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阎王报恩受憋屈,五德从中和稀泥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12918

作者/五居士高占生

诗曰:

梦游望乡台,油炸贪乐开怀。

天门殿内遇古旧,敞开话语舒心来。

在俗世世界中,总些说清道明的事情,那些自以为者为高高在上,就把自己当成万事通,无所知,无所能。看在这界外世界,处处谜,谁能将这谜底揭开,除非道能生道,成就大,方可万物清明。

闲话打住,咱再说上海辖府这件事,五想,个小小的辖府,就因为来自摩羯山,被阴阳乾坤镜降服,还依然能如常般做的辖府,这叫人情何以堪。

常判说,与己无关,闲事少管,清闲中方能求得圣贤。人、鬼、神、仙、觉各使命。在我看来,用阴阳乾坤镜降服上海辖府,这也必修殿赋予个必须完成的使命。使命完成,就请五兄合上镜盖,放上海辖府回的府邸去吧。

就在五即将合上镜盖之时,上海辖府突然双膝跪地,给磕起头来。

道:“何意?”

上海辖府道:“如果尊者手下留情,我早就飞灰湮灭。多谢尊者好生之,放我马。”从地上爬起来接着说:“自我还在摩羯山修行时,就听摩羯祖师提起喜好酒水。正好我那里储存摩羯山酿制的上等好酒,五尊者如看得起小神,就请和常判我那里小酌几杯如何?”

常判道:“请辖府无需多言,我和五兄还重要事情处理,那里我们就!”

把镜盖合上之后,便对常判道:“那厮处既好酒,我前往小酌几杯也未尝可?现在,我真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常判捂嘴嘻嘻嘻笑道:“五兄,那里能去的。”

“缘何去得?”

“那个臭气冲天的所在。也就说,那些做尽坏事的员们死后,全部变成虎狗、豹狗、狼狗。这些狗们就拴在上海辖府的臭屎山上,专靠吃这些臭屎来维系魂魄。”

“既然这样,咱们去也罢!”

那里,云中子尊者再三叮嘱我说,处理完上海辖府之事,要我务必陪阴曹走遭!”

阴曹究竟个什么样子,五还真知道。究竟多大,也并知情。通过这次阴曹之行,才使,天多大,阴曹就多大。再说直接点就,凡人的地方,就魂魄的出现。

阴曹阎罗大帝掌管,阴曹的最高统治者,长居阎罗殿,其下阎罗无数,行政区块划分和人间行政区块划分相同。阎罗殿高耸在击鼓山西段,方圆千万里。

所经过的阴司地段,处处氤氲遍布,怨声载道,叫苦连天,车水马龙往来断。

和常判兄后而行。

“五兄,前面那个去处吗?”

“看,好像还几个大字,”五睁眼细看,怎么也看清究竟写什么。

“那就人间传说的‘望乡台’三个字,由必修祖师篆写而就的‘望乡台’三个鎏金大字,至少也上百万年。”

“必修祖师?”

可曾见过必修始祖?”

“五兄健忘。我曾前往必修殿听必修祖师传经讲法。只见她身坐莲台,头戴彩霞紫云冠,手握必修经卷,举目四海,微笑无边,好神气!”

说话间,五和常判兄就望乡台。望乡台,实际上就个土台,它贯穿东西南北,条条大路直通千万高山、峻岭、丛林、河流、城池和乡镇。大路两旁种满蒺藜,路面上洒满鲜血、利刃和幻影。

靠近望乡台的地方,蒺藜、鲜血和利刃就逐渐减少,随之而来的皆铺天盖地的火刀、火棒、火锤之类的器具。望乡台下,它所呈现出来的景象,却彻底变,变成片又片火海,变成幅又幅惨忍睹的画面。

最显眼的,在火海当中还悬挂个千万斤重的油锅,油锅之大难以用数据来形容,油锅内烈焰熊熊,乌烟似海浪般停翻滚……

站在望乡台,举目俯瞰,万事万物尽收眼中:花草合。树木落。河流失。峻岭变幻如影。住宅若显若隐。行走者络绎绝,昏昏沉沉,的步履蹒跚,的健步飞腾。

再看那飞腾之人,其高度也各相同。接近地面匍匐飞腾的,远离地面仰身飞行的。给五印象最深的个身穿紫色锦缎长袍,头戴顶黑色鸭舌帽的年轻人,它飞行的高度离地面足两米高,飞行之速度也要远远快于其正在飞行的人们,很久很久,才飞望乡台。

飞在空中的感觉。

道:“感觉很累,就怕突然掉地面上。”

又问道:“知道这什么地方吗?”

道:“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再问道:“现在这里,还想何处去?”

道:“我想回家,就回家的路。”

问常判道:“看这年轻人好好的,怎么连自己的家在何处都晓得?”

常判把五边道:“没看见刚刚经过黄泉路,飞望乡台么。凡黄泉路,望乡台的人,那回家的心路就给封死。”

“我曾记得也来过这里。我能回去,怎么就能回去呢?”

