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话说今古今古载,大千世界梦开怀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6931

诗曰:

今古今古载,大千世界梦开怀。

梦走必修殿,归心有处榜文开。

诗云:

望星空,青云对明月。观苍穹,云卷和风斜。四海阔,高山流水且。人生处,酸甜苦辣涩。问岁月,光阴何处得?尽悲欢,生死一梦别。归心榜,精神永灭!

出自《必修经》,意思,人生在世,有有去。必修上千万弟子只因积修善,投胎凡间,例行过往,轮回人生故事。

偶一日,正在必修殿云光洞打坐云中子尊者,突然心血潮,想起五,便吩咐侍从唤华丽芳前交代:“华丽芳使者,五凡间之行已有二十有三载。若游梦思凡,却把必修祖师交代件事忘了去。过往人生,坎坷历练总该有个头绪了。你看凡间时值观音生日,五正在北海游散,你何借此机会,前往京华之地,如此般接引他如梦如归,助其大愿早成也。”

华丽芳领命,即刻踏了云光,幻化成一个头戴混元巾,身穿里衬海青长袍到北海,见五正站在北海一角,左右观望之时,向他走了,赠他《必修辞》一册读。

翻开瞧,也见里面有什么文字,问他:“敢问长,您将本经书赠送与,意欲何为?”

“意在心,心在意。只要你把无字经书全读懂了,那可大造化了。”完,扬长而去了。

寻思,家经典当属老子撰写经》了。你长要送送本《经》该多好,偏偏送了一本《必修辞》给他,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怕一时半会儿也搞

心里想着,把《必修辞》塞在包里,便六神无主地朝前去了。走着走着,天色突变,下起雨。幸亏远处有座茅舍,他慌忙走了去。茅舍内一女子见五避雨,让了一把板凳给他坐了:“请坐吧,先生。”

女子,穿了一件带有花格子连衣裙,乌发如漆,美目流盼,一颦一笑间流露出一种风韵。她那双眼睛,通透而明亮,如同一泓清泉般纯净,让人百看厌。平生第一次见到最美丽女子了。他想,样一个婀娜多姿,天生丽质女子如果生在一个富贵人家,那还把天下所有美艳羞个死才怪呢。只可惜她偏偏落魄在样一个由茅草搭建而成茅舍里,倒有些惋惜了。

她沏了一杯茶,端放在一张四方形小桌子上,冲五抿嘴一笑:“先生请喝茶!”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多有打扰,还望多多海涵。”

那女子倒也很会话,出门在外,又遇到下雨天,此避避雨,倒也没什么可海涵

话时,她便扭身走进里屋,端了一本书:“雨可要下上一阵子,以免寻思困扰了你心智,可否把书瞧,知先生意下如何?”

“多谢姐姐周全,兴许在那雨停之前,书看完了。”

那女子听了五话,屑一顾地走开去。

小心翼翼地,将看上去有点破碎书本端在手中,翻开看。一首十分明亮大诗即可映入他眼帘:

上天造化万民心,古老大地换新荣。

孔曰成仁孟取义,法自然墨非攻。

但得春秋和煦风,墨到深处花开浓。

锦绣河山气象新,峥嵘岁月东方红。

“好诗!好诗!”五赞叹已,但却样雄浑霸气大诗,出自哪位诗家。

出自大诗家鞠盛之手,整本书写了两千八百九十六首,够你看一阵了。五问她可认识位诗家?

,认得,并且时有往。她建议五清风细雨还没停止之前,赶紧看完。她还告诉五本书看上去一本诗书,实际上也一本史书,抓紧看吧。

看着看着,外面雨停了,外面风也停了。奇怪在那风停雨止之后,那茅屋,那女子,那诗书以及他挎包里那本《必修辞》都见了。唯一可见便空地上多出一块足有丈余见方青石板。青石板上写了一行墨迹尚还未干骨力遒劲,结体严紧柳体小字:出世五者,十月怀胎间。

何意,即使五攥了拳头也猜出一个因果。此时,正值正午,他本欲回家,可又在觉中,身由己地走上一座山峦。俯首张望。但见山下如蚁人群,前呼后拥朝一座雄伟无比寺庙蜂拥而一座什么庙,缘何会有如此人等挎了香包,提了香烛而朝拜。

有人:“凡菩萨生日,菩萨准会显圣,造福黎民百姓。”话音刚落,听有人喊了:“快看啊,观音菩萨显圣啦!”如果高喊话,倒惊叫更为贴切点。那声音可回荡山峦,震彻云霄了。

“快看,快看,那观音菩萨么!”

