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凡人凡心心烦人,万般事情理不通。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6755

凡人凡心心烦人,万般事情理不通。

人造世界利欲熏,徇私枉法法不容。

听唱的,说书的回开头前,总得有个开场白。《归心榜》也不例外。你看她说上回,接下来还要写上个段子。她说人样,顾活眼前,切都被红尘中繁杂的事物所迷惑,不利欲熏心,胡作非为,投机钻营,贪欲横行,哪里还去顾及命的洁净,那里还去考虑灵魂的升华。不摘掉面具,明白追求定律,而伪装自我,践踏因果。头来,落得个身败名裂,无所有,怎不大伤大悲!关键世上之人,自以为聪明无比,旁若无人,人的愚痴。人世间如果少些愚痴者,天下也

上回书说那鞠赞周,来世间,如果不诸多善事,逝后怎会阴司某那官位,说不准还继续轮回之苦,无终日。有些人世间,缺德事干净,为免受地狱之苦,寺院里,大庙内求我佛保佑。我佛虽然长颗慈悲心,旦将法眼打开,他能将你看个五体投地。对于做尽缺德事的人,我佛也不会因为接受你的香火、跪拜,你免受其难。人要烧香,须有颗善心、德心、诚心才成,诚心也真心。缺德之人和常人的区别于他长颗虚心,切都虚心当中徘徊、周旋。如果要想真心实意,你赶紧去那假心,兴许会少些惩罚,少受几年地狱的煎熬,需要你少做那些缺德事,丧尽天良的事,以德之心多做善事,多做些祛蠹除奸,伸张正义的事,可免受那地狱之苦

《归心榜》里曾有样的记载:世上有很多作恶多端,飞扬跋扈,手遮天的皇帝和官员,他们骑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享受着无尽的欢乐,他们心里,幸福和欢乐将伴随他们世世,无穷无尽。因此,后的事也安排的头头,不挥金如土,大兴祠堂,还把那阴宅建造的和宫殿样富丽堂皇,等自己死后,便可以阴间继续作威作福。其实不然,不管你前为自己修建多么阔绰的,富丽堂皇的阴宅,陪葬多少的武士和美女,仍然逃不过火烧、狗咬、十八层地狱的惩罚。

根据《归心榜》记载:秦始皇尽人皆知,自他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经受那火烧、狗咬、鞭打、电烙的惩罚。时二十世纪,才托为鱼,被众人用锅来烹调。唐朝女皇武则天也如此,自从她死后,被恶鬼吃个干净,副骨架被青面獠牙扔进火口狱,火烧她好几百年。之后,又被扔饥饿谷去,挨饿受冻,头来,还不托身头母猪,年年被人宰杀,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餐。大汉奸秦桧死后至今还被关押饥饿谷,有天,他见云中子来视察,苦苦哀求,给他个皮囊,也好冤孽,好《归心榜》位列个名单。

那么,什么皮囊呢?所谓皮囊,人型。距离必修殿以南,归心岛以北的地方,有座环绕山峦,方圆几万里。山峦完全有黄土砌成,黄土深万丈,黄土之侧有片水苑,水苑之水常年涌流不断。旦涌进山峦,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型从山上蜂拥而下,直接被送人型库去。人型说来个空壳,定的时间,才会被发送人间去,接受阳光的照射,风雨的锤炼。般情况下,两魂两魄才能得个人型。也说,作为个人,如果真正拥有三魂六魄的话,那两个人型人间,梦幻。有些人为什么劳作整天,晚上,倒头便睡,等醒来还白天的他。有的人劳作天,晚上,他人虽然躺床上,可,他的另外那个人型早梦幻中去做他的美梦去。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于,有的人有梦,有的人无梦,有梦者,乃灵魂齐全者,无梦者乃两魂两魄者。出,有人精神百倍,思想光明。有人疲倦加身,精神欠佳的原因

秦桧本想得皮囊,怎耐得他罪恶深重,云中子个牛型,把他打发东北带,托身为牛。

秦桧说:“我何时才能得个皮囊呢?”

