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过岁月风头转,意境相隔两重天。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7257

过岁月风头转,意境相隔两重天。

今生造就往事拌,生死连世外山。

上回说道,那庄主听番话,好欢喜。说自己也常州氏,姓鞠名提辖,家业很大。曾给太平军捐献少的银子。由于善使两把大刀,被将军看中,招纳加入太平军。后来,随着太平军的节节败退,就偷偷溜回家中,将金银财宝载满满四车,偷偷拉家老小,逃往江北安家落户。在刚到江北久,就道长前来的府上要酒喝。道长喝起酒来也很吓口就碗。酒后留句话,趔趄着身子就走什么话呢?疯老道告诉说:过几日,周姓男子到家来,定当宾客照应,方能成就桩好姻缘呢。兴许周,喜上眉梢的主因还问周的生辰八字,以及出生年月

周告诉,自己二十六。

庄主喜自禁道:“我女,刚好也二十六,就你刚才看到的那女子。你若喜欢,就请来提亲可好。”

周看庄主说话十分爽快,怎么喜出望外,当面就把婚事应承下来。:婚姻本天注定,无缘相识也白搭。

眼看雨过天晴,鞠周就急匆匆的告别庄主,带家丁,购十几把宝剑高高兴兴回家来,即刻让管家把媒婆请来,把心事说。媒婆接过赏银,欢欢喜喜地来到鞠提辖家,丢下礼品,痛痛快快的和鞠提辖道:“我说,提辖绝对好眼力,那鞠周金银在内,名声在外。员好,心善良,可说没得挑。自鞠周带家丁离开后,鞠提辖也曾派道老鞠家岱打听过,些好听的话无须媒婆再说。吩咐管家,快去准备百两纹银给媒婆作为谢礼。看到赏银,媒婆把心都笑开:“天造地设的对好姻缘。”

......话则长,无话则短。《归心榜》本书里对鞠周婚后那段情节,用大段省略号。在阴阳乾坤镜界面上,显示出的画面却波的流水,流水声清澈无比。我问锦绣尊者道:“何故,《归心榜》怎么只哗哗哗的流水声,却见得场景再现?”

锦绣尊者道:“五德,请听我慢慢给你道来。悲欢离合,月阴晴圆缺。《归心榜》也样,该记载什么,该记载什么,总路数。如果细数生活,总也无头无尾。那鞠周何时才能完成使命,到苏州城隍上任去呢。因此也就把那段光华岁月,用细水长流的声音代替去。”说到里,阴阳乾坤镜界清风吹来,清风吹来另外生活段面。那就,鞠周婚后的大波跳跃式的闪电式生活。

鞠大娘子嫁到鞠家来,连生乖巧伶俐的公子。看到乖巧伶俐的儿子,鞠周高兴的简直合拢嘴生除谋生,就传宗接代。你看自鞠周当丈夫,又当父亲后,深感自己身上的担子比原来重,责任更大。鞠夫说:“孩子爹,辈子,能求安生快乐,也就够。你看咱们家,生活丰盈,主仆和睦。样的日子该多好。我可希望你还像从前那样,风里来雨里去的。些事,伙计能处理好的,就安排伙计去办理。要什么事都要自己亲自过问,亲自解决,那样还把你累死。”

消停下来的如果出门,待在家里半天,就会生出病来。管鞠夫怎么说该怎么做还怎么做。释禅子和说,世,没事干,生命也就结束希望自己事做,能停下来。对于鞠周既忙里又忙外的行为,鞠夫高兴。你想,鞠夫圣贤书的女子,家里家外的事哪懂的,搞明白的。唯让她搞明白的就,自己的丈夫,为什么能经常陪在自己身边。老妈子和鞠夫说,鞠老板腰缠万贯,身价在外,名头在外,营生在外。你总能强求没日没夜的守在你左右吧。想想也,男要做事,就要忙底朝天才。为能帮上鞠周,鞠夫就和商量说,我主内你主外,样你也能轻松。通过协商,自那次谈话后,家里所大小事情,鞠周概过问,也省少心思。说实话,忙着灶台转也件轻松事,什么米呀、面呀、肉呀、鱼呀,鸡鸭呀什么的都要提前算计。尤其那鱼,每天必须要上桌的。没鱼,鞠周就会动筷子。次,鞠夫问鞠周道:“自我被你接进家门以来,我发现特别好奇的问题,知当问否?”

