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乾坤转动出新空,但见光景境不同。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6991

乾坤转动出新空,但见光景境同。

炮碎世界隆破碎,缘惜缘化缘尘。

谁能晓得,那圆心为何而成,只怕锦绣尊。当听到锦绣尊喊声时,在想,刚才还一片分明,怎么突然间,那大好光景却变得如此翻腾起来?这翻腾景象似大难即将来临,将之心搅动得安宁,漂浮

必修祖师说过:“天雾降临,阴阳失衡。乾坤转动,又出新空!”

遐想之余,阴阳乾坤镜慎脱袖而出。锦绣尊见状,惊恐万分。还她眼疾手快,等阴阳乾坤镜落地,便早已接在手中。她谓道:“好险啊五德。阴阳乾坤镜一旦掉落在地,会破碎而焚,殃及苍穹,你罪孽可深重。”言毕,她请碧云使取来一瓶甘草露,把镜子轻轻擦洗一番,交还道:“还快好好收藏起来,切可再次出现这等情况”。

道:“锦绣尊也深知这阴阳乾坤镜接得地气。你说这乾坤镜在衣袖里保存好好,它怎么会突然脱袖而出呢?”

这么一说,锦绣尊把手来看衣袖,却发现那衣袖内乾坤袋上,出现漏洞。她嘻嘻笑道:“五德,也难怪这镜子听使唤,自漏掉呢。来问你,这乾坤袖本来好好,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这么一漏洞呢?你说,你要如实告诉,否则,要音传云中子来,将你这镜子收回去,看你还怎么去完成属于你使命去?”

道:“尊本该深明大义,可你也像碧云使一样,说起这中听话来,好难过呢。你想,自来在这里路上,那镜子并曾脱落。偏偏到地界,乾坤袖才漏洞。锦绣尊知道你对必修祖师说那番话,还印象?”

曾记得必修祖师说什么?”

次,们一同前往必修殿,听必修祖师讲法。当她讲到乾坤轮转时,止一次提到阴阳乾坤镜。她说,阴阳乾坤镜离开乾坤袋,乾坤袋离开阴阳乾坤镜,二相互依存,取可分,守可亲。乾坤袋似铜墙铁壁般坚硬,如果人从中动手脚,乾坤袋怎么会出现漏洞呢?”

“照你说法,你在怀疑从中动手脚么?”

认为尊这方面动机。你若想收回乾坤镜,直接说便,何必给绕这么大一圈子出来呢?”

这番话,锦绣尊低头沉思片刻道:“五德,你乃尊榜首,心灵通达光景,宽心仁厚,善积高远。谁见得尊敬一二。也一直把你看分明舒切,可,可,可你竟然这样通情切,好点悲心。刚才那话,过随口这么一说,并无半点给你绕圈子意思,更没气你之心!”

信,你刚才话,分明在强词夺理么!”

锦绣尊憋气窝火样子,肩膀道:“好好好,你既然这样认为,便再做什么解释。还那句话,阴阳乾坤镜一旦挪窝,必定更换主人。你现在已经成为这镜子主人,也别人能够随便得到。都怪好,说中听话出来,把五德气,”说到这里,她急命碧云使取来针线包,亲自动手把阴阳乾坤镜乾坤袋缝补好道:“为漏洞,你看浪费多少云丝啊。”

碧云使站在一旁,噗嗤一声笑道:“尊,既如此,何请五德尊到明心居织上半天云丝,也好帮你补丝线缺口么。”

锦绣尊见碧云使这般说来,用佛尘去扫她眉毛道:“五德乃故知,又掌管八方地界,这等事。”

把阴阳乾坤镜小心翼翼放进衣袖乾坤袋,见碧云使仍然到明心居去织云丝,看来这话可能当假来听。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那到明心居去织一段云丝给她们看吧。

移步,刚刚装入乾坤袖里面阴阳乾坤镜,突然传来一阵紧接一阵炮隆声,将天地震得左右摇摆起来。锦绣尊急忙放下针线包,放眼朝西南望去,但见树影婆娑,彩云交织,微风吹拂,天界之外一切如斯,并见什么异常,道:“五德尊,你没发现,刚才这声音来确实点蹊跷么?”