云中子说:“你要想得皮囊,少说也要被世人宰杀十万三千年,你想十万三千年个什么数字。佛家劝化众,不要杀,要怜惜众。岂不知像秦始皇、武则天、秦桧之类受报应,让人来吃的,你不吃他,他何时才能出离苦海,因果相报的理,旦人们都明白因果相报的理,天、人宽宽绰绰,清清白白

天地间之所以有必修殿,归心岛,专门给那些悟明理的人,安排个静修的界地,归心的场所罢。《归心榜》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你做坑人利己,徇私枉法,坑害百姓,嫁祸于人的勾当,不管你找多少高僧、人来超度,不管你找再高明的先,选多好的风水宝地,能享清福简直痴心妄想,无济于事的事情,该你受的你总得要受。只有等你十八层地狱里把苦头吃尽,然后再托上万年的猪狗牛羊,让人们把你吃够,你才能脱离,天理纲常。因此,你要想免受其难,要多多修心积德,等那善果树上的果子长满的时候,那便你的出头之日。善果树总计万六千个善果,每结个善果,要达上百年。俗话说,人做,天看。你做好事,天帐薄里会给你记笔,你做坏事,天帐薄里也会给你记笔。好事做得越多,天帐薄会记得越多,当你的好事做9900万件的时候,专管天帐薄的记事官,必修殿的行善苑种植棵槐花树。当棵槐花树长树帽盖天之日,也你的功德圆满之时。

鞠赞周世轮回六千余年,他命轮回周期,都会做上万件好事,记事官给他必修殿行善苑种槐花树二棵,归心岛给他栽梅花果株。三棵树长年累枝繁叶茂,花开不断。他能够荣升城隍的主因

自他荣升城隍职位之后,第件事,将前任城隍移交的账簿拿来重新查阅遍,发现不公案卷千余件。他根据必修法则,多次狼心谷、龟鳖谷,淫 乱谷查证实情。

次,当他带黑鱼大执事,来淫 乱谷视察时,看个面如满,唇若涂朱,虽万种娇娆,千般娇艳,却难遮盖满面愁云的女子,示意华兰子将她唤来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愁容悲面?”

女子见鞠赞周,慌不择神地跪他跟前,番啼哭。

“你为啥般啼哭,快说来我听!”

“奴婢小好冤啊,奴婢小好冤啊。”小叹声如雷,冤声阵阵。

“你有何冤情,请如实诉与我听!”

拂面而泣:“我听说城隍爷铁面无私,专门捉拿邪鬼恶魔,从淫 乱谷偷偷跑来见你,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有什么冤情你只管说与我听便。”

止住哭声:“我本良家女子,经年累随家父经营布店,日子过得倒还丰盈。

年,刘知府来催赋税,他见我长得如花似玉,歹意,将我抢去当他的性 奴。他将我百般蹂 躏,重刑加身,折磨的死去活来,然后又把我送京城的云雾缭绕阁,专门侍奉达官贵人。因我不从,狠心的鸨母把我杀死后,剁成肉馅包饺子吃。我看得真真切切,吃我的都些横眉怒目的纨绔子弟。

自己被吃成样,我泪痕满地,决意要阎王殿去告状。我翻越无数座高山,趟过无数条河流,眼看快阎王殿的时候,却不料遇上个头戴紫罗巾的士,强行把我捆淫 乱谷。淫 乱谷黑白不分,鬼魔横行,乱 交成性。经历番折腾后,那士不知使用何种手段,又将我捆绑迷魂殿,舀碗米汤欲要强行让我喝下。时,迷魂殿阴云密布,地摇山动。那士摇摇晃晃,不知所然。那汤碗啪的声摔地上,碎碗片划破他的手心,扎破他的脚面。他手忙脚乱之际,我赶紧跑条羊肠小上,径直往西跑去。那士急忙追上来,掐住我的脖颈,大吼声说,我好心帮你逃,你却不领情。罢罢罢,我把你变成碎石,扔进深山野谷,永世不得逃时,凭空飞来个侠士将我带淫 乱谷下角坡的小阁楼上说:‘我晓得你冤情深重,故而特来救你。今日,有苏州鞠大城隍前来淫 乱谷视察,你此地等他,见他,你要把冤情如实相告,他自会帮你脱离苦海的'......”