这句话,常判把天几乎都给笑破。常判道:“五兄,梦游望乡台。可寿数已终,如再回去,还要那生死簿何用!”

“如常判兄所言,该年轻人已经过世成?”

常判和五番话,被那年轻人听清二楚。当自己已经死的话语时,年轻人用手扭扭自己的臂膀,使出浑身力气抖抖身子道:“这玩笑话可随便乱说的。们看,我浑身劲,怎么会死呢,这万万可能?”

个记事员向年轻人走来道:“快快随我来!”记事员把年轻人带进间小屋子里,让张桌子上,拿毛笔在砚台内沾墨汁,从个厚厚的账本上记下的名字道:“来看,这的名字?”

那年轻人道:“错,我就叫石三盟。”说完,就急着要回家。

记事员把回来道:“请在名字上摁下的手印!”

那飞来的年轻人按完手印后,就被另外个长狗头的记事员带远处的个亭台上道:“先在这里歇息片刻,若渴,就亭台边上去喝水。”

那年轻男子心里直想着回家,急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边哭边向那记事员哭喊道:“我要回家,若知道我家在何处,烦请指引下如何?”

“石三盟,若要回家,可能好好想想,家里还什么事需要料理得?”

跪在地上哭诉道:“我个妹妹,自京师大学堂毕业后,就远嫁东瀛去。因我母亲病危,我就发电报给她。前天她发来电报说,日即可回国省亲。求求,能能给我指条路。让我尽快回家,照顾我那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去。”

和常判走上亭台道:“常判,这年轻人对老母亲能这片孝心,实属易,还回家去完成未的心愿吧。”

常判拍记事员的肩膀道:“如此大孝之人,实在难得。让心愿,速去速回吧。”

记事员:“也时候。”只见记事员把年轻人从亭台上推而下,摔倒万丈悬崖下面去

对记事员大喝声道:“缘何要把从这里推下去呢?”

记事员向五抱拳施礼道:“五尊者,为完成的心愿,我也只好把从这里推下去。”

“这万丈悬崖,还摔死才怪呢!”正在五对此赫然而怒之际,常判捧腹大笑起来。

记事员道“尊者切别动怒,看,那什么地方。”

张目细瞧,这北平前门外的九弯胡同么。真切地看,夕阳西下,抹淡淡的阳光柔和地洒在那些幽深的小胡同里。 在精致四合院内的间屋子里,那年轻人和母亲直挺挺地躺在两块木板上。

在两块木板中间,个头戴蓝帽子的女子,会儿紧紧地抱住母亲的头,会儿又紧紧地抱住年轻人的头,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母亲啊,哥哥啊,妹妹回来晚,我连母亲、哥哥最后面也没能见上。我可怜的母亲啊!我可怜的哥哥呀!如果们能睁开眼睛,让女儿、让妹妹再看上眼该多好呀。”

石三盟微微睁开眼睛,从木板上做起来,看见妹妹悲痛欲绝的样子道:“妹妹,可回来!”

看见哥哥醒来,那女子又头扑母亲怀里,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大哭大喊道:“我的可怜的母亲啊!哥哥醒,您老人家也快点醒来吧!”

石三盟看见母亲也躺在木板上,以悲恸,肝心圮裂。站在望乡台上的记事员向喊话道:“石三盟,心愿已,此时回,还等何时!”

年轻人听望乡台上的记事员这么喊,便自主地飞望乡台,跪在记事员跟前道:“都怪我这个孝顺的儿子,我刚刚回家见母亲和妹妹,怎么让我和们多说两句话呢?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年轻人边喊,边往悬崖边上靠去。

记事员把将拉住道:“缘尽情已经没什么可说的,赶快过鬼门关去吧......”

年轻人刚被拉走,路面上又走来个人。这个人好像在跑,跑的速度十分惊人,步就跃过这洒满鲜血和铺满利刃的路面,直接跑望乡台上。

记事员记事完毕后问道:“......什么未的心愿?”

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跑这么快吗?这么远的距离,我怎么步就迈台子上?”

记事员说道:“大孝之人,再往后就该飞。”

“我还能飞?”

“能!”

“怎么个能法?”

看,那匹高头大马嘛!”

必修祖师身前的梦幻静子将马匹牵跟前道:“请上马!”

会飞的人见马匹,兴奋已道:“这么漂亮的匹白马,鄙人敢骑的。”

梦幻静子面前道:“梦幻静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白马必修祖师的坐骑么,缘何给来骑呢?”

这会飞的个图瓦人,出生于新疆禾木村户贫困人家,为卖肾救父,结果就死的孝心感动必修祖师,决定破格将列入仙班,由梦幻静子前来接应,前往归心岛,位列归心榜单。

孝可感天动地。这世上的人,糊糊涂涂来世上,心自我,虐待父母者比比皆。殊知因果自报应,头来,落得个六道之内,做牛做马的勾当。看那牛马虽会言语,对于人话岂它听懂的。牛马为人,世世为人。人做牛马,万世得做人。看这会飞的人,只因片孝心,就能归心。归心榜把孝列位归心榜单,教化世人,自道理。

问那图瓦人道:“知道现在何处吗?”