“都老夫老妻,你就要给我卖关子。”

“早上,灶上的老妈子和我说,那打鱼的老伯没来,可如何好?我告诉老妈子,别为事上火,鞠老板吃鱼,也饿。我就想,你怎么顿顿吃鱼,顿顿离鱼呢?”

周笑说:“你问我顿顿离开鱼肉,就如同你顿顿离开米粥样。都成习惯。如果真的没鱼肉上桌,就得。”

样说,可那打渔的老伯就靠着打鱼过日子呢。天捕捞到鱼,就要饿肚子。天,刚好下起雨来,若说雨,也很奇怪,断断续续总停。为能够及时把鱼送到鞠周府上,打渔翁就冒雨来到江边,等足足四五小时,才捕捞到条黑鱼,条足十斤重的黑鱼。把鱼高高兴兴地送到鞠周府上,还住口的和鞠周说:“打几十年鱼,还从没见过样的条黑鱼。”

条会流泪的鱼,它还能哭出声来。看到会哭的鱼,鞠周就和打渔翁道:“把它放生吧。”

打渔翁说:“鞠老板,我为条鱼,在江边苦苦等好几小时,你怎么说放就放呢?”

“我自少你银两,照我说的去做吧。”

打渔翁背鱼篓来到江边,朝天默念道:“黑鱼啊黑鱼,我今天放你,都因为那鞠老板可怜见你。我今天放你,如果你能听懂语,就别忘记在鞠老板落难之日,舍身相救之。”

鱼并非般黑鱼,它自来历。知恩报非君子,黑鱼也样,它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报答鞠周的事情。想着想着,它就想起鞠周在江水戏耍的场景来。当时,鳖和条大蛇撕咬在起。你看鳖也太横行霸道,大蛇都认输,它还饶。鞠周看大蛇怪可怜的,就下到江水里,把那大鳖打遍体鳞伤。那大鳖受伤后,头钻到水里再也没出来。次,黑鱼路过大鳖门口,听到它和另外大鳖议论说,要找机会把鞠周处死。想到里,黑鱼就想把事告诉鞠周,也好对那大鳖防备。怎么告诉呢?

机会来

深秋的傍晚,鞠周在到上海办完事,乘船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陌生并排而行,走得累,那陌生就拉边说:“能否找地方坐下谈?”

“我还着急赶路,啥话,只管道来。”

“实相瞒,汝我的救命恩。”

“看你话说的,你我萍水相逢,我怎么会你的救命恩呢”

“你若想清楚二,就听我给你道理由出来。”

“你什么话只管道来,我洗耳恭听便。”

“我本必修殿五德居大门口的接应门童,名唤华兰子,只因那日口渴,就趁五德尊者云游四海之际,偷偷爬到五德居华庭旁的那棵舒心树上,偷摘舒心果吃。舒心果千年才能结出次,凡,可以腾云驾雾,日行万里。修行中,即刻得道成仙,幻化万端。因我时贪念,偷吃舒心果,违反天条,才被贬入昏昏江河之中为鱼。日,我正在江中游走,被渔翁网去,卖到恩府上。多亏你念善心,放我生还。世言,知恩报非君子。恩既然救我命,我岂报答之理。恩知你还记得自己下江救蛇的事情?

说起蛇,鞠周印象十分深刻,就辈子也会忘记的说,你和我提起蛇,难成那蛇又遇到什么难处成么?”

“非也,那蛇到曾遇到难处,而可要小心那大鳖次,我路过那大鳖家门口,听和另大鳖说,要找机会把你处死。”

听到里,鞠周捧腹大笑道:“鳖,它岂能耐得我何?”

“恩可掉以轻心。那鳖非鳖,倒些来头的,它变化之功,还能变成形。要伤情,说准早化成形找你报仇去。我的话句句都,请切记:今后,恩如遇名唤肖三的,必定那鳖幻化而成,千万可将收留府上,以免生出测之事,断性命。”言毕,那陌生即可化身为鱼,跳入河中见。

周闷闷乐地回到家里,心里直惦记着事。日子久也就忘得干而尽

眼看年至,全村上下都在忙置年货。时,拐棍的夫带着身小体弱的男儿,慕名来到靖江老鞠家岱鞠家庄园,再三请求鞠周将其小儿收在门下,学点看家本事,也好糊口为生。

周性本豪爽,怎经得老妇再三恳求,又见孩子能言善辩,聪明过,乖巧伶俐,就把收在门下,朝夕相处,精心呵护,将平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于,满指望孩子学所成,做杀富济贫的英雄好汉。