鞠赞周听完小的哭诉,急命华兰子持啸天剑前往迷魂殿捉拿紫罗士。紫罗士本为头雄狮,九千八百年前,它因觅食路过必修殿,恰好遇上必修祖师端坐必修殿上,宣讲必修经文,由于它听必修经文,心智顿开,每天除猎食,紫罗山默诵那经文,久而久之,它便得成仙,修建偌大个紫罗观。紫罗观自建成之后,花落花开,花开花落,历近上千载,香火延绵,盛气冲天。

回报人间烟火,紫罗将他那身的法仙气,尽数传授给他的上千个徒弟,由此,他的功力越发大增,善事做四大山。必修祖师和云中子说:“前些年,那雄狮食人无数。可他自必修殿偷听番经言,却弄出等造化来,正乃:莫论禽 兽心,得成仙人。任他行善事,造化世间真。善哉善哉!”

必修祖师满指望紫罗士修成个仙体,福禄苍天。可他万没想,自紫罗次“行慈山”,他那颗造化万物之心完全丧失殆尽,专门与邪恶为伍

行慈山原条小河流,因经年地壳变化而成此山。行慈山下有庄园座,庄主名曰刘慈山,他有个儿子并且还和刘知府有结拜交情。样,紫罗士成天鬼混人世间肮脏不堪的场所,得不少的晦气,自那晦气凝结以来,他的功力越发增强。华兰子领命本要拿他归案,可他功力尚浅,那里紫罗人的对手,还重重地挨紫罗神鞭,鞭子将他打出去三万五千里。

华兰子吃鞭,功力几乎丧尽。他带着身伤痛来见鞠赞周:“可不得紫罗士功力非凡,我斗他不过,还重重的吃鞭子。他说,小自云雾缭绕阁被剁成饺子馅,当该给人吃。他劝我们不要再为小鸣冤,如果识相,放他马。我:“呸,痴心妄想!你猜他说什么?”

“他怎么说?”

“他说他出入阴司如家常便饭,想来则来,想去则去,阎王也拿他不得。”

听华兰子般说辞,小有冤也无处诉

:法理不公冤死人,正义岂容非为心。鞠赞周强压怒火,命华兰子火速回城隍庙,请青面执事写纸冤状拿来,即刻骑云中子赠送的乌龙驹,袖筒里揣的魂魄来见阎王。阎王爷看过鞠赞周递上来的纸冤枉状,大吼:“阴阳勾结,乱中乱,冤案不雪,天怒地怨。死簿,快拿死簿给我看。”

执事官得令,慌忙跑常判官官衙,禀明所然。常判官惊恐满面,左手提起皂罗袍,右手拿起死簿至阎罗殿,双手将死簿递给阎王。

阎王刷刷刷翻开来看,他紧锁双眉,声紧接声地哀叹:“阎罗法典第九十八条规定:因果相报,势必然。作恶多端,必当法斩。那刘知府徇私枉法,奸 淫成性,罪恶滔天,按律当斩。怎奈的他寿数还有二十有年,离死还远。小寿数七十有八,离死还有六十年。按律,小本该回阳间继续寿份,怎奈怎奈的她尸身已被剁成肉馅,给当包子吃可如何好?!”

常判官旁答言:“要么简单,特事特办。先把刘知府抓来打入十八层地狱,再把他送狼心谷、黑鳖谷加以重刑。至于小,可否放归人间,借尸还魂!”

“法典胜天,借尸还魂断然不通!”

阎王束手无策之际,云中子踏祥云而至。

阎王慌忙起身迎台阶前:“兄缘何至此?”

叫无事不登阎罗殿!”云中子掀起袍步上台阶,斜眼去瞧案几上的死簿。

阎王见此,忙把小纸冤文递给他看。

云中子微微:“志国兄(志国阎王的番号),莫要看,我都晓得。常言:恶因恶果,恶果折磨。刘知府上年娶武员外的小姐为妾,明时要临盆,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听说,我倒主意,大好的个主意。”

“志国兄,如若将小送去做他的儿子,不知你要安排条什么样的路给她?”

阎王思忖片刻,拍拍屁股,好阵狂笑。

云中子不明里:“治国兄,你狂笑何为?”

阎王屁股坐椅子上:“常判官那里有不孝经书六册,不孝经书第册第条火烧,火烧房屋。不孝经书第二册第条水淹,水淹田地。不孝经书第三册第条断腿,吃里扒外。不孝经书第四册第条投毒,满身疮。不孝经书第五册第条割肉,剜肉碎骨。不孝经书第六册第条狗咬,犬吠之病。小前,我不孝经书种她心里,她长大成人,将刘知府折磨个不如死,你看如何?”