知道!”

现在最想知道的件事什么吗?”

图瓦人拍胸脯道:“就我老父亲。让我最牵挂的老人家的病情。”

“既然心里牵挂老父亲的病情,何赶快回家看个究竟?”

“我飞得太远,找回家的路。”

梦幻静子拉住的手道:“看,前面那个地方家么?”

图瓦人站在望乡台边上看道:“我老父亲在哭呢,在哭啥?”

把心脏给老父亲,哭吗?”五旁插话道。

“这样哭来哭去的,我老父亲会哭出病来的。行,我得赶紧回去,劝劝老父亲,能让老人家哭!”说完,图瓦人就回家

家里,见村子里来很多人,年轻点的都身披白麻布,头戴白孝帽,围着具棺材正在转圈子。走进由松木垒砌的木屋里,见父亲道:“老爹莫哭,老爹莫哭。”怎样说,老父亲看也眼,更别说话和

梦幻静子把从屋子里拉出来,告诉说,月阴晴圆缺,人悲欢离合。已成仙,就要纠缠于这世俗的事情。梦幻静子扶上马,那马腾空而起,前往归心岛,位列归心榜单提。

看那图瓦人前往归心岛,就和常判说,这好人自好人的去处。常判道:“五兄,这次来望乡台,的两个人,否也要写进的《归心榜》里去呢?”

“我也在想,如能把我在这里的所见所闻都写书里去,那世上的人肯定会对我耻笑止,说准还会把我当成疯子来看!”

常判知道怎么,五说这话,那张合拢的嘴又笑开:“五兄,快来看,这回让我笑,怕也笑出来。”

扭头去看,在望乡台前边的路面上又走来个人,这个人头戴帽,身穿服,步地蹒跚在充满鲜血和利刃的路面上。

每走步,就要爬在带粘性的血路上喝两口鲜血,然后,再踏上那晃眼的利刃。利刃插进的脚心,疼得欲哭无泪,欲说能。当摔倒后,那利刃又插满的全身,把插得简直体无完肤,成人样就这样路走来,忍受着这剧烈疼痛,那堪入目的血腥场面实在惊心动魄。

常判问五道:“五兄,仔细看看这个头戴帽,身穿服的人个好,还个狗呢?”

“常判兄,我看衣冠楚楚,眉目和善的样子,怎么会受这般煎熬,已经让我难以忍受的地步。”

“从外表看来,此人绝对个风流倜傥、谦谦君子。可哪里晓得,就这样个风流倜傥、谦谦君子模样的人物,知道害死多少无辜之人。仰仗自己,处处搜刮民脂民膏,欺行霸市,愚弄百姓,抢**女,草菅人命,贪污成性,恶贯满盈。如果剥下的伪装,就会彻底看清的嘴脸多么的丑陋,心地多么的肮脏没看,黄泉路上铺天盖地的利刃嘛,每把利刃都陷害致死的个冤魂。这些冤魂听说要来,就都争着变成利刃来报仇,来雪耻。”

黄泉路上那么多人,们为什么走鲜血和利刃前,都变成黄土和绿草。当这个头戴帽,被利刃钻脚心,插遍全身的人出现在五视线里的时候,五怎么也想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这就印证人间常说的那句话报还报,报,时候未。”常判兄亲执五之手道:“五兄,看这狗朝望乡台来望乡台,可以问,问来自何方,此何干?”

(二)

这狗拐,气虚喘喘地爬望乡台,等五上前向问话,看见五张口就要水喝。水这东西,对人来说,那就命。当口渴的时候,若要没水,那滋味可够人受。刚才,这狗说,走上千里路,才来在此处,看见五和常判,就像抓住根救命稻草。在看来,只要人的地方,找口水喝又何难。

可怜兮兮的样子,本想要记事员赏碗水解渴,却被常判拒绝。常判道:“五兄,这里的水可谁想喝就能喝得的。尤其像这等模样的人,就更可能。”

感觉很没面子,便责备起常判来。碗水么,也什么值钱的东西。想却这般小气。常判说,五兄,非我小气,而知内情。当问过的来历后,否赏水喝,由决定如何?

找回面子,五问那狗道:“请问怎么称呼,家住哪乡哪关?”

道:“鄙人姓杨名自铸,祖籍浙江省宁波市龙山镇方家河头村。”

如何落得这般天地,弄成这般模样?”

人举报我吃请受贿,贪得无厌。随们说去吧,我怕谁,我谁都怕!”

“此话怎讲?”

钱能使鬼推磨。我钱,钱,?”

