上月,从前村个媒婆,给黄小月介绍一户家。据一个傻不拉几的儿子,两个傻子结合到一块,岂不一桩美事。小月娘心疼女儿,给拒绝。可她做梦也想不到,傻十八九年的女儿,在不经意间,变得聪慧起,你个高兴劲,别提。她和小月的父亲商量,为小月变成一个正常的女子,决定在全村大摆三天筵席,免费宴请大家。,那风声一下子传到好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宴席过后,前登门提亲的排起长队。次,敬修恰巧路过此地,看见黄小月和他眉目传情,那心也扑腾扑腾跳个不停起。他想:女子看起怎么么眼熟呢?好似在那儿见过似的。时候真不好,好感往往源于熟脸。个熟脸,敬修回到家里,把心里话和母亲。母亲和敬修道:“儿,也怪。前晌咱家还过一个员外,要和咱结门子亲事。问那女孩长得可也俊俏?那,莫俊俏,千里也难挑得出的好家。他还女孩子名唤黄小月,虽不识文断字,加减乘除张口能算。难不成他所的那个小月,你和的那个小月么?”

敬修和家母道:“那贵姓,留下名姓没?”

“那女孩的的家父。他前不久个道到他们家,要给小月介绍一门亲事。事,他亲自咱家。你事怪也不怪。”

天下怪事多也不一般家能够碰到的。除非你也特别的经历。敬修,小月都一番故事,自然会暗中相助一相助,敬修把黄小月娶到家。眼见得黄小月长得美如天仙,通情达理,敬修格外喜欢,对她那个好,别用文字描写,因为也找不到适合描写他们恩爱无比的词语

婚后不久,黄小月便在1897年的某一个日子生下一子,取名锦南。

锦南投胎之前个什么历,《归心榜》一书中没详解。阴阳乾坤镜里也没关他的特别的异常现象。在书中,关他的记载:天资聪颖,少时读于苏州中学,后考入苏州师范学院,本想在完成学业后,到江苏教育界某个一官半职。然敬修的想法,却让儿子把算盘打好,好帮他打理生意。所以,不等他师范毕业,又要他放弃学业回家继承祖业

锦南个性也偏怪癖,对于敬修的话自听不进去。

他道:“家父,你别拿你的想法制约。都什么世道,要变天总不能也和你一样,成天和那些臭猪混在一起。你想,考到苏州师范学院,也好大的劲,下好大的功夫。你也不看看别家的孩子,都想通过求学,弄个一官半职,难道你不想,你不想也要某个一官半职么?只要当官,要什么什么。”

锦南一番言语把个敬修气的压根直冒凉风,他和黄小月道:“你看孩子,连老子的话都不听。”

小月道:“你要好好和孩子,多几次,只当他把你的话听进去才成。”

他找锦南一连谈四五次,结果还没能谈拢。可怎么办呢?他想很久,也没能想出一个制约儿子的好办法出在他为事正在犯愁的时候,个从远方而的客什么也要拉着敬修找个地方喝上两杯。你陌生的客,没脸没皮的,把个敬修气的也没法子。他道:“你看你,也忒不讲道理。”

道:“非不讲道理,而你教子无方。你若教子方,岂儿子不听老子话的道理。”

么一敬修问他道:“你究竟,怎么连的心事都被你。”

“实不相瞒,乃必修殿云中子门下舍命尔也。”

“什么必修殿舍命尔,你听不懂的。”

“也好,那直言相告吧。你那公子命里本无官运,也无官帽。你若想让他帮你操持家业,一法,不妨与你听。”

什么好办法只管定不会少你的饭钱。”

舍命尔和敬修笑道:“张口吞云烟雾进,鸦 片皆在烟管中。”

怕受指点,舍命尔一指点,敬修全都明白。他道:“法子不错,,为表示对你的感谢,请随喝酒去吧。”

“谁稀罕你的酒喝。别忘曾经对你的次帮助,足够。”完,舍命尔化作一缕青烟,飞走敬修见此好不啧啧称奇,他回家和黄小月悄悄地道:“你猜今天遇到什么?”

