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梦回人生皆梦境,夜光深处月照明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8497

作者/五德居士高占生

诗曰:

梦梦梦梦梦梦梦,痴梦伴梦入佳境。

转身前往世外去,日落西山东照明。

五德从记事开始,便晓得自己是一个倒头睡的压根晓得,什么叫梦。当知道什么叫梦的时候,乃是前往五台山朝拜观世音菩萨其间的事

有日,五德五台山朝拜归途中,突遇狂风大作,暴雪纷飞而下。沿着山路走将近半个时辰,眼见天色将晚,想寻个家歇息一晚,等那风停雪止之后再赶路迟。主意打定之后,沿着山路朝着一处有灯光的家走

开门的是一中年女子。她把五德让进屋里坐道:“敢问先生从何处哪里去?”

五德道:“前几日,前往五台山朝拜观世音菩萨,期今日归途,被风雪所阻。若有空房,能否容这里借宿一晚。”

那女子说,也看,俺家这两间半大小的土房,外加一条土炕。等明年,外出打工的老公把钱攒够,再接上两间,那时,南北往的客要想借宿,可方便多

这话,五德本欲起身离去,却被这女子挡门口道:“看外面风雪交加,岂能赶离去。好俺老公外出干活,家里。和俺这个土炕上挤把一宿吧。”

“这怎么使得?”

“为何使得,的,俺睡俺的。等天明再走迟。”

这前着村后着店的地方,五德思想去,还是着衣服那土炕上将一晚算。刚刚睡半夜光景,隐隐觉得有。睁开眼睛瞧,原是那女子勾的头道:“该当尽欢可缺,将肌肤给暖。吧。俺男家,做个女也够难得。想要的时候,又得,浑身火烧火燎的,恨能死去。”

“使得,使得!”

“使得,使得。自打敲门进,俺心里直打鼓。俺想很久,俺老公出门外打工,把俺留家里,傻拉几的给守着这个身子,说俺是是有点太犯傻。俺也暗想,夜里,如果有个男突然窜进,给俺解解渴,好好舒坦舒坦,也算亏这个身子正眼瞧瞧俺这身子,白白的,软乎乎的,光溜的,也寒碜那里去。吧俺的小哥哥,使劲做俺一次吧。俺会打心里记一辈子好哩。”那女的颤声颤语的说一箩筐话语,冷把手伸五德下面去。五德见状,奋力将她推开,夺炕而下,飞也似的跑出门外。这一跑是七八里路程,本想喘口气,突然刮一阵狂风,又将五德刮万丈深渊。深渊长满石头,石头的棱角像刀刃一样锋利。凡是从这条S型山路上摔下去的,没有一个活命的。

此时,华丽芳见五德落两块锋利巨石中间,拉拽起道:“五德,跟走吧!”

五德糊里糊涂地跟着华丽芳走两个时辰,眼见前面有座山洞,进去。山洞别有一番天地。有山有水,琼楼玉宇皆其中。虽是深冬,这里开满上百种鲜花。鲜花散发出的香味,无心脾。

华丽芳冲五德笑道:“五德,自离开这山洞,也知道回也忒够意思!”说完,她把五德带一间客厅道:“五德,知道缘何带此么?”

五德道:“晓得问这些话做什么?”

她道:“兜圈子。也该时候把云中子交给的那粒醒梦丹给赶紧将这粒醒梦丹吞下去,一切都明。”

这醒梦丹也一粒黑枣。五德平生最爱吃的是黑枣。见这黑枣,便自主地一口吞肚子里。自吞下这粒黑枣,像变一个似的,心里想的都是那过往的事情。

华丽芳道,要吞下这粒黑枣,那过往的情景只怕永远会出现的记忆中各有梦,梦。可却又,梦梦往,随其身而又离其身。事如今,红尘,若当心,随身功德将会毁于一旦,可彻底完。”

五德对她的话很是满。华丽芳道:“五台山朝拜菩萨,借宿千年白狐的巢穴。如果心血潮,给意念加身,只怕那白狐早得逞是!”

羞辱么!”