说起钱来,怕没人喜欢的。自古至今,和钱结仇的人几乎为零。人们为生活,拼死拼活,就想挣个盆满钵满,把小日子过好。可的人,为钱,投机钻营,坑人利己,这样的人也在少数。人旦钻钱眼里,那问题也就来。就说这杨自铸,照的话说,个**要员,很多钱,还嫌少,还嫌够花。就想着法的去圈钱,这圈就两个多亿。

道:“个**员,从哪来这么多钱呢?”

杨自铸道:“若问起这些,妨听我给慢慢道来。人要挣大钱,就要想法去做。做,手中权,钱也就好挣刚才问我,哪来两个多亿?瞒您说,这些钱买卖国家土地赚来的,开妓院的鸨母送来的,的孝敬我的,还国家扶贫款装进我腰包的。我的钱多钱,就可通天,人告我吃请受贿,贪得无厌,都妈的扯淡,人想把我扳倒,都扯淡去吧?”

这些钱外,还什么呢?”

房子,别墅,高级轿车,还二十多个女人。”

“看看现在,什么?”

“该的我都,我什么也。”

“我觉得还缺样东西?”

“开什么玩笑!”

“这岂玩笑。我来问现在最需要什么?”

“我现在最需要找口水喝!”

“这里没水!”

“那什么?”

低头朝下看看便知端的。”

杨自铸低头去看,离远处,口注满猪油的大锅。道:“我喝油,我只要水喝!!!”

喊记事员道:“快过来,问问要喝水之外,还其它心愿?”

记事员问道:“杨自铸,喝水外,还其它心愿?”

杨自铸乜斜记事员眼道:“我现在唯的心愿就喝口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记事员道:“这里没水!”

杨自铸听罢此言,怒目圆睁道:“问问我谁,我升副部,部下个连之多,如果们在的话,别说和们要水喝,就要金山银山,也得给,缘何就能给我碗水喝呢?”

若知道自己早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情景,那话怕这样说。临行那日,烈日炎炎。人给端来断头饭,将那饭洒地。只因绝食之故,才饥肠辘辘,口渴难耐的下场。这也就人临死之前,喝好吃饱的原因。要然,黄泉路,那便自找苦

记事员看仍然处在迷雾里,就提醒道:“已经被判处死刑知道吗?在临刑前,把饭菜洒地,还口出狂言,打骂断。可记得这些?”

“切别胡说。我这活得好好的么。老弟,我钱,我两亿多钱。给我水,我给钱,给好多好多钱好好?”

“钱在何处?”

“被个和尚保管起来。”

说,个和尚把的两个亿保管起来吗?看看那和尚现在何处?”

杨自铸顺着记事员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和尚正在望乡台下悬空中的油锅里接受油煎呢。

也要让我那油锅里去?”

错,必须油锅里接受煎炸。”个女管带持把大片刀,气势汹汹走来将杨自铸轻轻挑,就给扔进油锅里,炸九九八十遍,才把望乡台上。

记事员道:“杨自铸,油锅里的滋味如何?”

“这什么地方,们为什么用油来炸我?”

“这里望乡台!”记事员强迫画押签字后,便和当值的狗头狱卒道:“快带鬼门关接受惩罚去吧。”

狗头狱卒用根绳子,将狗牵往鬼门关而去。

望乡台距鬼门关约千余里。五本意要随杨自铸在鬼门关的路上走走,看看的。怎奈的这路上,山被墙挡,路被沟阻。看那墙,高入云端,就使出冲天的本领,也难以翻越过去的。再看那路,沟深千尺,深沟之下长满火石,要掉下去,还给火石烫死才怪。正想之余,再看那杨自铸,早被狱卒牵朝着山墙的方向走去

眼看杨自铸快要走山墙跟的时候,突然从墙下窜出群饿狼,将团团围住,声言要吃它百遍。杨自铸听,抱头鼠窜。狗头狱卒将绳子紧紧拽,便将拽往条蜿蜒小道上去

这蜿蜒小道也就尺把宽,道旁长满菱形树,菱形树上爬满毛毛虫,人要挨上,那滋味肯定很难受的。五问常判道:这千余里路途,设置重重障碍,知这狗如何过得去?

常判道:这路上机关重重,要想走完这千里路途,没个年半载,怕行的。说,这阴司的路途同凡间,走过距离,便另外段距离。千余里路走起来,也就相当于人间的三万里。它可以变长,则可变短。大部分贪几乎就走在这段路上,由于慎掉进那深沟里,被火石粘住。这粘,旦遇上山风刮来,被山石粘上个二三百年者之。在人间的那些个狗,如果晓得这隐私的机关,能能收敛些,也很难说

常判的这番言论,五就想,通过个什么渠道,把阴司的这些事,传播人间去,讲给人们听听。常判说,的心思错,可就没人信的。们会説的这些话,都些鬼话。年,个把守鬼门关的执行,幻化成个和尚,被阎王爷派往人间宣讲《鬼门关说》,没个人能听进去的,这说明些人多么的无知。人都因过于相信自己,而忽略说,头来弄得个魂守舍,也只能怪自己的眼光太短浅

问常判,那狗头狱卒也跟着这狗们活受罪。常判道:五兄,知,狗头鬼卒在阴司差,没看见身后背着的行囊么。那行囊旦打开,就个住处。只要狗饿狼什么的,就会打开行囊,钻进住处去休息。等醒来,见狗被饿狼吃上个几百遍,才动身。狗头狱卒的差事就看管这些狗。听常判细说这里面的故事,五真的十分爱听。可常判说什么,今天也就讲这么多,说完就拉着五赶紧上路。

道:“这山路机关重重,又被山墙,深沟阻隔,如何过得去?”

