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五德渐入故乡梦,堇铭魂归凡身心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8447

作者/五居士高占生

诗曰:

夜行故里夜星,景阳桥上两头空。

转身不见堇铭影,板凳惊醒瞌睡虫。

上回书写到,五因梦多病,医生建议他赶紧住院治疗,否则,命也难保了。医生看病,基本都三分看,七分判。自己对自己身体,连个基本判断都没有,却把辛辛苦苦赚来银子平白无故地给了医院,岂明智之举。

人活着最怕生病。如果真病了,到医院诊治,也常理。问题,身体本来好好,非到医院去住着,这样人也不在少数。

曾写过《无病人医院碰上不良医》篇报道。这篇报道主题个得了感冒男子,到医院去输液,差点被治死故事。男子本来流了点鼻涕,鼻孔有点堵塞而已。他如果能加强点运动,跑跑步,出身汗,感冒自然也好了。因他没有病理常识,结果被医生错当成肺癌给治死了,应该还活该?

闲话少说,直奔主题。五并非病了,他只不过做了场梦而已。这好几天,而又不能正常醒来,在医生眼里,他肯定死了,父母甚至连棺材都备好了,差入殓了。在这时,他突然醒了来。这在常人看来,叫死而复生了。看到这情这景,父母对他自担忧不已了。家母道:“我儿,生儿防老这个道理该懂得。赶快到单位告假,回老家养病吧。父母还指望给养老呢!”

养病,其实也在老家休息段时间罢了。五老家身处太行山脉,胭脂河畔,河水四季长流,高山挺拔俊秀。小时候,他经常到河里捉泥鳅,到山上采摘花果。在他美丽家乡,他无忧无虑地度过了自己童年。如果不场梦,惊吓了父母,他也不会回到阔别已久故乡去。

家建在座山坳里面,字排开,砖瓦到顶八间房舍。在这座高大院落里,种植了几十棵石榴树、桃树、杏树。树与树之间被地砖隔开,里面有流水渠,流水从山上进入,然后流进蓄水池循环。靠近门台地方栽植了二十七株少说也有五十岁龄牡丹。其株最大紫牡丹,开花时间最长。有年,她年四季开花不断,前来拍照观瞻人们可说络绎不绝。

这次回家,适逢牡丹盛开。株最大紫牡丹种植在他间三十六平方米小屋门前端。若有微风吹来,牡丹会张开笑脸,把花香飘向屋内。屋内墙面上张贴了带有牡丹图样壁纸。靠窗户地方,摆放了张两米宽,两米长木床。床上摆放了上百本书籍。这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保定地区文学讲习所,参加文学讲习班时购买文学名著,竟然被父母这么完好码放在床边,这他做梦也不会想到

在这间小屋子里,除了床和常用些书籍外,还摆放了个长条几,长条几长三米,宽四五十公分,绝对上等木材精致打造而成。五家要说最值钱莫过于这条具有三百年历史长条几了。条几上摆放了个台灯,台灯也很“古老“了。若说它古老,在四十多年前,给母亲买了这个台灯,让她老人家做针线活用,可老人家舍不得用,把它放在柜子里,锁了这么多年,生怕被人偷了去。如果不这次回家,只怕父母永远不会将它拿出来。之外,五这间小屋子里最引人注意张宽八十五厘米,长两米红木写字台了。父亲说,这张写字台专门为了迎接五回家,不久前在县家具城购买来。不仅如此,房间还安装了空调,电话和宽带。

看得出,父母要把儿子留在家里住些日子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父母和爱护更可贵呢。

在老家日子里,五除了吃饭、睡觉,爬山。这里山高沟深,山连山,沟连沟。这里,这里绿,这里清澈,这里美丽,这里牛羊健壮,这里憨厚。看到这切,五爽利。但在爽利背后,五最多赶紧码字吧。

在父母看来,有工作干可以了,干嘛还要去码些无关紧要文字呢,靠码字能码出金山银山不成么?五把父母话当做耳旁风,该干什么还照常干什么。他请求父母道:“在我码字时候,二老千万不要随意进入我房间。”

家母道:“我儿,连父母都不能进入房间,关着门子想干什么?”