恰在此时,事又生变。清**把告示从江南贴到江北老鞠家岱,要清剿什么太平军余孽。鞠周哪里晓得身小体弱的孩子就肖三呢,肖三见报仇的机会来,就揭告示在怀,跑到衙门将鞠周隐姓埋名的事说。清知县赏肖三些许散碎银两,派二百兵丁,由带路,趁着夜幕,来到老鞠家岱,将鞠家庄园围水泄通。听到门外的鼓噪声,鞠周就赶忙派家丁,到门外查看动静。家丁出去会儿,就折回来,慌慌张张地向鞠周禀报说:“老爷,,可,清兵将我们的庄园团团包围。”

鞠敬慎、鞠敬修、鞠敬明三兄弟听到门外的鼓噪声,就起跑到上房来问原因。此时,整庄园早已乱作团,哭喊声绝于耳:“,土匪进庄。”

周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到门口超庭院张望,只见庄园内所的弟子和家丁都到齐,惟独见肖三的身影。问管家道:“肖三现在何处,怎来?”

管家禀报道:“肖三前晌就告病假出去还没回来!”

周用硕大的手掌停地击打着自己的脑门,猛然间想起自己在河边,陌生讲过的那番言语,就像块巨石嘎然压在的胸口上,气喘停起来道:“糟!糟!大事好,要出大事!”

“会出什么事呢?大我们冲出去和帮土匪拼你死我活吧!”鞠敬慎、鞠敬修、鞠敬明三兄弟说罢,欲要去拿兵器出战迎敌。

周面对三儿子,厉声呵斥道:“休得轻举妄动!外面来的并非土匪,们很可能清知县派来的清兵”

大儿手拿大刀道:“清兵又啥鸟,我们怕球事!”

些清兵专门来抓我的。”心生慌乱中,鞠周急命三儿子赶快从后门出逃。

“要走我们起走,我们能留下爹爹管。”

周大手挥,声如洪钟:“抵挡即刻,你赶紧带从后门撤出,方可保全生命,否则,大家都要死在清兵之手。”

“父亲大,你能就样束手就擒吧,我们定要把你带出去!”

此时,鞠周突地心慌意乱,神情安,浑身打颤起来。就在恍惚之间,看见走来道:“之将死,求生也难。”听话,鞠周好膈应。想,难道我会死么,难道我会死么?那老道说:“死既生,生既死。什么可留恋的,你还早早放下众生的烦恼,准备到苏州城隍庙上任去吧!”老道说完,见。

《归心榜》句记载,老道就必修殿来的云中子尊者,可鞠周怎么识得。辈子,尽遇到些常曾遇到的事,尤其梦里的事,你信。把夫唤道跟前道:“刚才我做梦,梦到自己久就要到苏州城隍庙上任去梦说的很清楚,我也记得很清楚。看来,我时日。我死后,你要好好照看成器的孩子,苦。”

然后,又把长子唤到跟前道:“我刚才做梦,梦里道长和我说,我时日。也许话就应在眼下。”

长子道:“那梦,梦都反梦。”

“你懂什么?”鞠周狠狠训完长子后,停的自责起来:“都怪我眼无珠,心慈面软,收那肖三为徒。”连续说几遍。之后,想,面对清兵的围堵,如果按照儿子的意图,带众弟子出门去迎战,必败无疑。如出去迎战,只能束手就擒。想到里,把三儿子唤到跟前,千叮万嘱道:“清兵众,我们绝对们的对手。好汉吃眼前亏。”极力催促孩子们道:“我留下来御敌。其余众随同鞠敬慎、鞠敬修、鞠敬明从后院杀出,以保全性命当紧。事宜迟,赶紧行动.....。”

鞠敬修道:“爹爹,怎么使得,要死大家都死在起,我们怎能留下爹爹,只顾逃命,使我们背上孝的骂名。”

“只要你们能够突出重围,保得活命,鞠家就会后继。切记,在我死后,你们三兄弟如果还活着的话,定要替爹爹清理门户,齐心协力废肖三的武功,以免继续横行乡里,祸害百姓。”

说完,鞠周就命呜呼也怪,说生就生,说死就死,死的又那么让可思议。

常言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该死难活半分时。鞠周武艺高强,把手中那把长枪耍的神龙活虎,碰上便死,挨上既伤。照例说,面对庄外的清兵,如果真的动起刀枪来,胜负真的难以评判。可为什么去做最后搏呢?命该如此,死在清兵刀枪之下,而自圆命门,便在常判官和几阎罗执事的簇拥下,到离苏州城远的城隍庙上任去

上任途中,常判官专门带鞠周来到所在,所在就黑鳖谷。黑鳖谷,谷深万丈,谷内堆满屎和狗尿,屎狗尿之上趴上万鳖,浑身长脓,脓包时起泡,泡开处,就会发出冲天的臭味,那臭味旦刺鼻起来,足可把心臭炸。幸亏常判官和鞠周到来之前,将熏香草别在胸间,才至被熏倒在地上。

周问常判官:“你看那鳖,眼含可怜兮兮的泪巴,它们造哪门子孽,竟然在此受到如此的惩罚?”