常判道:“这路怎么也把五兄的双目给遮挡?”

“山墙、深沟就在眼前,难道么?”

“遇山墙挡路,只要想墙开,那墙就自然打来开。遇深沟,只要想深沟在,那深沟就变成平路。五兄,这话我也只能和说。回人间,切别说给那些和尚、道士们听就。”

细究,常判笑而语。只见从袖筒里取出样东西交给五道:“五兄,看这什么?”

接来看,那块门板,块手掌大小的门板而已。看这门板的用处,坐在上面,它就会飞在空中,和光速相上下。其实,这块意念板,说变就变,它变化万端,很灵性。当五刚刚站门板上的时候,脚下即刻生出片的白云来。五问常判道:“我们脚下怎么出现厚厚的层白云呢?”

的,这专门给铺向鬼门关的云路。在这云路上行走的话,我们即刻就鬼门关!”

“也好!”

说话间,五和常判兄就来鬼门关前,见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正坐在关外东张西望。那关外风势甚大,把两边的参天大树刮得东摇西摆,呼呼作响。这青年男子居然能够坐在这里,也怕被那猛烈的狂风吹去?

常判兄道:“五兄,这风虽然猛烈,但只阴风而已。”

“哦”,五走下云路,问这青年男子道:“进鬼门关,在此作甚?”

“我在这里等个人,我要等,和起过鬼门关。”

要等的那个人,现在何处?”

家居浙江,也小的。”

缘何再此等?”

没看利用最恶毒的手段剜我的眼睛,割我的喉管,还霸占我的妻子吗?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还用剧毒将我毒死。在黄泉路上,幸亏我碰上个相识,告诉我说,那个狗被判死刑,今天要路过鬼门关,所以,我便在关外等,定要和算算这笔血海深仇之帐。”

“请问怎么称呼?”

“人称傻小二的便。”

常判兄道:“五兄,望乡台距鬼门关约千余里路,又被山墙、深沟阻隔,想傻小二就这样傻等,还知道要等那狗多久,才能达这里?”

知常判怎会说出这等话来,难意帮那狗行路成,还其故?

常判手指那傻小二道:“五兄,看这傻小二也怪可怜的,要就帮帮这傻小二,把那狗来,也免得傻小二在这里苦等?”

想,可恶的常判拿这话来取笑我。我哪来这等本领,将行走在千里之外的狗擒来的本领呢?猜常判说什么:“若论本领,没人能比上五兄的。身上所带的阴阳乾坤镜,什么做来。只要肯用那镜子,在镜子里取个狗头,那狗就被擒来么。”

瞒大家说,这阴阳乾坤镜的机关确实少,这就和照相机样,只要把景取好,按动快门,人像就会出现在镜头里。五这乾坤镜神奇就神奇在,把镜子刚好对准正行走在山路上的狗时,那狗还真的被狗头狱卒瞬间带鬼门关前。

鬼门关,上千号鬼卒把守。们个个长得青面獠牙,形象狰狞,甚吓人。据常判兄说,这些鬼卒都从清色的畜生道而来。们专门靠吸贪的血、吃贪的肉来保持形体。好人的血和肉它们敢吃的,旦吃,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得超生。今日,好容易等来个狗,这些靠吸血为生的鬼卒们,就争先恐后,蜂拥而上的去吸那狗的血,啃那狗的肉直把狗啃成把骨架为止。

常判问傻小二道:“这个狗就剩把骨架也拿的这把臭骨架来撒撒气呢?”

傻小二飞脚踢在狗的骨架上,冲破口大骂道:“狗睁开眼睛,看看我谁?”

杨自铸抬眼细瞧,眼见傻小二也在这里,简直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小二早就死么,怎么会在这里,难成我在做梦成么?

狗头狱卒歪着脖子笑起来,道:“要傻小二被残害致死,岂能在鬼门关。之所以没过鬼门关,就在这里等报仇呢!时现在,晓得自己死,可的魂还在。这魂要受罪起来,谁也帮的。在世的时候,飞扬跋扈,好好做人,就等报应吧!”