这也不两句话能说清。五打小爱好写作,在他十四五岁时候,开始写小说了。本小说名字叫三死三生传,它还有个副标题,叫游道士。每当夜深人静时候,他便开始动笔,直写了近四十万字。当写道,外面下雨了,屋顶漏雨了时候,雨还真滴到他头上,把头发都给他浸湿了。

此时,父亲从隔壁房间听见儿子大喊:“外面下雨了,屋顶漏雨了”话语时,突然推门进来道:“我儿,外面天色尚好,并不曾下雨啊!”

父亲这推门而进过程,却把五创作灵感下子给吓跑了。从此,这本小说再也没继续下去。1984年,五到保定参加文学讲习所,为这事他曾问过铁凝,也现在国文联主席。

铁凝半开玩笑和五道:“创作灵感没了,别写了。”

“这为何?”

“爱因斯坦说‘我相信直觉和灵感’包括世界些著名科学家、作家都十分重视包括直觉,以及联想、想象和灵感在内非逻辑思维作用。从灵感发生看,它种突发性、随机、偶然,而且不以人意志为转移。”

“如此说来,当灵感没有时候,怎么才能将灵感找回来呢?”

铁凝道:“灵感神圣,它触不可及。若想靠灵感写作,最好找个不易受到干扰,相对比较安静地方。”

联想到铁凝话,五不得不苦口婆去劝说父母,在他写作时候,千万不要再打扰到他。

这样,连过了几天之后,五把门闩插好,拉下窗帘,打开台灯,然后再把笔记本放到长条茶几上,连上电源,开始在电脑上码字了。写着写着,奇怪事情发生了。奇怪之处在于个很奇怪画面,突然漂浮在电脑屏幕上。

画面风景无限,雾漫卷。委婉时,随风旋转,星河灿烂。漫卷处,龙飞凤舞,直冲霄汉,甚为壮观。五赞叹不已,拍手称快。好幅波澜壮阔画面,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问自己道:“难不成我又做梦了。”揉揉眼睛再看,只见子尊者从屏幕上向他缓缓走来道:“五,我送书,可曾看完否?”

随口应声道:“本来还差几十页可看完了。不知为什么,有个身穿褐色长袍道长,把我叫去了。”

“此话当真?”

“这还有假!”

子不住声地埋怨五道:“不净,事不明,何以明性!”

道:“都怪我不好。我若不去道观话,这书也早看完了。”

“这也怪不得。”子手扬佛尘,盘腿坐在五张木床上,闭目片刻道:“书之所以没有看完,皆因可佛把喊去道观,扰乱了思!”

“可佛,可佛何许人也?”

可佛大弟子,因他和机在锦绣尊者岛定修法而结怨。日,机和可佛同来到定岛上,突然看到凡间个生生为人,为人生生女子。机便问可佛道:“看凡间女子历经上百世界,普普通通,干干净净,尘不染,把人做人不可及了。这等好人为什么不能走进归岛,登上归楼,进得归榜,掌管端,织无边霞呢?”

可佛道:“我看女子断然不能列位归,进得榜来。”

“这等好人怎么来不得归楼,上得归榜?我看她能来。”

“来不得来不得。”

机不服,和可佛打起赌来。这个女子如若来不得归岛,登上归楼,位列归榜,我宁愿投胎凡间,去做她子女,向道,还怕她不能悟出有道之么!

可佛听了机这番赌誓,回必修殿和子把这话说了道:“师傅,机不专修身养性,非要投胎转世,去给生生为人妇人当什么子女,这还了得!”

为此,子便问机可有此事?机如实把话说了道:“师傅,没看到女子事事为人,为人世事。怎么不能来到锦绣尊者岛,登上锦绣尊者楼,位列归榜单,基呢。我看此人当该受光,和可佛商量,将妇人接引至归岛,登上归楼,位列归榜单,织无边霞,岂不为美。”

子笑了道:“最不该和可佛打什么赌。在必修殿妖魔狱修身,最不该管么多闲事!既然发了此种誓愿,注定要去完成。也该当妇人有段未了情缘。”