“非也!那白狐乃必修殿云中子门下跌修女是也,只因她一点淫念,被打入凡间为狐千年有余。她早知前往五台山朝拜,算计好精血成,反又使出狂风邪术,将万丈深渊,欲要对图谋轨。若搭救,只怕造次,那可真的晚矣。”

“多谢华仙子相救。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先记心里,若有用之处,绝无推辞之理!”

华丽芳手指云床道:“别后,入梦而又能入情。欠是要还的。这次带凡身回洞府,是否舍得让沾点气,那便是对的报答。”

五德深爱着华丽芳,便携华丽芳之手,步入云床。一番云雨过后,她又和五德述说一番情长后道:“师弟,时候这一凡间是一月有余。赶快走吧,只要存有念想,定会入梦怀。”华丽芳一番千叮万嘱之后,五德便飘飘然地走出山洞,随即又跌入万丈悬崖,才知是南柯一梦。那梦,那景,那物真真切切,是梦非梦谁能说得清楚?

可自从那座山洞里见貌美如仙的华丽芳后,五德那梦也越发多。心里总停地想起她,这一想,华丽芳还真的

梦怀情往,缠绵缱绻、难舍难分。时间久,五德连床也离,病也。医生说,梦是长大脑里的一个活脑瘤,想得越多,利于的健康。

五德根本把医生的话当回事,一旦入梦,便自言自语地和华丽芳唠叨个没完没:“说心机要何时而?”

“该的时候,。”

听罢五德的胡言乱语,医生说梦臆症,督促赶快住院治疗。

之梦同常梦。”五德把梦里的情景和医生说道:“分析分析,这梦对的身体会有什么坏处么!”

当医生间断地听五德的梦后,便说精神出问题,如果再抓紧时间住院治疗,后悔。五德明白的意思,那意思是说,离死也

五德问医生道:“真的会死吗?

“是的,照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五德道:“生亦如梦,死亦如梦。作为一个,如果连梦都没,那如死​。”

医生看,五德是疯,真的疯。从此,给五德看病,等死。五德想,对于一个有梦的怎么会死呢。觉中,华丽芳所说的那个心机真的

五德问由何处而?心机笑而答,只管拿起保存十多年的红星二锅头,喝个烂醉如泥,打起鼾。第二天天刚亮,五德喊起床。喊好几声,也见回音,可见是走

这时,从外面突然刮一阵风,那风竟然把书桌上存放的纸张给吹落一地。五德弯下身去,刚要去捡那些散落一地的纸张时,突然有一张信笺飞。这是一张特别的信笺,信笺上赫然写着:“明日春光乍春光,八大山上去领赏。”

何为八大山,八大山又何处?五德那寂静的书房中踅踅去,把搞的甚是糊涂。为这句留言,五德知道打多少电话,问遍所有的朋友,得的答复是:“九华山算一山,昆仑山算一山,峨眉山算一山,五台山算一山,武当山算一山,泰山算一山,黄山算一山。”

五德现这个身板,哪里还有力气走这么多名山?等走完这八大山,生命岂彻底完。好还算明智,没有听们的这些鬼话。穿衣服,乘电梯楼下,驾那辆即将完成服役任务的老牌别克轿车,一家饭馆打点饥饿的肚子。

那饭馆老板拿菜单,请点菜。五德扫一眼道:“有什么好吃的,尽管端便是!”

哪里晓得什么是认为最好吃的。”

听这话,五德的气打一处。本欲发作之时,刚好打外面走四对男女,找位置坐道:“老板,把最好吃的最有营养的东西端。”

那老板笑脸相迎道:“诸位请坐,马上端便是。”

五德斜眼一瞧,那老板端上的好吃的,又有营养的东西,都是些萝卜、青菜而已。“这算什么好吃的?要说好吃的,是还有鸡鸭鱼肉?要说有营养的,是还有燕窝、猴脑、鲍鱼、鱼翅?”

其中一老者,听五德的话,很高兴地瞥一眼道:“说的那些都是俗的下脚料。们这些好生积德的居士,怎么能食这些鸡鸭鱼肉呢。”

哦,原们都是一心向善的居士。其中有一魁梧身材的男子,走上前冲五德大喊道:“请口下留德,以防触犯神灵,遭报应!”