只见朝圣者前呼后拥,你推搡,扯开嗓子高喊:“菩萨显圣啦!菩萨显圣啦!”

在五心里,菩萨供奉在庙堂之上一座会言语,会眨眼,会行走泥塑而已。

去过众座高山和上百处寺院,在些寺院里,他所看到菩萨形象无非如此罢了。听到众多朝山者喊声,他在想:难世上还真有从天而降观世音菩萨成么?可当他真切地看到足登五彩莲朵,身穿白色裙衣菩萨,从云端里飘然而下时候,怎让他好生纳闷。你看从天而降菩萨,怎么会和他在茅舍里见到女子长得如此相似。难成,他在茅舍里见到女子,菩萨成么?

正想间,只见那成千上万善男信女,双膝跪地,住地磕起了响头。嘴角停地念叨着,哭喊着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名号。

被人们尊称为菩萨女子,疾步走到一老妪前,俯身将她搀起:“婆婆莫跪,快起。”

那老妪听罢,一把抓住那女子衣衫,泪流满面:“菩萨,求你救救那卧病在床多年老伴吧!”话毕,那头停地磕到地上,脑门子都流出鲜血了。

“婆婆,非菩萨,莫要拜,快请起!”

老妪紧紧拽着那女子衣袖,左右端详:“看你云鬟高束,慈容满面,笑容可掬,和端坐大殿之上菩萨并无二致。今时,众香客前朝拜菩萨,你却在此时显圣,怎会菩萨呢!慈悲万千观音大士,日夜烧香,百遍祈祷,曾想终于把您祈祷了,请你发发慈悲,给老伴一条活命吧!”

听此言,那女子露出一脸无奈,她自耳上取下一对耳坠,交予老妪:“耳坠可以逢凶化吉,请婆婆拿了,消灾祈福,一心向佛去吧。”

老妪接过耳坠,快快乐乐退出人群走了。此时,有一小孩走上前,跪在女子脚下:“菩萨奶奶,你也救救爹爹吧。爹爹好几天进食了。”

女子将小孩子搂在怀里:“赶紧回家,接了雨水给你爹爹喝下,病会好。”

小孩听完,活蹦乱跳挤出人群,一溜小跑去了。面对众多祈福增寿,长跪善男信女们,那女子:“众位都快起吧。俗话,福报,在孝。只要众生心存善念,多行善,尔等能造化福了。”罢,只见那女子瞬间化作一彩虹,飘向山巅。朗朗笑声,沁人心脾,好爽心。

眼前一切,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五自言自语:“么?在做梦成?”

“梦由心生,心生有梦。常言,生如梦,梦如生,一世为醒,一世为空。人到醒时,便又入梦!只要你明白空性,空性会生明,……”那女子罢,便又爽朗笑开了。

“你在笑么?”

那女子:“笑你还能笑谁?师弟啊,们才分别几个时日,你却把天满光景忘了个一干二净。”

一头雾水,听她话,始终也清楚什么意思。

“师弟啊师弟,相识本为世间客,花落四季春又开,你若清楚什么意思,便痴也!”

“你话对,好似痴人梦。”

“师姐绝非痴人梦,师弟健忘,反倒怨起了?”

也算长了记性。仔细想想,曾记得有你么一个师姐!”

“如此故意和你成。瞒你乃必修殿五居掌管醒事馆事物华丽芳使者。”

“华丽芳?”

在必修殿五居,和你心离体,体离位。帮你思绪,助你醒魂,你好好想想,回事?”

话到此处,五突然想起一件事件事好似在他梦里出现过,他记得自己曾在一座名唤五山洞里,和她推心置腹,话别分心情景。

华丽芳:“师弟,你世俗里经风雨,伴岁月,修立心,满功,云雾去,观春暖,赏花容,谈经论,掌管无限风光,云天绝美,好美哉!怎奈,又因贤即将归心,云中子奉必修祖师之命派你前往世俗一行,撰写那苦悲酸甜,师姐怎么舍得?”