后话,再此暂不赘述。

接下来再说可佛和机结怨第二件事情,直接牵扯到了堇铭和媚娘二仙子。堇铭法务所本在归岛之南,妖魔狱本在归岛之北。南北相互呼应,也在常理之。可佛本在归岛之西,西南两地被墙相隔,互进不得。怎耐可佛生了私,竟然不顾命门,逃到本南地带,调戏堇铭,做出见不得人勾当,恰好被机发现,又怕机告他状子,生出魔,前来必修殿子处,诬陷机和堇铭生出爱恋之,岂不乱了必修法。

为了得之法不被情扰,由此,子便将堇铭由归岛之南迁往归岛之西,断了机和堇铭根。可佛本想借机赌誓,将他打落凡尘,怎奈子处处护着机,便生叵测之,处处给他制造各种事端,阻碍机修行前程。在观所修媚娘发现可佛此等端倪,便前来必修殿向子禀明事情经过。

所距离必修殿三千余里,它在归岛东北四千里之外山之上。上可观察各位尊者、使者所有行踪,下可瞭望世间、地狱所有人、魄所作所为。可佛所犯点事,媚娘早看在眼里。仙道也有偏向之,她和机来往较多,偶尔也谈论些不被人知三界五行之事。在她看来,机乃智较早位尊者,岂能被可佛在子面前嚼舌根子。

媚娘在子面前滔滔不绝地说了可佛劣迹斑斑种种事情之后,他顿感事态严重,断不能让可佛在必修殿惹事生非,胡作非为,命媚娘暗加持机获得法,定住神力,皆不可因可佛从滋事,使机大乱了修身方寸。

日,可佛路径观所,发现媚娘正在加持机同修法,便又怀鬼胎来到必修殿,向子禀告说,媚娘和机正在关所且欢如事,**成性,若不将其二者贬落红尘,我便找必修祖师讨个说法。

凡事都有定数,为了机,媚娘早登归榜,子将机,媚娘魂魄打入阴阳乾坤镜,历经磨难,再被五带到界外,还给他们在北京体位,了结,登大殿,同修造化岂不为美哉。

道:"万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让人深恶痛绝事情”。

子道:“这个可恶可佛,乱生乱,在时辰还没到来之际,却又去左右魂魄,让早了两个时辰复醒过来。事到如今,为了阴阳乾坤镜出世人间,必须随我再回必修殿,把情景重看遍,遂成大愿吧!”

子道:“何时起程?”

“即刻动身。”

在从老家去往必修殿路上,到处荆棘丛生,虎狼当道。要不子给五加持法力,其艰难少不了。说迟,快。眨眼间,五子来到必修殿大门外。看守大门两个衣冠楚楚男童,见他们踏而至,男童匆忙俯首,喏了声道:“尊者请了。”

声请罢,大门两开。先过了条污水河,再走了条泥泞路,他们直接走上景阳桥。在上景阳桥之前,子曾问五道:“可晓得这桥来历么?”

“不晓得!”

“呵呵呵,怎么把这事情都给忘了个干二净呢。再仔细想想。”

“我如何想得起来,烦请尊者提醒下如何?”

前面写到,五子走上景阳桥,子突然问起这桥来历。实际上,子也不拿这话来为难五。五到凡间之行,也瞬而过历程,投胎为人了。在子看来,对于过往事情,五应该历历在目。然,只因五忘了吞下粒黑枣,却忘了过往事情。次风雪交加夜晚,在华丽芳让五吞下粒黑枣,才有了幻梦追忆过往过程。

幻梦历数,却不可造次妄为,在历数,把过程寻回,去追忆过程念想,总也在历数之了。

古人讲,人有糊涂,却又开悟。时想起,过后忘却。偏偏在忘却之时,突又想起莫有历数,其结果有而不忘,忘而不有。便知当前,不知今后也。

《归榜》言明,《景阳桥》书颇有番来历,黎成贤作为。黎成贤乃书生,他能在2999年写成此书,乃造化。在本书,过多堆积文字,却也不合常理。后来话往,五却也不知未然乎。如若非去详解这个概念,只怕本书也述说不完,《归榜》也没了意境不

处在糊涂境界,想知道建造景阳桥这个过程,而又不明里,请子提醒二,总不为过也!他把所有忘乎,子提醒二,乃理数当然也。

子道:“给提个醒也好。十八世纪末,华大地纷争不断,人世间出现了次大灾难。全世界混乱不堪,战争不断延绵。有好些贫民百姓深受其害,成了这次战争孤魂冤鬼。时,出五居游散,大发善,用收袋将他们魂魄摄到五居。因这冤魂太多,五居容纳不下,想出造座悬空桥法子来。这悬空桥桥长千万米,高有百万丈,两头没有任何立柱。当时,我嬉笑说,亏想得出,我看别叫悬空桥了,干脆叫两头空吧!说,景阳桥比两头空好,还叫景阳桥吧。”

急切地问子道:“造这桥和这冤魂有何干系?”