这时,五德才意识刚才那句随口而出的话,扫们的雅兴,赶忙上前赔礼道:“诸位居士大德,请千万别和这肉眼凡胎之一般见识,有劳诸位居士多多见谅。”

说错话,赶紧赔个是,也是应该的,要然,还知道生出什么事端。这时,五德又听一位女居士火急火燎地开始催另外几位居士:“赶快吃,咱们争取中午之前赶八大山去。”

有道是:欲找知处,却引路。五德寻思,看,这世上还真有一个叫八大山的去处。此时,何赶紧上前问个明白,还等何时?打紧,这一问,简直要把的肚皮笑破。原,八大山是北京的八大处,这个地方标示北京的地图上。可心机为什么非要把八大处说成是八大山呢,这四个居士竟然也是这么一个叫法,难道居士们对八大处的叫法是这样子的吗?管这么多,八大处也好,八大山也好。有这个所,总比没有要好得多。毕竟那几个居士说,今天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诞辰日。

五德向是信仰佛教的,尤其是对观世音菩萨,更加格外地敬仰。既然这样,何趁着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上山朝拜去呢。那居士说,朝拜菩萨能光用嘴说,要用心去朝拜,才灵验呢,要然,是对菩萨大呀。

提起菩萨,却倒是五德想起母亲。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母亲家里供奉一个牌位。因为那时候还小,母亲供奉的是什么牌位,却记。但是,脑海里,至今依然没有忘记母亲初一、十五的日子里,给那牌位上供,烧香,磕头的样子。一旦生病,遇难事,母亲牌位前烧香祷告一番:“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老母,请您施舍一点药治好儿的病吧。”

五德依然清晰记得,母亲祷告过后,把提前准备好的黄纸,折叠成一个三角形,把口封严实,放香炉前面。大约过去半个时辰,母亲再把黄纸拿手中,打开黄纸,手上左右摇晃几下,那滚圆滚圆的药丸出现黄纸上。那药丸和小米粒一样大小,当母亲把药让服下后,那病过几日,确实也减轻,省下少的银子。

当然,这种事情也是很奇怪的。一连过去这么多年,五德始终没有问起母亲供奉的老母,是哪位神仙。当眼前这几位居士口中说出“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几个字时,才使恍然大悟,母亲供奉的是观世音菩萨。因为世上,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菩萨,除观音,再也没有其

自从母亲让从观世音菩萨香炉前讨的药丸后,病情。因此,母亲观世音菩萨名下,做观世音菩萨的干儿子。也是从那时候起,五德心里,除母亲,还多一个叫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老母干妈。让有点对起老母干妈的是,对她却能像孝敬母亲一样去尽的孝道之情。

想,既然是干妈,至少要把观世音当成自己的母亲孝敬。因此,专门五台山请一尊她老的塑像,供自己的书房里。掰开指头仔细算算,这尊被供奉书房里的观音像,少说也有三十多个年头。遗憾的是,供观音妈妈这么多年,还真知道她的生日是哪一天,说这是的罪过,也是天大的罪过。今天,要给观音妈妈请罪去,想她老会生气吧。

这样,一路走,进八大山,先拜菩萨。拜过菩萨后,感觉一样,的浑身充满力量,要是这样的力量,哪还有登上山顶的气力?上山的时候,见有很多扶老携幼,气喘吁吁的登山者。看们很吃力的样子,说:“走累歇息歇息吧。”

前面的是一个拄双拐的残疾者,残疾者反问五德道:“是怎么说话的,生是能停下脚步的!”

五德想,这位老兄大概是传递一个“存与死亡”的信号吧。可是嘛,生的道路上,一旦停止脚步,那是死亡。活着要坚持,坚持要鼓足勇气,排除万难,勇往直前。十分感谢这位老兄,说那样一句只有勇敢者才能说出的感话语,这位老兄的话激励着五德最先爬上山顶。

山顶开阔,视野宽广。站这里,可以遍观整个北京城。它由小大,再由大一望无际。直,五德才明白什么叫登高望远的深刻含义往高处行,智慧大同。如果得山峦之巅,怎么会又一次见那慈眉善目的华丽芳呢?她离五德远的地方,正微笑呢?