面对依依华丽芳:“一去,畅游岁月,再历心酸,尝尽万般无奈,拾善敬,也一梦光景。等到归时,把那人间坎坷、磨难安全带了,和你一起同享修心敬之果,岂更好!”

华丽芳自人间修心立三千年,才得成仙,位居必修殿五居,掌管醒世馆以,把那风尘岁月处理井井兮其有理也。五曾夸她,如此之事,非你莫属。将,你若得一座仙洞,倒也苦了几千年修为了。

论五如何安慰,华丽芳晓得,她和五一别,个男女合体散而无聚,岂白修了那风尘。再看五历经了风尘岁月,把过往尽失,她心里那个痛,可撕心裂肺,欲哭无泪,欲无门了。可梦境里事情,又有几人能真真切切地记得清呢。

她再问五:“师弟,你可还记得心机么?”

“心机何许人也?”五苦思冥想,怎么也想出个所以然

此时,华丽芳突然想起云中子尊者那句话,你次去接应五,只怕他早把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切记,且可因他尽失忘却,责难与他便。他若想起过往,你可对他循循善诱,使他早看自己,也好明过。”

想到些,华丽芳暗自笑了:“都怪好师弟,你现在凡体加身,将先事彻底忘净,倒也情有可原。”

,既此,你缘何还问事情呢?”

华丽芳之所以问你些事,那因为心机在你眼前,你却认得他,岂要闹出笑话

“心机究竟何许人也,烦请告知一二如何?”

华丽芳见五神智完全丧失,深深地叹了一口长气:“心机先前乃必修殿一个童,后在云中子尊者门下,精修法,三万化身随气而成。等功夫,若高万丈,岂能随意练之。为了造世制世,弘天扬,还人间清净,他奉命游****,斩妖除魔,云雾去,好神气哉。你曾和他同门为师,造天物,多次结伴,出神世间,逍遥几千世。后,心机被封为必修殿妖魔狱主刑官,你也因造化功无数,建了山洞五居。些往事历历可数,你怎么却晓得心机历了?”

鞠盛,五确实和他有段割舍交情。记清哪一年了,恰好他从江苏到京华,书写出许许多多脍炙人口诗篇。曾想,经华丽芳么一,他所认识鞠盛,却变成了一个能够幻化三万化身高深心机尊者。确实让人有点可捉摸了。

世界之大,无奇有。神神秘秘,奇奇怪怪事情,随时都会发生。有一次,五前往南山寺,和一个上了百岁老和尚请教未知领域事情。那老和尚,在未知领域,要想找到答案,绝非易事。人只知存在便存在存在便存在一样。他,一切都在过往里唤醒。正如华丽芳和五那样:“人间之事,谁都能看得清正如你把自己过往,都忘了个一干二净,能看清自己,找回过往一样。过往,往往在境界中。在常人看,境界一生所追求无私忘奉献精神。除此之外,人还有一种境界,科学也解释社会现象。”

必修祖师曾:梦外看红尘,切中出离情。个事情和你个一二,只怕你永远找到过往,终究都睡在梦里永远能醒了。”

“你也有过往!”

过往,你要那个历经人世过程。而心机担任必修殿妖魔狱主刑官,你尚还处在必修殿五那些情景。若此情此景出现,哪李世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至理名言呢。”

很爱听!”

华丽芳,在你过往里,最精彩莫过于你曾和心机那段话。你,天生地,人生人,万物循环,才能造天然。宇宙体系造本源,世间万物迷离心坎。人若去迷离,地要翻天,天要弥漫。在宇宙长河,生无灭息,息灭生。生有魔鬼,魔鬼成行。乱世,无法天,无情无义,沦丧,照此下去,那人间世乱套。

为了还世间祥和氛围,五建议心机把世间徇私枉法之徒,都收了,打入妖魔狱受尽百般折磨。

心机,任何万物都要遵循规则,规则一旦被打破,要自身承受。五和心机正在争论休之时,云中子尊者戛然而止,混沌已再混沌。黎明即将到。人世间又生出一个贪得无厌,杀人成性魔王。五前去捉了如何?