言道:“这分明一片厮杀声音!”说这话时,阴阳乾坤镜飞出乾坤袖,像一朵鲜艳妩媚牡丹花,在白云环绕间,缓缓地张开

探头望去,只见光芒四射镜面上,出现一头戴战盔,身穿战袍,坐下一匹白龙驹,手提一把青龙偃月刀高大军汉,被一大堆人悍马壮队伍团团包围在中央。那高大军汉面对强悍敌人,用足平生力气,挥舞青龙偃月刀,左劈右砍,似天神相助一般,挨着即死,碰着即亡。这样连续拼杀将近半时辰,也突出重围。

再看,枣红色高头骏马首领,催马来在高大军汉跟前,将上下左右细细打量一番,嗷嗷大叫一声道:“任凭你铁打身段,也别想逃出手心去。你没看到吗,这里三层外三层都兵马,你若想突破重围,除非你天将在世,二郎下凡。看你武艺超群,浑身胆,倒如来下马受降,归顺大清,某一官半职,享乐荣华,富贵一生,岂为美!”

高大军汉嘿嘿冷笑道:“大丈夫男子汉宁肯自刎沙场,也绝会投降敌人!”说罢,从腰间取出宝剑,欲要把剑自刎之时,晴空里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将连人带马刮到城外一偏远角落里去

刚才那风刮得实在奇,这也平身第一次遇到这样旋风。想,难道这一阵神风,暗中助成?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还点半信半疑,又怕清兵随后追来,慌忙上马,择小路向东南方奔跑。大约跑将近二十多里路程,回头看看,清兵追来,从马背上下来,找树凉歇一脚,继续牵马一步一步地朝前而行。

大约行将近一时辰,看看天色将黑,便拖着精疲力尽身子,牵马匹,来到离此远处村庄,铁定在一老汉家门口讨碗水喝,再请那老汉行方便,借宿一晚,到明日另做打算。

老汉见右手提一把青龙偃月刀,左手牵一匹浑身沾满血迹赤兔马,浑身来向借宿,想:借宿给要发起横来,可怎么斗得过若借宿给,又知这军汉来历,这可怎么好。

那军汉本刚性之人,眼见老汉神思定,左右为难样子,张开大口向那老汉大声一吼道:“强盗,你借一宿,又少你银两,你怕球事。来问你,你借宿于,还借宿于,赶紧给痛快话则!”

老汉听这一番牢骚,点惊慌失措起来。

军汉看老汉胆战心惊样子,口气变得点缓和:“老爹莫怕!实话说,非强盗,并非打家劫舍之辈,断会加害于你。你若闲屋,一间,如若没干脆话,少这般罗嗦!”

老汉说:“小老儿倒闲屋一间,只知你来历,姓甚名谁。再看你浑身带血,好像刚刚杀样子。一旦官兵追来,牵连,小老儿这条老命恐怕也难保啊!”

军汉强压怒火,把青龙偃月刀戳在地上道:“大丈夫男子汉,坐更名,右改姓,愚乃太平军人……”

老汉听军汉说自己太平军人,即可露出半张笑脸来道:“原来壮士乃太平军人?”

军汉拍胸脯说:“难道你还怀疑冒充成么,你看战马,再看战刀。躲避清军追杀,才从常州一路逃到此地。你倒好,还把真当成贼子!”

“实相瞒壮士,小老儿也一子,曾在太平军某事,曾想那犬子在一次战斗中,被清军乱箭穿心而亡……”说罢,老汉泪珠子扑簌簌落将下来。

军汉问老汉道:“敢问老爹,你儿姓甚名谁,烦请如实相告则?”

儿名唤常小宝,在南少林学一身功夫,后来,在一将军引荐下,参加太平军……”

等老汉把话说完,军汉放声大哭起来:“常小宝乃真豪杰也。在九仙阵前,一口气连杀十几清军将士,可说英勇善战,武艺超群,怎耐得九仙镇神出鬼没,幻化无穷,小宝兄弟纵万夫莫当之勇,也难防敌军万箭齐发,幸壮烈而死!”

老汉见军汉哭得这般伤心,把马匹牵到后院栓,带来到一房间道:“都怪小老儿眼无珠,识将军真容,请将军莫要和小老儿一般见识。”

“岂敢岂敢,请老爹莫要称将军,你名字便。”

“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姓鞠字名赞周,名唤鞠赞周!”