“鬼知道你今天遇到什么。”

遇到神仙。”

“你胡扯吧。”

敬修见黄小月不信他的话,也。为早日让锦南继承祖业,他果真买鸦 片给儿子吸鸦 片一旦吸,那可鸦 片吸多锦南也不再想着学习。最终,他还敬修的强迫下,放弃学业,回到老家岱,当起猪行小老板。锦南自吸食鸦 片后,又生出不少的歪脑子。敬修看在眼里,不得不去和黄小月商量。他道:“你看锦南孩子,兴许岁数到,他看见女孩子,心不打一处。”

黄小月道:“你锦南沾花惹草?”

碰到过好几次,他还到街上寻欢呢。”

防止意外发生,黄小月敬修道:“要不给他娶房媳妇。”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本天注定,你的自然,不你的,想也没用。你看锦南,那婚事的多么顺当。黄小月个侄女,很善良,针线活做的也不错。眼看到出阁的年龄,也不见亲。家母也时常她,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姑娘一生气,跑到黄小月家,她见黄小月,道:“姑妈,你看嫁不出去么?”

谁背后样编排侄女的,告诉姑妈,给你做主,找他们算账去。”

黄小姐道:“姑妈,么一,你却当真的。”

看到岁月,眉眼间也几分秀丽的侄女,黄小月问她道:“姑姑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姑妈话直讲,侄女悉数听便。”

黄小月在侄女面前提到自己的儿子锦南。黄小姐和锦南常常往,各自也都互相解。若婚事,她从没考虑过的。既然姑妈都,她也不便再什么,凭姑妈做主锦南得知母亲要把黄表妹给自己为妻,心里别多高兴。打心眼里他喜欢个表妹的,不满众位读者,他也曾偷偷的给黄小姐写过信,信里多次约她出游玩。一个晚上,他们两个跑到很远的地方,可玩疯一般。深夜,他放开胆子亲表妹。

表妹:“表哥,样被你亲,今后你会娶么?”

锦南道:“只要母亲同意,把你娶。”

要你今后对好可以么?”

自然,一定对你好。”样,他紧紧抱黄表妹。他还:“表妹,喜欢样抱着你。”

“等你把你的女么,你天天抱着吧。”

谁曾想,还成真的。锦南真的把他的表妹娶。小两口恩恩爱爱,好不幸福。黄小姐虽然读书不多,可她颇懂得讨锦南欢心。锦南简直把她当成活宝,什么可着给她吃,什么好穿的可着给她穿。样的日子过不到一年,黄氏(黄小姐)锦南生一个大胖儿子。儿子活不到一岁。接下,黄氏又给锦南生一个儿子,儿子出生后不久,又死敬修问黄小月道:“你侄女,也不知怎么搞的,生一个死一个,死一个又生一个,结果还究竟怎么回事呢?”

当时,村子里一个算卦的老者。敬修家把他请到家里,好酒好菜招待着。那算卦的老者道:“老板,你要帮你算卦,可连续算几遍,还那个结果:你那两个不幸夭折的孙儿,乃和你讨债。”

“岂此理,不欠他们的,他们和讨得哪门子债呢?”

“不知你还记得否,多年前,你曾经借他们五百个铜钱,一直到死也没能还上。你两个夭折的孙子讨那五百个铜钱,才到你家门上的。你细数数,两个夭折的孩子,从出生到离去,花你多少钱。”

敬修伸出手指仔细算,好不佩服算卦的先生,他道:“本意为你信口开河,胡八道。可,可,还真被你。”

算卦先生道:“出家从不打诳语。”

“怎么,你出家?”

“你没看身穿的道袍么,乃一云游道士。到你的门上也算缘,即缘,把心里话和你。”

“那赶紧吧!”

算卦先生掐指算算道:“不好,断不能和你讲的,要直接讲给你的儿媳听去。”

敬修看算卦的如此话,心里很不爽快起。要不他在算卦先生面前句不中听的话,不会把算卦先生气走。算卦先生在必修祖师庙安顿下。他在里一住好几天。求他算卦的,他也不算。他他之所以住在里,等一个一天,他终于等到,等到黄氏的丫鬟。他为什么非要等黄黄氏的丫鬟呢?原里面自故事要讲的。

自算卦先生被敬修一句不中听的话气走后,敬修找上黄氏的门,质问黄氏道:“自你给两个孙子后,都相继死去。想问问,你还能不能生?”