五德见华丽芳站那里朝她微笑,那脸刷地变红韶华岁月,曾有过幽会叙情,送暖偷寒的事。偏偏是对情爱尚还处于懵懂的幻想阶段,去想这难以启齿的事情。这时,华丽芳走进的视线,心里的喜欢也懵懂中和华丽芳做出那有悖常理的勾当,又像是大雨之后的操场,所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一样,令难以忘怀,而又敢大胆地去正视这段真实存或者是臆想而的男欢女爱的事情。看见她,好似自己做错什么事似的,令难堪已。

华丽芳早看透五德的心思,便又一次嬉笑道:“有七情六欲。情已己为要,欲已淫为首。若无情无欲,六根清净,四大皆空,岂成和尚和尼姑愿的做那事,谁也没怪什么,看把羞愧成那个样子,好像的事情。自古以,这世上的男女,都要去经历这个过程的。也迟早的事。师弟凡间一行,风流韵致,英俊潇洒,这也是该受得。做便做,堂堂七尺男儿要有担当才是,何必见师姐,还这般扭扭捏捏,莫心里有鬼是!”

“师姐,心里有鬼。刚才一直想,心机要八大山领赏的事,万没想此和又相见。”

五德发抖的双腿和打颤的嘴唇,她跟前道:“如此说想见?”

可晓得,一日见师姐,好似丢魂似的,寝食难安。为几乎把命都搭进去。”

“这些事岂能知。若非中有中有被云中子打入十八层地狱去那点肌肤之亲,早被云中子看破,便将媚娘的观心所凝心聚神。否则,完全缠绵于这情自禁中,毁的行程,可担当。”

“都怪够自重,请师姐原谅一二,今后定会凝心守神,专心致志,去做该做的事如何?”

“这也怪,要怪怪师姐没能把控住这事情愫,几乎害得师弟一病。”话至此,华丽芳拿出一粒忘情丹递给五德道:“这是一粒忘情丹,当面把它吃去吧。”

五德曾一本书里,看这样一段描写。忘情丹,乃是一味断送情思的药丸,吃下它,情根再生长。大凡被情所困,为一个情字,把折磨的死去活,还是为情悲愤而去。想这些,和华丽芳道:“师姐,这粒丹丸是断能吃的。”

“师弟,吃下无妨。这粒丹丸影响的历世之情。它,只过断咱俩的情根而已。否则,师姐只怕罪恶深重,再也能陪伴左右。”

五德忍疼将忘情丹吃去。眼见五德吞下忘情丹,华丽芳暗含泪水,痛欲生。她知道,从此后,五德对她只有衷情而无钟情。她恨自己缘何这世间尽享情暖!这三界之内,又有谁曾有过间一行的念头。世间万物,有钟情,有衷情,有悲情,这所有的情谁能说得清。必修经云:别离情,化悲痛。诉衷情,心相印。有钟情,终老一生。有悲情,再相融。望苦痛,只为一段情。有情世界无情,何年何月再相逢。

华丽芳深知,情理之中,自有情里。怎奈的她这世俗,怎能享受其中。五德看华丽芳泪流成河,悲痛欲绝的样子道:“师姐,吃这忘情丹,偏要让。吃这忘情丹,却又这般痛欲生,叫如何是好?”

“罢罢罢,吃便吃从此只有衷情一场。”她把手伸出,摸摸五德的胸口,激愤扭头,擦干泪水道:“今天是观音大士生日,心机留那纸条,要八大山领赏,可还记得?”

正为领赏而,却又,这便如何是好?”

“赏迷离处,请师弟随前往吧!”说话间,只见华丽芳移动金莲朝前而去。五德紧随其后,也往前去

走着走着,眼前却被一条河流阻隔。再看那河水浪涛滚滚,势可挡。怎耐得五德平生识水性,怎么能够过得去?河边,四下张望之时,华丽芳便高声冲喊道:“师弟,此时,渡河,还要等何时?”

“师姐,识水性。如若渡河,岂河水里面的淹死鬼么!”

只知生,却知死而复生的道理么!”

“死便死死岂能复生?”

“生是死,死是生。面对生死,望而却步,还算什么男儿?”

是啊,遇阻隔退缩,胆怯,这样的男儿还算是什么好男儿呢。有止一次地说,是涉水,涉水怎能把水抚平。想此,五德华丽芳的再三催促下,果断地跳河水中去。五德双手停地水面上扑打着,扑打的越急,那身子下沉的越快。见此,华丽芳止住地咯咯笑

“师姐,见死救,反而还取笑与,是何道理?”