拨开云端,朝人间看了那贪官一眼个魔王浅,看他和心机还有点缘分,若去了,将他一剑毙命,岂成事足败事有余了。还让心机前往较妥。

云中子尊者哈哈大笑,看早已看出端倪,那请心机前往世间捉拿妖魔去吧。

心机手持利剑,脚踏祥云到世间,见了那贪官:“乃必修殿心机者,今日到此,专擒你。你可知罪?”

贪官见了心机,蛮横无理:“早听人,你专门干些杀人见血勾当。今天遇到本官,定拿你到官府问罪!”罢,唤捕快捉拿心机。

心机嘿嘿大笑三声:“你当众揭穿你丑恶嘴脸,想拿灭口。”

错。遇到本官,只怕你死到临头了。”

贪官一声令下,呼啦啦围上四个虎背熊腰捕快,一起向心机扑。心机只对个爪牙轻轻吹了一口气,几个捕**倒在地,动弹得了。贪官见状,拼命大喊:“你,你!”此时,贪官变成一个缩头乌龟,将硕大脑袋钻到桌子下面了。

心机飞起一脚,将贪官连人带桌子踢到了一根木柱上,他那恶臭鲜血早已从他头顶汩汩流了出

贪官哆哆嗦嗦地蜷缩在柱子旁,上气接下气地:“本官乃堂堂二品大员,岂能容你在此招摇惑众。”他抬起带血头,手里紧握着那顶浸满了恶臭鲜血乌纱帽,面对围得水泄人众高喊:“还快把捉了,重重有赏。赏金百两!”

心机手持利剑,向众人高声:“乃必修殿心机也。众位可曾晓得,个家伙恶贯满盈,奸**女,无恶作。今天要擒了他,为民除害可好?”

有一众人等仗着胆子团团将心机围住:“你能伤害父母大老爷。”

贪官见有人为他撑腰,壮了胆子,从地上爬起和心机理论:“你恶贯满盈,无恶作,你可有证据,请拿。没有证据,你诽谤本官。诽谤朝廷命官,要坐大牢,你可晓得?”

“你干那些事,能蒙骗得了手无缚鸡之力平民百姓,岂能骗得了!”

贪官:“你疯疯癫癫,阴阳怪气,还想蛊惑人心,让百姓去相信你鬼话成么?”

“你把耳朵拿,让与你听。话若有半句实之处,你拿了入监如何!”

你要找死,也好,请众位做个见证,他若出半句实之词,可别怪手下无情了。”

心机手掌利剑,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心。尔后,他张口往圆心吹了一口气,只见圆心深处出现一座官府。贪官官府,官府后面有一扇铁门,打开铁门,再往里走,一间屋子。屋子里关押了三四个如花似玉女子。些女子都贪官爪牙从民间强抢而

夜深了,贪官悄悄溜进去,仰仗自己权势将些手无缚鸡之力女子衣服剥光,被他轮流糟蹋。在接下画面里,结发夫人,他嫌弃自己一心向善老婆姿色锐减,念多年夫妻之情,将她遗弃街头。看到里,心机收了法术,义正言辞向他训斥:“此等事情你可看清楚了?难陷害你成?你一手遮天,贪赃枉法,陷害忠良,无恶作,坏事全被你做尽,将你碎尸万段,怎对得起皇天后土呢!”

等事情,你都晓得,看你定神仙了。神仙只有救人份,没有杀人理。求求您了老神仙,死吧!”

“你满嘴谎言,死认罪,真乃死有余辜也!”

“神仙爷爷,虽坏,可并没有伤害过性命。你看在没有伤过性命份上,绕一命吧,想死,想死啊!”贪官脑袋耸拉了大半截。

“你真想死么?”

想死啊,神仙爷爷。”

“要想死,办法倒。”

“你快听!”

心机俯身和贪官耳语一番:“你可舍得!”

“只要能保命,保官,怎么都成。”

贪官照此而行,把房屋田产,以及上千万银两统统散发给了穷人。除了他手里拿着那顶带有权力象征色彩乌纱帽,什么也没有了。他想:房屋田产虽然没了,可还有顶乌纱帽,顶乌纱帽房屋田产,万两黄金。想到里,他又露出了狰狞面目,狂笑开

“看你还没死心。”

怎么会死心呢。要活着,要好好地活着,争取再活出一个人样。”

心机看他恶习样子,在他眼睛上按了两个铜钱,让他只管朝前看。他看到自己父亲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经受那炼狱般摧残,嚎啕大哭起:“神仙爷爷,那父亲一生为官,也曾给穷人施舍过米粥,死后怎么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去吃狗屎和猪粪呢?”他向心机苦苦哀求:“求求你,快救救老父亲吧!”