归心榜在对被冤死的人中,曾这样段语录。世间死,病死、枉死、摔死、吊死、淹死、烧死、饿死、气死、撞死之分。被枉死者,留号望乡台,梦醒生死间,雪耻鬼门关。阎罗殿诉冤,常判断案。鬼人村修体,三百二十天,再投胎抱怨。这投胎便去冤家,生死自生死还。这就冤冤相报的道理

至于傻小二,心里想的就报仇,看见杨自铸,恨能剜的心,吃的肉。将杨自铸踹脚,又愤力朝的头盖骨踹脚,便又怒可遏地大骂起来:“好个残害良民,霸占别**室的狗、贪,我今天要把打成个稀巴烂,让永远得见青天。”

傻小二伸开双手,把将的骨架抓在手中,狠狠地拆七七四十九根,方才解心头之恨。

鬼卒们把傻小二拆散的骨架重新安装好,便又开始向这杨自铸步步紧逼道:“原来个昏、狗、贪啊,昏、狗、贪钱,钱,快快拿钱来,如果没钱,今天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好好好,我给们钱。”那狗住地磕头道。

“钱在何处?”

“在五台山。”

“我们可好骗的,五台山神圣可侵犯之地,我们怎么能那里取钱呢。”个带头的鬼卒厉声大骂道:“要听这狗的鬼话,小的们,赶快将这厮从鬼门关上扔下去吧!”

常判急忙上前阻止道:“们把从鬼门关扔下去,旦成孤魂野鬼,还知道要祸害多少苍生呢。其实,这狗刚才所说并假,五台山新去道高僧,半月后,要在五台山举办场盛会,利用这狗的钱财,超度上万名由畜生道而来的鬼卒。昨天,我查生死簿,们也都在其列,久就会转化形体,往生道去。”

那为头的鬼卒道:“判说我等出头之日,那就饶这厮吧!”

杨自铸毕恭毕敬地给常判头道:“谢谢您给说情。”

“常判这样的恶鬼所谢的吗?”狗头狱卒,抬腿冲头上射泡狗尿道“还快跟我阎罗殿去报!”狗头狱卒牵走出鬼门关。

傻小二问常判道:“听说阎罗殿经常施舍米粥,这几天来我也饿,我能那里寻些吃的来?”

常判对傻小二道:“施舍米粥天门殿的事,阎罗殿干什么?”

“望乡台记事员告我说,过鬼门关,要我必须阎罗殿去报的。”

就别去报!”

“我缘何阎罗殿去报呢?”

(三)

傻小二被枉死,照必修殿那段语录来说,应该先阎罗殿诉冤,再鬼人村修体才。就因五句话,让常判左右为难起来。常判说,阎罗殿程序严格,我个小小判,岂敢擅自做主,将送往生桥去?五强人所难,之所以建议把傻小二送往生桥,那想起《必修辞》里面的事情。

诗为证:

鬼门关,相助冤魂报仇冤。

生桥上来相送,自清风迎清

常判道:“五​兄,既然《必修辞》早安排,那就给傻小二个好去处。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和阎罗大帝禀告,意下如何?”

还算常判比较情理,将袖子伸,就将傻小二送生桥去生桥桥高三千尺,就在子母桥东南方,这通往人间去的唯条金光桥。能够在生桥走向生道的魂魄,那都帽可戴之人。自此,傻小二降生户达贵人家为子,后来居要职,为方,清明留史,自在话下。

自傻小二走进生桥生道投胎后,常判便和五行云路,直奔阎罗殿而来。五行走在云路上,时时地低头向下看去,但见成千上万的人们,身背行囊,步履蹒跚在寒霜似雨的路面上,受尽上百个管代(阎王殿的鬼头)千般**,毫凄凉悲惨哉。在这人群中,小,女,苟延残喘的病人和那看见路的盲人。

常判说,这些人自望乡台报号后,就在鬼门关外聚齐,再听候管代点名报号。人员,那管代​便手持利刃,站在风火轮上传达号令说,鬼门关距离阎罗殿少说也要1万里路程。途中还要经过冰凌山,热水谷,雪耻林、天门殿等26个关口,尔等若要受那寒风霜打,饥寒交迫之苦,就把吃的喝的全带齐。途中,可没客栈歇息。谁要敢停下来,我这利刃长眼的。听管代这顿训话,把那人们吓得胆战心惊,胆小的把裤子都尿

世人常说,求得生死,再也愁穿和吃。以为自己死就万事大吉,却这么回事。人死也就次,当,从鬼门关阎王殿再求解脱的路上,那磨难可就来。五这些行走在半路途中的人们,被摔死,就被管代活活打死的比比皆。这死,要想再走轮回,那可千万年以后的事。活下来的人们,即使最后道关口天门殿,已经饥肠辘辘。古时候,很多小说家在描述阎罗殿的时候,都这样写道:“鬼门关乃丹药关口,关口设大锅口。每鬼卒而至,孟婆便将锅内所煮米粥盛碗,给那鬼魂灌下之。也就说,这迷魂汤强制性的。