“干系可大了,这样来,些孤魂冤鬼可以到这桥上,借助阳光引力,养精吸血了。”

“鬼魂还可以吸血,他们要吸谁血?”

“狗官、狼官、虎豹官血还不够他们吸么。他们把这血债讨完了,也不再折腾了,都高高兴兴地自找人家投胎去了。”

么,现在景阳桥还会收留孤魂冤鬼么?”

“世道变了,景阳桥也变了。现在,景阳桥成了座地狱,专门炼些欺压良民,玩弄权术,吃人肉,喝人血贪官污吏们。这桥他们醒世馆。”子说到此,催五赶快上桥道:“赶快随我上桥吧。上了桥,自然明白其道理了。”

站在景阳桥上,五朝下俯瞰,但见桥下混沌无常,喊声震天。些哭爹喊娘者,都些幼小婴儿。听哭声,五顿生恻隐之道:“桥下怎么这么多可怜孩子,他们爹娘在何处?为什么将这些可怜孩子抛到这寒风刺骨桥下?”

再看桥上,断臂瘸腿,面目狰狞者有之。他们见五子走在桥上,推我搡地大喊起来:“快给我们把腿安上吧,求求子和五了。”

子看也不看眼,径直前行。

子道:“这什么世道啊,这些人怎么会没有胳臂和腿脚呢?些婴儿们怎么会没有爹娘呢?”

子长叹了口气道:“五可晓得些婴儿、些断臂瘸腿者来历么?”

摇了摇头。

些婴儿都些残忍无道,作恶多端,杀人不见血刽子手。只因他们罪恶深重,上苍才把他们打成了这副模样。再看些断臂瘸腿者,他们都奸**女,贪污盗窃,利用手权势,榨取民脂民膏,出卖民族灵魂魔鬼。只因他们荒淫无度,飞扬跋扈,目无王法,破坏地球空间,妄想制造世界灾难。所以必须让他们受到应有惩罚。他们要在这里待上千万年,永世不得超生。”

子说罢,将五脚下吹了口气,顿时生成端,起在空,飘行了足有个时辰,才飘到座假山上。他顺手将假山推,和五随着端冉冉落在片空阔楼阁之上。

道:“这楼阁不我前些天见到楼阁么?

子道:“不错,还记得。”

道:“前些日子,我来这里时,走和这次怎么不条路线呢?”

子开怀大笑道:“走过路何须再次重走。”

说话间,楼阁里生出所很大院落出来。院落正门处,有条幽深,静穆小道。小道两边,花草繁茂,芬芳四溢,令人留恋。恬静、幽深环境,把种绚烂多彩,让人陶醉景色,宛如幅画卷展现在眼前。五子并排走进院落。院落整洁、明亮、尘不染。正可谓片青葱绿,频来语燕巢。这次,在院落里,五倒没有看到些十分可爱小动物,大动物了。

子好像知道五里在想什么,或者不再想什么似

“五上次见到些大动物,小动物已经另有去处了。”

“它们到何处去了?”

“到它们该去地方去了?”

“什么地方才它们该去地方呢?”

“人间才它们要去地方。”

“这样来,人间还不乱套了?”

没看到它们有着和人类语言吗。这些动物到了人间都变成了人形。”

“这为什么呢?”

“人世间,不有多多少少官吏、权贵吗。它们我这里安排到人间去狼群虎豹,如果不他们到人间话,人世间怎么会有狼群虎豹当道这说呢。”

“我还搞不明白。”

旦都明白了,世界也不存在了。我建议不要明白好。”

子这样说,想五还有什么话要问呢?