常判官怒容满面道:“些都些徇私枉法的家伙,在间,它们惟利图,心狠手辣,为富仁,骑在穷苦头上作威作福,草菅命,干出知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它们披着皮,放着狗屁,榨取老百姓的血汗,触犯仁德,恶贯满盈,上苍岂能容得。在它们死后,必修殿就专门修建座黑鳖谷,将它们打成鳖型,关押至此。为防止些臭鳖爬出鳖谷,云中子就将荆棘和长矛布满四周,如果旦被那些臭鳖撞上,就会电闪雷鸣,将其化为灰烬。在里关押的鳖群要想出离鳖谷,除非乾坤倒转,潮水倒流。我之所以带你来此,也事出因。在谷内,冤魂,乃你的曾祖父,误被关押其中。”

“我的曾祖父?”

啊,只因你从江南到江北的路上,遭难落入江水之中,被锦绣尊者的锦绣绳幻化成椽木救你性命,然后,又借助旋风的法力,将你送往老鞠家岱那座破庙,如果让必修祖师享受你的香火和供品,你曾祖父怕再也没出头之日。云中子言,等你寿终,再由你来黑鳖谷带出离,和你到苏州城隍庙起上任。”

周听罢,号啕大哭起来:“常判官,我曾祖父怎会受到如此大辱?我看黑鳖谷内,鳖上千万,我怎么能辨认出曾祖父的尊荣呢,我又如何才能搭救曾祖父出离黑鳖谷呢?”

常判官把鞠周推到谷前说:“你为千世,又好生之德。只要你朝谷内大喊三声,你曾祖父自会显身。”

周听罢,便扯开嗓子朝谷内大喊起来。喊声出,只见谷内显现出道彩虹,彩虹之上站立青面书生,降落在黑鳖谷前。周,又场大哭:“孙儿啊,前些时,老翁来到黑鳖谷,说你久就会前来救我出离。我等啊,等啊,终于把你等来。”

常判官对青面书生笑道:“既然你已经出离苦海,就和周兄赶快到任上去攀谈吧。”

周见常判官如此而言,些紧张起来。常判官早就看出周的心思,就嘿嘿嘿笑道:“莫要紧张嘛,莫要紧张嘛。虽然我要事在身,还要把你二位送出黄泉路去的!”说完,常判官就带周和青面书生借烟云,离开黑鳖谷走出黄泉路,径直朝封门关而来。眼见快到封门关,常判官就从烟云中落将下来道:“我就送你们二位到此吧!”用手指向远处的道树林接着说:“过那道树林,再往前行段路途,就阳关道。切忌,到阳关道,看见红尘之物,要驻足,径直前行,就苏州城隍庙。”

常判官交代完毕,从衣袖里取出张纸马,俯身马背疾驰而去。

此时,云中子正行走在云路途中,见鞠周带青面书生正往前行,就急忙按下云头将如此般嘱咐番道:“我的番言语你可记下?”。

“记下,请问尊者还什么吩咐?”

“该交代的都交代,你只管依次而行就。”

目送云中子远离后,鞠周就来到城隍庙,接掌印和蒲团,又根据云中子的安排,将的曾祖父委任为青面执事,辅佐专心城隍职责,把苏州打理的井井条,风调雨顺,无深得民心。那供品成堆如山,那香火香气缭绕,沼泽四海,功德祭天,无静安。眨眼间,两年就过去。鞠周正坐在城隍殿上闭目养神,忽听声喊,把从幻梦中惊醒。

问青面执事道:“今天什么日子?”