可事实,每天都成千上万魂魄前来报,大家因行路已经体力难支,所以此处,只争抢的份。今日,五随常判兄此,眼见成千上万的魂魄,看见那大锅内热气腾腾的小米粥,谁想跑过去,盛来就喝呢。上苍也在直改革。几百年前,由于阎罗殿发生事变,多少畜生道的魂魄绕过鬼门关逃道去。逃道的魂魄,出生为人后,在世间造谣惑众,扰乱社会形态,弄得天下大乱。为还人间个清平世界,上苍对阎罗殿进行变革,在距鬼门关1万里的地方,新建座天门殿和鬼门关衙,由必修殿委派接任大长势之职,独立阎罗殿而直接行使职权。

天门殿大长势(位名称)边枚扈,生于1628年僚之家。边枚扈出生久,就被云中子抱必修殿。长二十余,边枚扈受命下山,嫁给个王爷。那王爷后来出家,边枚扈百岁余归必修殿五居独修,后被委任为天门殿大长势,位列仙班,上可以行走必修殿、归心岛、西方极乐世界,下可以走帝罗世界诸国,专管忘情、迷魂、生道、剜珠宕、摄心谷、扒皮庵等事,监督阎罗办案行事等职责。比阎王大个级别。在去往阎罗殿的路上,常判道:“这次,我陪五兄走阴曹,再阎罗殿,必经天门殿。天门殿个旧友,可否见?”

爽快回答道:“既然我的个旧友,岂见之理。”

这个旧友便天门殿大长势边枚扈。她见五和常判兄至此,便上前询问缘由道:“五师兄,什么风把给吹来?”

边枚扈,五印象,突然想起和她起谈经论道的许多事情。听她这样问起缘由,便随口道:“常判兄把我强拉硬拽而来,想竟然当天门殿大长势。

“我的任期很快就瞒,之后,就由心机、媚娘夫妇来担当大任!”

们来要何往?”

“回必修殿帮看管五居,直归居我便再去建个新居。”

此时,途径鬼门关前来天门殿喝粥的人(魂魄)越来越多,队列已经排千米之外

问边枚扈道:“今天,来这里喝粥的人怎会如此之多?”

边枚扈答道:“相比前些年少得多。”

“前些年怎么?”

“前些年大地震,短短几天就来将近十万人,直上些时候,们才把粥喝口。”边枚扈又道:“谁知震过后,又来震,震亡几千人,没看吗,们从望乡台鬼门关,再从鬼门关天门殿走多少日子。根据特别安排,这些魂魄喝完粥,我还要马上将们送往生桥生道去。五兄,知道么,生道距离天门殿约3千余里,们还要途径摄心谷、剜珠宕、**宕、扒皮庵、十八狱等30个关口。等那里,还知要何年何月呢?

“为什么要特别安排这些魂魄呢?”

“我这里也就必细说。但凡能够经过这些关口,走上往生桥生道者,便又回人生。只可惜那孟婆汤断尔等前生所念,复又从幼小开始,历经人生酸甜苦涩。这往往生生,生生往往,断往来,谁能清楚个中缘由?当然,也些便可知晓的人,就天门殿、阎罗殿报者。像那傻小二的!”

向边枚扈道:“傻小二只算凤毛麟角的。如果大家都成傻小二,既知过去预知未来,天下就乱套?”

“师兄言之理,”边枚扈刚刚说半截话语,就用手指前面道:“师兄,快看,那狗,终于来,我等多时。”

道:“这我和常判在望乡台、鬼门关碰上的那个名唤杨自铸的狗嘛,师妹缘何对这般关心?”

“这些事,常判告诉么?”

把头掉过来看常判眼道:“难道还什么事瞒我的么?”

“五兄,意瞒!”

“那快说,这里面还什么可告人的秘密呢?”

“五兄,这就云中子尊者为什么要来阴曹走遭的原因今日来切都明白。”

点丈二和尚摸着头脑想,鬼门关据此1万里路程,我和常判刚刚驾云而至,可那名唤杨自铸的狗怎么如此之快,就来天门殿,难驾云而来么?这就正如边枚扈所说,这特别安排,否则,怎么会我的天门殿走呢。

常判的耳朵道:“快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

“五兄,今天,这里要发生场大战。来,边枚扈大长势这场劫难如何躲得过去?”常判话刚说完,就赶紧把五凤翔亭躲起来道:“看见没,阎王爷乘銮驾朝天门殿来。”

问常判道:“阎王什么可怕的,我们为何要躲?”

“过会儿就知道躲在这里,千万要出声。要静观其变,该出手时再出手也迟!”

​五和常判隐藏在凤翔亭的花石岗后边。大功夫,阎王就来天门殿,只见只脚踏在孟婆锅沿边,制止刚要端起破碗来喝米粥的浙江狗杨自铸道:“吾兄,怎么会落这般天地,就只剩下这副骨架呢?”杨自铸见阎王爷这般称呼自己,知所然:“缘何称我为兄?”