云中子捋捋白银般的胡须:“雄狮听经必修殿,得成仙心不甘。大魔罗天机关授,金刚炉子建山边。紫罗人欲成霸,剑铸百九二年。鞘出光闪动天地,血洒剑面千儿男。作恶不知深和浅,欲将小魂魄奠。紫罗剑散气冲天,妄修千年毁旦。只因不孝经书,刘府得子雪仇冤”

阎王听,懵懵懂懂不知所然。他问云中子:“尊者所言有何意指?”

“莫问莫问,那紫罗人自作自受,应遭天谴。”云中子复又问鞠赞周:“鞠大城隍,你言不发,心里否还惦记那个紫罗人?”

“尊者,紫罗人和那刘知府交情非同般,再加上他法力无边,小如去刘府往,那人设下机关,岂不枉费阎王爷番苦心。”

“无需多虑,切都机关中,让小刘府去吧!”

鞠赞周忙从衣袖里把小出来:“尊者那番话你可听清楚?”

云中子尊者,慌忙弯身施礼“尊者大人,我乃良家女子,阎王爷让我往刘府去当不孝儿男,遭世人戳骂,可叫我怎么干得出呢?!”

常判官走近小:“叫因果相报,罪不你。你只管放心去,定能安心回。不过,你可要记得,阴司之端倪,万万外传不得的。旦传将出去,那可要进火口狱的,切记切记。”话毕,常判官取不孝经书六册种她的心上。

事情办妥后,云中子足登莲花座飘然而去。

阎王谓鞠赞周曰:“鞠大城隍,你刚刚上任不久,纠正件冤假错案,可谓功德无量啊。”

“阎君圣明,如果不身正气,岂有小报仇雪恨之理。”鞠赞周双手抱拳,恭敬施礼。

“你我之间些客套吧,”阎王手拿时光镜看看说:“刘知府的妻妾已经开始折腾,依我看,小之事还由你速办去吧?”

如何使得?”

“使得,使得。如果不人间,你怎么能走上托桥去开眼界呢!”

“托桥?”

啊,托桥别样景致,去去也不枉你城隍大人桥走遭嘛!”阎王手指常判官:“还不赶快将令牌拿于赞周兄!”

常判官从衣袖拿出张令牌交付于鞠赞周,催促他赶快上路。

桥距离阎罗殿八千余里,如果步行,必须翻越上千座高山和峻岭,跨过上百座茂密的森林和浪涛滚滚的江河。有鞠城隍那匹乌龙驹,历经千万年修炼,行何等得,只见它拖鞠城隍、小,四蹄蹬开,顷刻间,桥下。你看托桥,悬半空,左晃右摆,漂浮南北,鞠城隍怎不惊怵万分!此桥高万丈,再看那桥上字排开,步行二十人余,正小小翼翼地向前蹒跚。假设此时刮来阵狂风,桥上之人还不通通跌落下来,摔成稀泥软蛋。正他遐思之余,桥上突然刮来阵狂风,那些人顿即消失的无影无踪。鞠赞周问桥首官(看管托桥的鬼头):“势如猛虎而来的狂风,将那些人刮往何地?”

桥首官回禀:“世时,些人赚够不义之财,昧足良心。死后,他们依仗紫罗士的法力,走上托桥,再度往人间,继续享受那荣华富贵,岂不妄心片!”

“如此说来,些罪恶之人被那风卷无影沟不成?”

无影沟,受些苦楚,还可往些罪恶滔天,阴奉阳违的害人之马,因紫罗行神通,能脱离出来,岂不成笑话。不瞒城隍爷说,刚才那阵狂风,我利用云中子亲传的风术法,把他们的魂魄吹散,打十八层地狱去。”

鬼有鬼,天有天。”

“天虽相隔,善心凝正气。你说如果不股正气,岂有今日之造化。”桥首官说罢,将云梯搭桥头,恭迎鞠城隍速带小上桥。得桥上,再往下看,那可另外片天地

有诗为证:

雾绕景色光艳艳,河山尽蔓延中。

贫穷富贵皆尽眼,贪婪人进鸟笼。

如果不贪不婪,要你三界何用?不管三界也好,五行也罢。受用心,善字当头,定能主身,条天。小走天,入地,也并非她个人之念。先头已经说的再清不过,她次往要完成定数的。怎耐得她桥后,又改变主意,不想托。鞠城隍不解。小死死,总也逃不出死,何必再?人有信念,魂有心念。不论小怎样和鞠城隍苦苦哀求,既定的事必要有个断,才合天理。小没辙,只好鞠城隍的带领下,走桥头。低头睁眼再往桥下细瞧,便刘知府的府宅。再看院落里,紫罗士手拿黄色棋盘,口中不停地念着咒语,他每念句,将棋盘晃动遍。他念足有半个钟头,才将棋盘收怀里,恭维刘知府:“时辰,兄嫂快要临盆。”

“如果龙子能够平安降,我必将重赏之,”刘知府喜形于色,慌张张提衣袍回中堂,等候那妾氏临产。

,又开始落泪起来。鞠城隍说,你莫要伤心,大凡你也明死死之故,个不断往来的因由。小听鞠城隍如此说来,便不再哭。她:“城隍爷,小马上要降刘府,还我没出世前,答应我个要求如何?”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

“自我死后,心里还直惦记我那老爹。你能否行个方便,容我回家趟?再看眼我那可怜的爹爹?”

“我里有面拨浪鼓,你只要摇上两下,问题都解决。”鞠赞周将拨浪鼓从腰间取下,交给小。小上下左右摇,那拨浪鼓里面个村庄来。片村庄对她来说又那么眼熟。

她说:“城隍爷,我看我家,也看我我的爹爹。”

“好,你不有话要和你爹爹说么,那赶紧说吧。”

“他睡觉,我说他能听见?”

鞠城隍要小去把他喊醒。小照鞠城隍的话,喊:“爹爹醒来,爹爹快快醒来!”

的喊声,他的父亲果真醒来。他看见多日不见的女儿站床沿边,大哭起来:“我的儿啊,你些天都哪里去,你让爹找的好苦哇。”

“爹爹,你感情吧,我不云雾缭绕阁吗?”

“我记得,你去好些天也不回家。爹好想你哇,想你都想出病来。后来我去那里寻你不着,官。官衙里有个刘知府,那可不见银子不办事的官哇。刘知府要百两纹银,才能帮我去找女儿。可爹爹哪里有多的银子哇。刘知府见我拿不出银两,让他的衙役们把我轰儿,快和爹说实话,你都哪儿去,你可把爹爹急疯哇。”老爹从炕上坐起来,抚摸着女儿的面颊,哽咽起来。

老爹悲痛欲绝的模样,小心里那个难受自难于言表。他帮老爹揩去眼泪:“爹爹,你不要找我,我已经死刘知府授意老鸨把我害死,还把我剁成肉馅,包成包子给食客吃。”

老爹听完话,差点昏厥过去。小不停地安慰老爹说:“爹爹,你不要为我难过。人总要死的……”

儿,你可不能样死,爹要给你报仇,我给你报仇去。”

“爹爹啊,那刘知府兵丁过千,仇你替我报不。”

“那可怎么办哇?”

“我阴司遇城隍爷,他帮女儿阎王爷那里把刘知府告状。”

“阎王爷?你见阎王爷?”

“见。”

“阎王爷怕不怕,没有把你怎么着吧?”

“没有,阎王爷刚正不阿,为女儿昭雪即。”

“那敢情好,阎王爷帮咱伸张正义,咱该怎么报答哇?”

“阎王爷公正廉明,两袖清风,他不求报答。”

“瞎说。知恩不报非君子,该报答的定要报哇。”

“爹爹,你若想报答,阎王庙给阎王爷磕头去吧。别忘,苏州还有个城隍庙,你还要城隍庙给城隍爷也磕上几个头。”

儿怎么说,爹怎么办。等天亮,我买香火去。”

“爹爹啊,时候不早,我该走。”

“你要什么地方,爹爹方便去找你。”

“我要刘知府家去。”

“刘知府家,可使不得哇!”

“你听女儿说,我即刻要降刘知府家为子。等十六年后,你务必来刘知府家找我。”

“你不说胡话?”

“女儿哪敢,你定要等我十六岁那年,来刘知府找我。”说完,小被鞠赞周将她的魂魄收回,往刘知府家

仗势欺人罪恶深,善恶非自分明。

惩恶扬善终有日,最怕阎罗无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