“小儿经常说起,鞠将军智勇双全,百战百胜,英勇无敌,堪称神仙下凡。今日相见,果其然。前几日,人们还在议论,说太平军久攻城池下,后又被清军团团包围,全军覆没。请问鞠将军如何杀出重围,脱离险情呢?”

想起突围时情景,鞠赞周长叹一口气道:“当时在敌军阵中,奋力拼杀,怎耐得耗尽体力,本想拔剑自刎,以谢天下。万没想到,在敌人前来劝降之时,乌云突然漫卷,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把卷出城池之外。现在想来,如果那阵扑天而来狂风,将卷起,怕走在黄泉路上。”

“将军命大福大造化大。”

若命绝,岂能来在此地。眼见天色将晚,雾气沉沉,也便行路,请老汉包涵一二,借一宿,定少得你银两。”

“将军说哪里话来,你能大难至此,也算小老儿福分,”老汉手拿扫把,把墙角处蜘蛛网丝清扫一遍说:“你看这房间这么大,将军住在这里着实委屈点,”言毕,便抬脚迈出门去,复又踅回来道:“将军,时下兵荒马乱,到处都清兵,你能逃出来,保准清兵会追来。”

“这也难说,”鞠赞周思忖片刻,为牵连老汉,便从床头站起来,提长枪决定乘着夜色离开这里,另寻落脚之地。

老汉一把抓住鞠赞周沾满鲜血衣服道:“将军,你误会意思哪里在赶你走呢。眼下,这里也太平。一会儿太平军来,清军走。一会儿清军走,太平军来。老百姓最怕什么,最怕清军来扫荡。清军入庄,百姓遭殃。烧杀掠夺,无恶作。全村老少,能躲都躲起来,像这老汉,年纪大,没法躲,只能听天由命,死活下来。你听说,这清军可杀人眨眼。如果看见谁家姑娘长相错,抢走糟蹋算,更,将你杀狗狼。为以防万一,想,你若把那军装、靴子脱下焚烧,岂更好。”

“这如何使得?”

“使得使得,那柜子里还一双靴子两身衣服,本来给小儿做来穿,可怜那小儿命归杀场,也穿看你和小儿身材胖瘦相当,拿来给你穿去吧!然后,在帮你把那胡须剃,往脸上搽些颜料,既清兵来查,们也很难辨别出真假来!”老汉说着说着,泪水一胡子。

鞠赞周见老汉这般认真仔细,怎好生感激。为保护鞠赞周被敌人发现,老汉好一阵忙活,先熬一锅热水让鞠赞周洗身子,又亲自拿来剃头刀给胡须,再换上一身崭新丝绸大褂,简直像变人似

鞠赞周问老汉道:“老爹,看你刚才给刮胡须动作,很熟练。难道你专门做这营生成?”

实实在在剃头匠,这门手艺,也够糊口,”老汉仅会剃头,还会下厨造饭。一会儿工夫,菜,端来一坛米酒请鞠赞周美美地饱餐一顿。酒足饭饱之后,老汉和鞠赞周又聊一阵子,看看天色早,催促早点安息。

老汉出门后,鞠赞周又到后院看看马匹,回屋把青龙偃月刀藏在床下,刚想上床寝,一大队清兵前来巡查。这可:大队清兵来巡查,强压怒火躲过

带头清兵见鞠赞周,恶狠狠地将讯问一番,并什么破绽,呼啦一声撤去。清兵走后,鞠赞周便一头躺到床上呼呼入睡这一睡,睡到三更天。探头窗外,星光依稀见得,飕飕凉风通过门缝吹进来,把鞠赞周睡意吹一干而尽。估摸一下时间,感觉离天明已经很近赶紧起身,急匆匆将衣服穿,给老汉留些散碎银两,便趁着雾蒙蒙夜色,骑马匹悄无声息而去……

大约半时辰,前面突然斜插出一队面目狰狞、杀气袭人兵马呼啦啦挡在路中间,阻住鞠赞周去路。

鞠赞周仔细观瞧,但见这对人马足上百号人,面对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好渗人。寻思,这队人马既像官兵,又像劫匪,们究竟什么人,为何要阻挡自己去路呢?思来想去,也知究竟,将青龙偃月刀横在胸前,大喝一声道:“前面何人等,为何阻挡去路。”多少遍,对方只挡在那里,纹丝动,也言语。这可急坏鞠赞周,本想催动坐下马一鼓作气冲杀过去,怎耐得这队人马四处开花,将围在当中,任凭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这样左冲右撞,始终能挪动半步。

碧云使道:“锦绣尊,你看那些凶神恶煞,想放过鞠大官人,这可如何好?”