沉默片刻,子进大堂而来。殿堂内顶檀木做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紫金为柱础。殿宝顶上悬着颗巨大夜明珠,熠熠生辉,似明月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殿堂如此穷工极丽,确实罕见。

子端坐在堂椅之上,随即也给五安排了把座椅让其坐下。再看这两把座椅,高低相当,颜色来看略有不同。他黑色,左右扶手猛虎、豺狼造型。而五这把椅子紫色,左右扶手人、鬼造型。五子刚刚坐定,大堂之升起了大片大片雾。这雾也很特别,可说五彩斑斓,陨光石色。接下来,堂下出现了六十八个人型,这人型开始由小变大,齐刷刷站立在大堂两旁。站在五三十个男子,站立女子。女子有模样好,也有不好

们都到齐了吗?”子开口问了声。

靠近五身旁个男子朝上道:“除了机、媚娘,还差两位没来。”

子捋了把白花花胡须道:“还有哪两位没来?”

差可佛、堇铭二尊者了。我寻遍了所有居所,连他们影子都没看到。”男子说完退下了。

子用手指五道:“列位可记得他否?”

众人齐声道:“这不尊者么!”

子抿嘴笑说:“记得好!我让等准备宝物备齐了没有?”

“师傅,皆已备齐,全部存在五居了。”众人争先把头向五转来道:“五尊者,地方我们已经打扫干净了。虽然您不在,我们样照看得很好。走了这些日子,大家都念切。可晓得我们直都在惦记呢。”

笑了道:“谢谢诸位还记得我,可我却不晓得在这里还有们这么多师兄呢。”

小坡子嘿嘿嘿笑了几声道:“师弟才走些许时日,怎会把这里事都忘了去。”

子把佛尘顺势扬了几下道:“不要戏弄五尊者了,他还有任务在身。我交代另外件事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等师傅安排了。”众位齐声道。

好,好!”子又顺势扬了扬佛尘,伸了伸道袍,只见大堂两侧六十八人刹间全部钻到五袖子里去了。

为什么让他们钻到我袖子里呢?”五惊愕万状。

“五,不让他们钻到袖子里去,谁能听随便使唤呢?这样来,他们都要听了。对于他们,想怎样都可以,但也不能胡来,等榜开笔之时,定别忘了给他们头脑里装上思想。”

“我哪有这么多思想给他们呢?”

“谁说没有?”子将佛尘连续扬了六十八下,却把扬出六十八根丝线,粘到了五眉毛上:“千万记住,这六十八根眉毛六十八种思想。”

子交代完毕,把舍命尔唤了来。

舍命尔问子道:“师傅唤弟子来有何吩咐?”

去把可佛、堇铭找来。我有话说。”子话音刚刚落下,可佛、堇铭后走了来。

“可佛,我正要安排舍命尔去拿,不曾想会主动找上门来。”看到可佛,子十分生气。

“师傅,也别总怪我。我想了很久,在机,堇铭事情上,全怪我贪念太深,才导致世间行程。既然师傅把五师兄请了来,何不把我也变成眉毛粘在他额头上呢,也好让我享受下世间荣华富贵。不过,我在人世间些事,却不可乱编请五师兄把我编好点,其实我没们想么坏。等我魂魄正式复归凡体后,定会把善事做好,争取早日位列仙班,帮师傅完成河山春色。”

“好,也算点善念吧。”子并没有将可佛变成眉毛,而将他变成了根毫毛装在了五耳朵里。堇铭见此,不言不语,落了很多泪。

子探下身子和堇铭耳语道:“这些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在机身上。我多次说,天上人间事皆有因果。机到人间已九十多年,我不两魂魄留在这里吗。看媚娘到人间也已经九十多年了,我不也留了两魂魄在这里吗。我要不怕可佛惹生非,怎么会把机、媚娘魂魄打入阴阳乾坤镜去呢。

再说可佛,凡身到人间七十多年,只因他点不端,害得机、媚娘受尽了人间万般苦处,本该收了他体位打入地狱反省,才把他收回山,继续修炼吗。也看到了,可佛为了彻底归,位列归榜,宁愿化成五耳朵内根毫毛,帮助五完成使命,这也对他惩戒了。

我之所以留两魄魂在此,没有让彻底附体凡身,因为机有缘无分,可我不也给凡身配了两次婚姻嘛。

再看机,我虽然让他凡身和媚娘凡身组成个婚体,可他们没生子,二没床地之欢。这对也算公平了。

为了让机和媚娘按时归位,我请五来,让他们两个魂魄钻到了镜子里,也为了配合五早点完成任务嘛。今天来了也好,要不然,我正要舍命尔唤去来,却独自来了。这样吧,我给些时日,先陪五到他居取些东西,随他下山,到上海回归体位,做个清明悟真,教化俗人长个天性。寿期满妥,位列归榜单,再回大殿救世人意如何?”番言语,让堇铭豁然开朗起来。

堇铭说:“师傅,随五去走遭?”