青面执事翻开日志薄仔细看道:“今日,必修祖师将驾临苏州,前来视察道风阴口。”

“好好好,你赶快吩咐马倌给我准备马匹,我要前往去处。”

马倌速将马匹备好,请城隍爷上马。鞠周走到殿外,看天南之色红云四起,燕雀飞来,便飞身上马,径往去处而来。

看官可曾晓得什么去处,容我语道来。去处并非别处,而周和那黑鱼相会之地。

周来此,意欲何为?云中子提前交待过的,华兰子自从偷吃五德居门口的舒心果,被贬凡尘为黑鱼千年余,再加之华兰子来到河面上,经常幻化成形,救度众生,感应上苍,特敕封为苏州城隍庙大执事,专门辅佐鞠周管辖地界水域。可华兰子则意味鞠那三受难的儿子而来,就由分地说开来:““鞠大官,在你我分开的日子里,我无时再牵挂你的安危。自你归位之后,我就来到老鞠家岱,眼见你的三儿子被肖三带来的清兵抓走,急得我束手无策。你此次前往,否要回家看究竟?”

周说:“阴阳两隔,自相扰。儿孙自儿孙福,天规怎可随意为。”

“既为此,又为何来?”

“我为你专门而来,因你受界之德,被上苍敕封苏州城隍庙大执事,我来接你上任的。”

华兰子接敕封,泪流满面,话成行。鞠周扯住的衣襟道:“请大执事止哭,你赶快到江河之中收拾行囊,随我赴任当急。”

华兰子领命,喜滋滋跃进江河之中,带啸天剑刚要和鞠周起身,突然里见江面上飘起片片鳖鳞。自胜地说:“城隍大老爷,你可看到鳖鳞否?”

“看看到鳖鳞片从河面上飘起,可说头?”

肖三的鳖鳞片,看来葬身江河,万劫。”

“何以见得,你快说说看?”

还要从老鞠家岱说起。自你被常判官带走后,那肖三就带上百号清兵,撞进你的宅院,手指你的仙体大骂你:‘老匹夫,死余辜’。骂完之后,便怂恿那些清兵将你的三儿子抓去顶罪,被关进间潮湿堪的监牢里。过到两年,皇上大赦天下,将你的三儿子都给放出来。回到老鞠家埭后,你的三儿子满指望要继承父业,重振鞠家武馆,来完成你的未心愿。然而,们万万没想到的,你的武馆却被那见利忘义,利欲熏心的肖三霸占。肖三仅霸占你的武馆,并且还霸占你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创建的所家业。甚至还连身之孤单的嫂夫也赶出门外。当时,嫂夫被迫住进你曾落脚的那座破落的荒庙内。眼见得嫂夫饥饿难耐,头顶寒风,病体交加,奄奄息之时,云中子前来指令我,幻化成老妇,给嫂夫送来干粮和寒衣,在那破庙里艰难度日。云中子尊者说,我积德报恩的大好时机,再三嘱咐我定帮助嫂夫调理身体,供足饮食。过没多久,云中子又踏云前来,交给我把啸天剑,梦传嫂夫心剑之法,将肖三大劈五块,结果的鳖命。肖三阴魂散,借血光懵懵懂懂逃到归心岛,妄想归心,进入归心榜,意却遭到锦绣尊者锦绣绳捆绑,被扔到河水深处的出水口,压在千百万之斤的岩石下,等到鳖鳞片飘起河面时,它将会万劫复矣!”

周听到里,无拍手称快:“好好好,终于遭到天谴和报应。”

的,自此,我又在云中子的授意下,幻化成行走江湖的武士,追回城隍大老爷辛辛苦苦赚来的家产和武馆。当时,你的三儿子本想重操旧业,完成您未之心愿。可,嫂夫针见血地说,‘你父被武术所害,难道你们三兄弟还要被武术所害吗。’就样,们在嫂夫再坚持下,提黄酒和冥币来到你的坟头上发下毒誓,‘从今后,再涉足武学半步。’就此改弦易张,把你亲手创办的武馆改造成家猪行。猪行开张那天,鞭炮声响彻在老鞠家岱上空,震响老鞠家岱的角角落落。开张后的鞠家猪行,可说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接下来,城隍大老爷的三儿子又在老鞠家岱东首开办猪行和家三间门面的杂货店。随着生意的断扩大,又到乔佳岱东边开家猪行和家制酒厂,购买百亩良田。城隍大老爷,你可否回家瞧瞧去?”

听完华兰子的叙述,鞠周思忖片刻道:“就吧,你看天色已近黄昏,城隍庙还很多文案需要办理。我出来么长时间,此处可继续久留,咱们还赶回城隍庙去吧。

华兰子怎敢违抗城隍指令,只好遵从相随。阴司路程说长则长,说短则短,也就脚的工夫,们二位就后赶到苏州地界。青面执事听得风声,提前率领庙内众等,早就排列在大庙门口,专职伺候

世间万变离形,形无型谁能懂。

物外之内心相同,回总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