笑谁。师弟,快奋力游吧,岸边等!”

五德费好大的气力,才游彼岸。本想坐下喘口气,却被华丽芳一把将拉住道:“师弟,何回头再看看那条急湍的河流?”

当五德回头看那河流时,却知为何却变成一座偌大花园。离花园大约百米之遥,矗立着一台阁楼。阁楼由六百根云柱,十万六千块云瓦,七万八千丈云布搭建而成,共分为一百九十八层,每层高两丈有余。远看像一座纵横交错的青山,近看恰似一棵直插云霄的松柏。楼阁之上落有上千只松鹤,其中两只个头较大的松鹤,飞阁楼对面的一座小亭子里窃窃私语:“懵懂懵懂,悲欢难分。梦回生,去读梦。”

五德深感好奇。只听说鸟有鸟语,却没听说鸟也能说出的。由此,是否可以断定,世界上又多一个需要类沟通的类别

华丽芳见五德失惊打怪的样子道:“师弟,这里的一切类别都有的语言。再里边去,会看还有比这更让吃惊的呢。”

绕过这台阁楼,过一座无水小桥,五德同华丽芳走进一扇大门。大门深处有一高大宅院,院内有数尽的动物相互嬉戏,什么猪呀、牛呀、虎呀、豹呀,猴子呀,小兔子呀等。它们这个很大的宅院里和睦相处,体现的也比较公平,各行其是,井水犯河水。当五德从它们身边路过时,也听它们互相交流的声音,它们发出的声音都是的语言。

五德,它们有的鼓掌,有的欢呼雀跃。看,五德还是很受这些动物喜欢和欢迎的,它们没有排斥的意思,没有攻击的动机。因此,胆子继续往前行走,一直走进后面的一个院落里。

这所院落洒满彩霞,铺满云布。走上面,像腾云驾雾一般。这也应过去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所向往的那种情景文章中写活一世,如能云中漫步也枉此生。看的这一愿望仅实现,而且是彻底实现这样想着,想着,脚下早已听使唤地必修殿妖魔狱前面的一个走廊里。

走廊宽有十米,廊亭两侧挂满字画。字画上有一行走,走最前面的一个男子看见五德放声大喊道:“五德快!”

五德走字画跟前,看那男子道:“缘何这画里行走?”

道:“这是妖魔狱中的字画狱。要上世纪画一幅“夜半三更捉神仙”的作品,也至于落这般境地。”

五德问华丽芳道:“师姐,似曾相识,要走出这字画狱如何?”

“使得!”

等华丽芳话音落下,心机便手执佛尘走看见五德道:“呵呵呵,终于终于。”

是五德正要苦苦寻觅的心机么,怎么会这里?五德心里想着,便也走上前去,向招呼道:“好一个心机,处,只管喝酒。凌晨走时,也打声招呼,辞而别,好可恼也。”

若招呼再走,无缘华丽芳师妹的忘情丹。快说,和她八大山尽说些啥话,能否讲听听?”

“师姐给一粒忘情丹,然后这里。”

“看俩的缘分还真浅呢”

华丽芳冲心机莞尔一笑道:“师兄,和五德师弟缘分深浅和有啥关系?”

“这关系可大,要把缘由说给五德师弟听听?”

华丽芳拉五德的手道:“师弟,刚才心机师兄所言假。若想知道这其中缘由,请随吧。”

五德道:“刚刚和心机兄相见,留下,和一起聊聊过往的事情,再走也迟么。”

华丽芳见五德执意要留,她也只好陪心机的古老博绿亭,喝一阵子千年古老博绿茶,才和心机告别,然后又疾步行走大约半日光景,才前面那座宏伟高大的楼阁之内。

楼阁之上坐着一老者,见五德,便急忙起身相迎道:“五德,此等多时。”

再看这老者,五德分明是什么地方见过,是想

华丽芳笑道:“师弟,告诉吧,这是必修殿云中子尊者。一直云步四方,遍走天下,其实们也是经常见面的。”

“闲话少说,咱们还是后面看看去吧。”云中子携五德之手,向后堂而。后堂内金光闪烁,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光芒深处,一道靓丽无比的大门云中子的喝令下,自动打开,从里面滑出一辆滑轮车。那车一直滑五德跟前,戛然而止

“五德,仔细看看,滑轮车上放些什么?”