黄氏道:“公爹,身体尚好,岂能不生之理。”

“那好,等抱孙子。”得到黄氏番果断的话语,敬修也不便再什么,

黄氏对公爹问话,心里很不滋味。一个晚上,她问锦南道:“你,公爹该不该样向问话。”

“那都想孙子想的,他问你,你听便,何必生么大气。”

“你能怪么。又不生出儿子。你一连两个都不幸夭折能怪么?公爹还质问能不能生?假如不能再生,你要休呢?”

黄氏憋着一肚子气,全发泄给锦南锦南听妻子的话,也不好什么,他惟一能做的安慰黄氏道:“要把你保护好。你只管放心,宁肯不要孩子,也不能不要你。”

黄氏扑进锦南怀里嚎啕大哭一顿。到第二天起床,丫鬟见黄氏眼睛肿着,问她道:“少奶奶怎么,昨晚姑爷欺负你?”

黄氏和丫环道:“姑爷很好,他怎能欺负呢。怪之怪不能再生儿子出可如何好?”

“听,在上个月末,一个十分古怪的老者,手里拿一面阴阳旗,到靖江老家垈,住进必修祖师庙。还听个古怪的老头算卦可准。要不,咱把他请到家里,算上一卦?”

黄氏听,急不可耐的问丫环道:“你去打听打听,看看算卦的先生还住在那里。要还住在那里的话,你把他请。”

何尝不想去请那老者。中村的董老娘老者算卦需要不少银两。”

“你可打问清楚,算一卦需要多少钱?”

“算准的话,要五块银元宝呢。”

黄氏拿出一个小匣子,用钥匙打开,细数数里面的银元,匣子里不多不少,正好五块银元宝。她连小木匣子一并交给丫鬟,请她火速前往必修祖师庙,请那老者速。丫鬟去不一会儿功夫,返回。她和黄氏道:“少奶奶,出门坐一辆车子赶到必修祖师庙,见到那老者。也向他意。那老者向言道:“要想续香火,何不亲自算。他句话,再也不言声只好回禀告少奶奶,把他的话传你听,的什么意思?”

黄氏本很聪明,听话,和丫鬟乘一辆小车前往必修祖师庙而。东寻西找,却不见老者的影子。一个扫地僧道:“施主,你可寻找那算卦相面的先生?”

黄氏给扫地僧道一个万福:“小师傅,正为此而。你可晓得老者何处去?”

扫地僧道:“听那老者,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个地方从没听到过的。要不,二位施主到厅堂坐,喝喝茶,等等那老者,不准能等。”

“谢谢小师傅。”黄氏提裙角,在丫鬟的搀扶下进到厅堂,刚想找个地方坐听侧屋里唱起歌:“你不不去。去你,话头分开。想问什么,只管道。”

黄氏看见从侧屋走的老者,身穿一袭深灰色的道袍,脚足破烂鞋一双,胡子长半尺多长,双目炯炯发光,额头上还多出一个好圆好圆的太阳出。她想,好一个奇怪之,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却也想不起何年何月见过似的。那老者找个凳子坐道:“看施主愁肠百结,莫不事要相问的?”

黄氏笑道:“敢问师傅们传的那位算卦相面的先生不成么?”

老者嘿嘿笑笑道:“正贫道,你何事相问,只管道。看贫道给你论个端详如何?”

黄氏弯腰施礼道:“多谢师傅,”着,那泪水落将下。丫鬟递手帕给黄氏,把泪水擦,接着:“的命好苦。自出嫁至今,也五六年。接连生两个男儿,都夭折。敢问师傅,今后还能不能生育儿男?”

老者请她对面坐,仔细看看黄氏的面相,深深地叹一口粗气道:“求还需由命。看你命相,要想生个儿男,却不能。”

若不能生育儿男,倒不如死的好。”

“死不在活命,也,你想死能死的。凡事要讲一个福报。你也不想想自己腹中的那个小生命,她不久即将出世。你若死,那小生命岂可将你饶恕。”

听到此处,黄氏越发觉得老者活神仙一般,把她早已怀身孕的事都,不得不令她心服口服。她道:“师傅,确实身孕,难不成个女儿之身?”

老者道:“你本想为家传宗接代,可,由于你命运不济,没那儿男的福报。生个女流,尽可赡养,终老一生去吧。”

天生天生命,传宗接代后续宗。

黄氏怨天不由,别外需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