“切记,这次去,魂魄回归凡体,切不可天机尽泄便。”说完,子交给堇铭个隐身罩道:“把隐身罩可要保管好了。这次随五下山,会有用到之处,且不可乱用,用次即可。还有,要记住,凡体在上海。如果到了河北地界,断不能随意借体显形。尤其到了河北地界集市上,更不能随意和凡人搭讪。”子交代完毕,哈哈大笑三声,身影俱无。

堇铭看了五眼道:“师弟,前些日子来,怎么也不去我里走走?”

从座椅上走下来道:“堇铭师姐,我都忘了这里切事情,不知道吗?”

“记得在受命到人间之时,我曾和始山子亲自送离开必修殿五居,降生到河北贫苦人家。直接从必修殿五居下去,怎么会把这里切都忘了呢。”

“我确实不晓得了。”

“好吧,既然不晓得不晓得吧,我也不追问了。只书里,要完整地记录我凡体,可不要夸大其词。敢向我保证么?”

“书有记载,岂能由我随意杜撰。”

书在何处,叫什么书名,能否拿来给我瞧瞧?”

“我可以告诉,这本阴阳之书,阳为《归榜》,阴为《阴阳乾坤镜》,两书并为书,我带回家还没看完,片哭闹声惊醒了。听子说,都怪可佛魂游我梦,偷看了《归榜》,要不然,我把整部书看完了。”

“在书上,机、媚娘叫什么名字,他们生在哪乡哪关?我又生在哪乡哪关,姓甚名谁?”堇铭苦苦相逼,非要问个究竟。

里经得住堇铭这番折腾,和她说了:“和可佛、机、媚娘都出生在江苏带,身世各不相同。出生官宦世家,姓盛名莲华。机出生在靖江老鞠家垈个商人之家,姓鞠名盛。媚娘出生在靖江个小官僚家庭里,姓杜名惠芬。这话我本不该说与,可我却说了,可要保密啊!”

吧五,我不会说了,咱们赶快到五居取东西吧!”

堇铭和五来到五居。

座山清水秀荷塘边,门口有女两个童子把门。两个童子见五和堇铭到此,急忙走上前向五抱拳道:“师傅,我们等多时了。”

说罢,将石门打开了:“师傅,居内切如旧,我们没有随便乱动洞内任何东西。”

“谁师傅?”

堇铭和五半开玩笑道:“还在睡梦,进去醒了。”边说边推五进入洞内。

来到这洞内,看上去却十分眼熟,切都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再看椅子上所坐之人,和他又极其相似。这可怪了,这可怪了。

“有什么可怪上坐之人明明吗。到了眼前,却变成和相似之人了。”

堇铭口里说着,嘴上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童儿走进里屋,双手端了重重几样东西道:“师傅,这师叔们给准备好东西,带到人间吧。”

看了很久,也没能看清楚童儿手上端究竟何物?堇铭伸手接来道:“这些物件,还由我帮带下山去吧。”

此时,洞外太阳高照,彩飘飘。五和堇铭出得洞来,急匆匆往前而行。堇铭问五道:“师弟,咱们不到上海地界吗,往北而行,究竟要带我何往?”

没有听到吗,我父母在喊我呢?”五把耳朵竖了老长,越听越感觉父母喊他声音越加清晰了。

“五,注意前面悬崖!”堇铭不说悬崖到好,她这喊悬崖,使五扑通声从凳子上摔倒了。

“快进屋看看,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分明父母声音,他们用把菜刀拨开门闩进来,第看见五趴在屋地上,把老母亲惊出冷汗。

这正

格外天空格外人,物外造物两边分。

东南西北说于,留给开篇续诞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