滑轮车上横竖一面镜子,镜子里出现又一面镜子。

什么五德?”云中子道。

五德道:“两面镜子。”

两面镜子吗?”云中子道。

两面镜子!”五德坚定地说。

“那是镜子吗?”华丽芳复又问五德道。

“千真万确,是两面镜子。”五德复又重复道。

明白这两面镜子的意思吗?”

五德摇头语。

云中子捋着胡须和华丽芳道:“华使者,还赶快打开心音把心机和媚娘唤?”

华丽芳手捂心口,默念片刻道:“师傅,心音已经抵达,心机、媚娘片刻即。”

五德见心机、媚娘至此,并没半句言语,径直朝那镜子走去。当再看那镜子时,镜子里赫然出现一行鎏金大字——“生两面镜,一面为阴,一面为阳,是为阴阳乾坤镜!”

这是什么意思,五德也便相问?纳闷之余,华丽芳受云中子之命,便把阴阳乾坤镜从滑轮车上取下,交给五德道:“师弟,是问,心机要前往八大山去领赏么?可晓得接引这里的原因么?”

“莫是为这面镜子?”

错,这面镜子有乾坤,只要好生保管,莫出差错好。”

当华丽芳将这面镜子,刚刚交五德手上时,那镜面上突然出现一书,一本厚厚的写有《归心榜》三个大字的大书。

......

云中子和华丽芳附耳道:“花使者,看五德这次,酒也喝,仙果也吃,《归心榜》也拿趁这明月高照之时,随一块去吧。切记,这次前往间,万忘记酒间叮嘱的话哦。”

“请尊者放心便是,这次间之行,弟子一定会精心照护五德心思。如有错处,甘愿接受必修惩处。”

云中子和华丽芳交代完毕后,把五德喊跟前道:“五德,这次必修殿,领这么重要的一个大赏,可见心机尊者没白喝那酒水吧。看此时明月高照,便留太久,赶紧随华丽芳使者离开这里吧。”

哪里去呢?”

“从那里那里去吧。”

看这书……”

“带去吧。”

若带走这书,一旦有借读,是否可行?”

“书本是给看的。如果有想看,那是别的事情,能拒绝。世间拒绝给看的东西,是想看也看的,除非想拒绝。时候早,赶紧离开这里吧。”

五德借着云端,华丽芳的护送下,瞬间又回八大山。山巅之上,一门心思想着,那书里记载些什么。此念既出,便由自主地想打开它,倒要看看里面究竟写些什么内容。

华丽芳道:“师弟,现能将打开它,要想看这书究竟写些什么,回家里打开看,也为迟。”

“现正值明月高照之时,们何这山巅之上,翻开这书看个究竟呢。”

“万万可师弟,听师姐的话,赶快回家要紧。”

家,五德趴书桌上,翻开书本从头至尾看。即将看完《归心榜》之时,突然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儿如此狠心,丢下一家老小这样走的儿啊,苦命的儿啊!!!”

能复生,节哀吧!”有苦苦相劝五德母亲道。

五德睡梦中被哭声惊醒,看满屋子都是。有的唏嘘,有的抹眼泪,还有的拿眼睛直勾勾地看着

父亲走床脚十分痛苦地和五德说:“儿,可别吓唬大家。快说,还有什么未的心愿,只管说吧。”

五德从床上走下,把哭得死去活的母亲从地上搀扶起道:“老娘,老娘,别哭好吗?”

儿,若要娘哭,必须告诉还是鬼?!”

“老娘,过做一个梦,这个梦做的时间过长一点罢,儿子怎么会变成鬼呢!”

儿,可别吓唬为娘啊!”

“儿岂能吓唬老娘。真的是非鬼啊。信,摸头看便知端的!”

母亲一摸五德之头,便高声大喊道:“儿头是热乎的,儿头是热乎的,儿没死,儿只过做梦去。”

“儿本一梦,怎么会死呢?”

儿,可要好好活着,死!!!”母亲破涕为笑。

这正是:

梦回生皆梦境,虚幻世界虚幻情。

物留大地何为物,夜光深处月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