锦绣尊道:“这群妖孽,好好在兽魂道呆着,偏偏跑向鞠大官人来索命,这还得。”她急命碧云使锦绣绳,将这群凶神恶煞捆绑起来,丢到死灰谷,绝后患!

问锦绣尊道:“这群妖孽,为何要阻挡鞠大官人去路呢?”

“鞠大官人性本善良,那些妖孽在兽魂道被云中子关押千年余。而今,鞠大官人行走在兽魂道上,它们岂来讨血喝道理。这些妖孽一旦喝鞠大官人血,它们会接风行路,转化成人形,知在人间还要制造多少乱子出来。”

解地问道:“如果你能见得这般场景,鞠大官人岂们夺性命去?”

锦绣尊道:“这里面都定数,否则也阴阳之说。鞠大官人性命如若断,心机幻身之体将何去何从矣!”

“此话又从何说起呢?”

“必修心经云:阴阳一脉,天地相通,通达共心。天地间之情 事定在一路数,总在法正之中,打开法德之门,造证法之心,再入法德之门。只过朦胧世界,生活在糊涂心情之中,能名目罢,但也随便将心目打开,想世间之人看什么既看什么。自从上德造世间以来,每一人,每一件事都在阴阳乾坤镜照耀下,去反射人类生存、发展、奋斗、拼搏足迹,这人类生命发展本质。在界外理论之上,一需要演变、生成概念核心,完全取决于宇宙体系正确把控。路数引导得当,理论会舒畅。路数引导当,理论会荒唐透顶。从古至今,人世间出现多少荒唐透顶事情,出现多少苍茫情景。如果翻开世界记载,应该说很大天文数字。实际上,这天文数字已经达到极限,因此,世间万物只通过断地循环,再循环,才能达到世界完美统一。天地作为一生命抗体,所承担责任艰巨。这正如你在阴阳乾坤镜当中所看到一样,当你看到正在断变化、延伸画面时,你会惊愕万分,惊诧已。这为什么,那因为你心体完全脱离朦胧糊涂世界,给你带来些苍白景物一样。你越感到事物苍白越想探究竟!究竟什么?很多世间之人都带着这样思维方式,去断地发展、生存。到头来,们得到对自身心灵否定。原因们没对事物感应意识。当然,聪明心体在善念引导下,会发现一宇宙本质概念,这便体外生命断延续。五德尊这么多,你大概也明白其中一些缘由吧。你刚才问,鞠大官人作为一凡夫俗子,怎么会为心机打开法德之门呢?这问题症结,为把这问题搞清楚,这需要你静下心来,要受到任何外在因素干扰,专心地去接受世界靠近你力量,你会感觉到一朦胧世界,逐渐逐渐地开始凝聚你心思,开拓你心智,打开你沉重心锁。知你感觉到这种力量凝聚,如果你感觉到,这世界会展现你眼前。如果你看到话,这世界你要展现世界。你感觉到么?”

“锦绣尊感觉到,这种力量在向靠近,你没听到吗,你快来听,阴阳乾坤镜里发出声音,这声音离越来越近。”

锦绣尊把耳朵伸过来仔细听听,把云布收起道:“哦,五德,听到,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

“那心机、媚娘在窃窃私语呢。”

锦绣尊解地问:“心机、媚娘实心之体在必修殿静修么,们怎么跑到阴阳乾坤镜里来呢?”

“锦绣尊,来到阴阳乾坤镜里面只心机、媚娘,师畏也在其中呢。”

“云中子究竟想玩什么鬼花样,搞什么鬼名堂?在心机、媚娘还没归心之时,怎么随意让们钻到阴阳乾坤镜呢?”

“云中子说,心机、媚娘久即将归心,凡体肉胎在人世间历经几多磨难,造化少常人常事,所以,必修祖师决定将心机、梅娘前往迷魂殿接替边枚扈大长势执事,这也许们进入阴阳乾坤镜主因吧。”

“既然这样,也只好如此!”锦绣尊伸手向空中默念片刻,只见一物件从半空中飘然而来,落到阴阳乾坤镜里去

问锦绣尊:“那何物落入镜中?”