阎王道:“20年前,我浙江辖府巡查归来的路上,只因喝多酒,便化身条鲤鱼龙宫去游玩。慎碰上个经常帮钓鱼的老者,竿子把我钓上来给见我头上角,就亲自提我河边放。后来,我乘光影前往拜访,并和结为生死兄弟。好好想想,这么回事?”

边枚扈走来道:“阎王爷,该轮喝粥。”

阎罗大帝向边枚扈紧握双拳道:“边大长势,这粥断然能喝的。如果喝这粥,就要经过摄心谷、剜珠宕、**宕、扒皮庵,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得超生。”

罪恶深重,理该破魂。念上苍好生之,留这副骨架,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也算照顾。”

“人世间都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阎罗殿也在讲,得人恩,当现世现报。就给我这个面子,报这救命之恩可么?”

“这万万行的。这样的狗必须要下地狱,下地狱,还设这地狱何用?”

阎王爷怒容满面,飞扬跋扈地说:“我阎罗帝君,难道连这点面子都给吗?我喝孟婆汤,我下地狱!”

们两个言我语腔来呛去,互相让。个走情,个秉公执法。争论激情处,就动起家伙来。边枚扈虽然个女流之辈,可她毕竟长矛在手,这长矛来自必修殿明光山洞内,享受万魔之精血。那长矛旦动怒起来,别说阎罗殿保,就连玉皇大帝的凌霄宝殿也要晃动个。这样来,时局就会大变,就会把必修殿和凌霄宝殿的大、大觉牵涉其中。两家旦大动干戈起来,天将成天,整个山河就要破碎。

常判看此情此景,浑身在冒冷汗。对五道:“五兄,时候该出面的时候。阎王爷知身带阴阳乾坤镜,旦见在此,问题也就迎刃而解。”说完,把便将五从凤翔亭推明处。

站在阎王爷对面道:“阎罗帝君,掌管八方地界几百余年,公平执法,理明法正,添河山之美,增大地之容,人鬼幸甚,威风凛凛,名声大振。如今,想却为报答个草菅人命的狗、脏魂,竟要违犯天条,遵,徇私枉法,实在令人解啊!”

阎王爷强压怒火,勉强露出丝笑容道:“五尊者既然在此,就请给个理处吧!”

“既然阎罗帝君请我给个理处,也失为解决问题的好途径。”五边枚扈身边道:“边大长势,那狗毕竟搭救阎罗帝君命,按天理也应该给个报答的机会。要这样,孟婆汤就别给,十八层地狱也就别下。天界、地界、道界、佛界、人界正在改革么,我们何开始改起呢。就请阎罗帝君先从生死簿上造百五十寿,再将送往生桥生道,托生个欺压百姓、恶贯满盈的宦人家,舌给半厘分,足给十余寸,身给半尺,性半男女,手半只,脚半拉,目双盲,嘴六片,鼻上尺更好么!”

边枚扈拍掌而笑道:“甚好,甚好。”

阎王爷听五这样道来,简直可遏,急成个转头疯。道:“五尊者,我的救命恩人已经遭受黄泉路上的利刀之苦,也经受万斤油锅的油炸和火烤,还经受鬼门关众鬼卒的停拆卸。这些苦对来说也算受够。自宇宙体系造就天、地、道、佛、人以来,大家都在遵循五法则。尤其们必修殿以为尊,而则弃论,却利用给我的恩人再造惨忍睹之生相,倒还如将打入十八层地狱,以免遭那世人之刻薄。”

道,阎罗帝君,知,这也意而为之。次,我打开阴阳乾坤镜,经意间看镜面里这些情景,才我说出这番话来。因果非我所造,乃自然成。我劝也就别为这事闹心。阎罗帝君言由衷地说,既然五尊者都这样说,那就如此做吧!

道,仅如此,这样来,等寿满,再将其打入冷头宫,将其结冻300年,18层地狱再关800年岂两全其美。来阎罗帝君把再造成人,也报答的救命之恩,二来这狗又受严惩。阎罗大帝之威名将会更加广博天庭,仙位岂上上乘去么!”

“多谢提醒,就按五兄所说,我当立即回殿,给百五十寿吧。”阎王爷乘銮驾回阎罗殿造寿提。

常判从凤翔亭走出来,乐可支道:“五兄,这里的事情也处理完,就请我处喝两坛子白酒吧!”

边枚扈道:“常判兄,就只管拉喝酒,怎么却忘身在阳界魂在阴呢?都出来多长时间还继续留处喝酒,想让回去?”

却忘,五兄可镜在身的。何处能,来去自由之人啊!”常判的衣襟撒腿就往阎罗殿方向跑去。还没跑出多远,阴阳乾坤镜便开始振动起来,那声紧接声的声音震得五两耳发鸣。常判兄闻听此声,两眼直冒金星。

这正

打镜子打紧,打开镜子热气闷。

山崩地裂镜变形,椽笔欲动物外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