心机冷笑两声:“你父罪恶深重,奸佞成性,杀人无数,天理容,谁也别想救他。”

贪官:“可如何好?”

“徇私枉法,嗜血成性之人,纵然能够逃脱得了王法,却能逃脱阎王惩罚。”心机完,把那两个铜钱从贪官眼睛上取了下:“问你,看到此情此景,你还想当官么?还想榨取民脂民膏么?”

明白了,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人生一世短命郎,可怕阴曹正气长。留得一世长命在,行善积敬爹娘。明白了,做也罢!做也罢!”

做官你能做什么呢?”

请师傅收为徒,云游四方,当个出家士吧。”

“你想出家,你想做士?”

意已决,请您收下做个随身侍从吧!”

心机捋着银光闪亮胡须:“眼净心清,明了从人,你还做你官去吧!”

“当官要贪,贪难为官。个官万万能做了。求求神仙爷爷,救则个?”

“要收你为徒倒也难,你若能答应条件,收了你徒弟吧!”

“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讲,只要能让改邪归正,受那地狱之苦,别一个条件,上千个条件,也应承你!”

“好,要想当徒弟,那走吧。”心机将贪官带回必修殿,给他起名济世,他修行阁台也变成了济世阁。济世阁三个大字由必修祖师亲笔题写。济世在济世阁修行十年余,心机专门赠济世《万水千山》画卷一幅,涛水池一河,木舟一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经卷四册,史书百卷,诗书千篇,墨宝四海。看到些玩意,济世直喊头疼。

心机:“若要透心凉,经书诗卷全读光。”

济世遵命,分昼夜,守住经书、诗卷,读个停。当他读完些史书、经卷时,心机驾云止,并将随身所带宝剑赠了他。

济世:“非习武之人,您送把宝剑作甚?”

心机只管带他前往五居约了五,一同前往陕西咸阳武功地界而。济世问心机:“师傅缘何带至此?”

心机:“你在必修殿十年余,军政工商、武天成,现在,你可以带了赠送你宝剑,到人世间济世安民了。”完,心机将济世从山头上,一把推将下去,投生到李渊家为子。后做了唐朝皇帝,名唤李世民便。如果心机带济世到必修殿,哪镜照衣冠之。若干年后,李世民驾崩重归必修殿,徳位上仙,云游四海,自在话下。

至此,华丽芳便问五:“师弟,了上面段故事,和你有着紧密联系呢?”

“你段故事和有什么联系呢?”

“谁没联系!自济世归位必修殿,你曾和济世主编了《拾遗》经卷,传世无间,难些你也记了?”

摇头语。

可急坏了华丽芳。她对五一问三样子,无感到忧愤和遗憾。她再次问五:“你可记得一百多年前,可佛和心机赌咒事情?”

“平生以压根没有结识过一个叫什么心机人。还什么赌咒,瞎胡扯么!

胡扯,如果可佛和心机赌咒,他输给了可佛,会被云中子发落人间吃苦受难了。若心机流落人间,你怎么能和鞠盛相识?冥冥注定事情。”

“你话把弄得云里雾里,谁,也搞清了。”

把话都个份上了,你还质疑讲话真伪,简直可理喻。师弟,赶快醒悟吧,如果你还抓紧醒悟,等坏了那大好时光,你自个担当重责吧。”华丽芳将话完,自回必修殿去了。

平白无故挨了顿训,那滋味自够受了。受又能怎样,好男儿总该和一个胡扯胡扯去女子一般见识吧。样,他举步下山,去往回家路上,怎么也找到家门在何处了。

开始犯起嘀咕,明明觉得家在东南方向,却走到一片长满了蒺藜森林里。那蒺藜扎在脚上,疼得他直哎吆。一哎吆,却把自己哎吆到地板上了。他四下环顾,再看看床头灯光,想想刚刚发生在梦中情景,简直让人有点可思议起

相伴病床三周整,步履艰难步匆匆。

人身渐入梦里景,醒方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