锦绣尊轻轻抚摸一下阴阳乾坤镜道:“这归心榜,你可晓得它为什么要钻到镜子里吗?”

曾记得,必修祖师说过一句话,等到归心榜和阴阳乾坤镜合二为一时,天下众修将会逐渐前往归心榜来报到。”

“好,既如此,请心机、梅娘速来归心岛报到吧!”

锦绣尊话音刚刚落下,心机、梅娘便从镜子移步而出。们见到锦绣尊,忙上前施礼道:“锦绣尊,你只顾和五德边观路之道,却为何将俩弃置镜内而顾呢?”

“非也非也!”锦绣尊请心机、梅娘依次坐道:“雾开天地之时,阴阳必将倒转乾坤,但见那河水反流,光阴倒飞,凡间景象轮回飞转,正定格在鞠赞周从此时走向彼时过程中欲问鞠赞周来历,恰在此时,你们二位又出离那阴阳之境,大家一同来拨开那镜中雾团,看那镜中情景,也好让五德早归心位,让五德早回五德居传经讲法,公证法 轮,你们二位也好揭榜受命,到那迷魂殿护法,再造那世间法源吧。”

心机、媚娘听罢,等凡心脱体,自喜生。

锦绣尊抬眼西望,眼见日落西沉,将衣袖舒展,只见凭空刮起一阵微风。随着微风东来,但见那归心岛之水似排山倒海般超定心楼滚滚而来,一直漫过定心楼第二十台阶。刹那间,台阶下变成微波荡漾一片汪洋。在锦绣尊示意下,把阴阳乾坤镜轻轻地摆放在海面之上,那镜子却随着漂浮海水,飘向漫无边际苍穹之间,它像一道无边无沿天幕,徐徐拉开

心机低头望去,刚好看到鞠赞周骑马匹,飞奔在一条羊肠小道上,便和说:“五德师弟,你看到那骑马壮士没?”

道:“还正想问你呢。刚才,锦绣尊还说你和这壮士一段很深缘源呢,难道这成么?”

在必修殿静修千年,云中子传法门,腾云驾雾无所能,法外之身广化千万,云游四海瞬间可行。尔后,云中子命云游东方,救度苍生。在回必修殿路上,瑾铭请到她金铭阁研发响雷步云之法,意被可佛在云中子面前暗中使绊,诬陷对瑾铭别恋生情。由此,被贬落凡尘。好在云中子爱佳,将三魂六魄分而之,一半留在必修殿,一半被打入凡间,历经那世间万般之苦。若论凡间辈分,这鞠赞周应该老祖父。必修经曰:仙路通凡,行可善道。这鞠赞周一祖父,平生善布施,德缘聚,也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一股善德之气凝成一股刚火变成一张纸条飞到必修殿。字条写道:‘能成道,但愿上苍能降道家,将建道观,修寺院已敬香火而修行为之路之。’云中子看罢,便将这张纸条压在法坛之下。”

问心机道:“这法条可内容否?”

心机言道:“法条上说,凡间一善人,一心向道。心在道,道在心。心机再现,岂能无道。”

听后,所悟道:“原来如此,难怪乎,在鞠赞周被清军层层包围之时,云中子施展狂风之术,救那鞠赞周性命,都因为你缘由。”

心机道:“起初,晓得这法条秘密。在乾坤镜里面听到凡间阵阵厮杀声音,才所悟。为此,便和媚娘争论起来,她要赶快出镜救人。说,云中子自安排,无须咱们去出头。”心机说着,便由自主继续超凡间张望,想看究竟,看看鞠赞周究竟要到何方落脚。在这时,平空里响起一声惊雷,天幕突然合闭。

死心,向锦绣尊纠缠道:“清楚看到,那惊雷从你手心发出。你为何将天幕关闭,难道你想看明白,看鞠大官人要向何处去么?”

锦绣尊道:“该看总要看该看无需看。必修经云:实体之心一旦和幻身之心交融,那心机之幻身之心会破碎,岂心机到迷魂殿执事大任。”

心机解,解。梅娘开言道:“锦绣尊,你妨道破秘密给大家听。”

“文章在后,岂能语前,密可宣。”锦绣尊遂吩咐碧云使即可带心机、媚娘前往归心殿闭关提。

这正

雾开天地景象成,阴阳倒转物明。

光阴倒飞流水进,飞转轮回续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