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阴在阳中身在魂,心念支配人意中。

小说:归心榜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五德居士 字数:7941

阴在阳中身在魂,念支配人意中。

主魄游离两界梦,只为纷争在朦胧。

想当初,自我在必修殿云中子那里得阴阳乾坤镜后,就想把机、媚娘的魂魄从镜子里放出来,交给们的体位,也好让们彻底明白了糊涂的世界。如此想定之后,我便前往北京,去见们二位,本意们的清魂魄,交给们的历难体位,完整个原体,先让们明了身世,完了人疾苦程,也好使们清楚而来世间,明白而去迷魂殿就职,又何乐而为呢。

怎么的?:“昨晚,梦自己来个被群山环绕的去处,在那个去处里,矗立着座十分高大的楼阁。楼阁轻语,直冲云霄,弦乐齐鸣,激荡云涛,亮四海,好热闹。拍手承得欢兴起,怎叫人乐逍遥。有人见我欢走进楼阁,就住声的喊,快看,那机么,怎么来了?有身披蓝色霞衣的女子,对那人道,来接受警示,旦被五德把魂魄合拢了们的体位,五德就会在人间,落个永得归的下场,就惨了么。我又听那女子,好就好在,机来的倒也及时。待我把接引至殿角书房内,帮醒醒愚梦,也算帮了五德尊者个小忙。话时,女子就走近我道,机尊者,请跟我来吧。我问她道,要我跟何处去呢?她,去了看了,就明了。我再问她名姓,她自己名唤仙三娘的便。”

仙三娘乃必修殿云中子门下最得意的个女弟子。想起在什么时候,云中子曾和我过仙三娘的些事情。云中子,仙三娘从相欠,可她偏偏就欠了智,仙三娘和机在凡尘路上,用母乳相报机的点凡尘之了。后话,暂且放下表。捡当紧的机被仙三娘接引个书斋内。机看了书斋,看了书斋内满屋子的诗书,就问仙三娘道:“我写的书么,我的书怎么会存放里呢?”

机尊者,依然存梦醒,待我点化二给吧。”仙三娘从砚台上取了点墨汁,用手指点了的脑门:“现在有什么感觉?”

机道:“曾感觉什么?”

就好,我有语,请当记在。”

“请快讲来,我在里洗耳恭听便了。”

“我受了云中子尊者之命,特意把接引在此了。”

“把我接引在此?”

机尊者。云中子尊者早就算准五德会去见,帮完整原体,那就等于坏了造次。如等五德在面前,讲起那阴阳乾坤镜里有关的事情,当可受得,只要完全拒绝,那便的好处了。该走完的行程,必要走完,才能完整了切,圆满了过程。”

里,盛便对我道:“多怪的场梦。那梦较从前也多了起来。旦如梦,我就会和杜惠芬来里,在个地方,又见同样的人。就们的名字来?看,缘何和仙三娘样,也在唤我机呢?难也和我样做了同样的梦成么?”

我道:“机尊者,本来就叫机么。之所以想自己,那由于还还能醒来罢了。”

机问我道:“此话怎讲?”

我道:“世间犹如梦,醒来又朦胧。若要留处,撒手皆空”

怎么的,我写诗如命,怎么就听的意思呢?”

能彻悟清,我本想把阴阳乾坤镜里面的事情听。又突听华丽芳对我发出音道:“五德切可自作主张,仙三娘怎么和的,该走完的行程,必要走完,才能完整了切,圆满了过程。若然,只能坏了机、媚娘的归程。难道知,机、梅娘的体位在凡界还有段行程么。难道没发现,强劲的阳火已经阻住了们回归的路途么。”华丽芳乃护我之身者,列位虽能看她,可她和我样自然在着,云中子为什么要她时刻伴随我左右的原因了。刚才,要华丽芳脑传音,我还真要把阴阳乾坤镜的秘密,出来给机、媚娘听呢。如此看来,定数,定数可违。

件事,锦绣尊者也在住声的责怪我过于冲动。

“仙境自相命,命境相同。如果相同,机、媚娘也就会被云中子将其打入阴阳乾坤镜了。定数。看,们在镜子里钻了么久,何们借了我乾坤瓶的气,提前走出阴阳乾坤镜,暂把们安放岛,只管思继续们的得体会,在里等待归,早归无上,打造五德之门,遍开幽冥之界,为终极……”

我本有话问锦绣尊者,怎奈乾坤镜里又别生事端出来,赞周路遇狂魔,弄得天幕戛然闭合,便能继续眼观赞周的后来情景,只好在锦绣尊者的执意要求下,和她同驾祥云西南之侧游走去了。

在游走路上,只见道路重叠,狭路相逢,机关重重。没走过个机关,就涌出条门路来,门路就像闪电般忽闪而来而又忽闪而去。期间,我无数次看艳阳高照。期间,我无数次看月亮升起。期间,我又无数次看年轮往返,从现在往返远古,又从远古回现在。所谓的往返其实就光阴的消失和生命的断轮回。走过圈之后,我和锦绣尊者在回归岛的路上,期又受了层层云光的阻挡。云光的气场就像股强大的电流近身得,后退去。锦绣尊者千叮万嘱,让我伸开双臂,用力推云,当紧,由于我用力过猛,摔了个趔趄,差点从云堆里掉落下去。在紧要关头,如果锦绣尊者将锦绣绳束我的腰际,准就会魂魄俱焚,那可就遭了大殃了。

当我们回岛,走上明居时,锦绣尊者问我道:“五德,刚才出现的那明了什么,可明白?”

我再三摇头,知端详。锦绣尊者和我并排坐在定蒲团上道:“如果我们西南行风推云,那阴阳乾坤镜怎能打开,天幕何时开释?事已至此,妨把阴阳乾坤镜打开来看,看看里面又怎样的光景?

有诗作证:苦行岁月伴愁风,惨淡光景艰步行。阴阳倒挂乾坤镜,照出堪问泥泞。”

,举目望去,我又看那个令我十分格外关注的场景了。但看在泥泞堪的小路上,饥肠辘辘的赞周,正骑了马匹往个荒败落寞的小村庄去讨食,料遇上清兵,正在暴打名壮汉。有牵了毛驴的老汉慌慌张张向赞周走来,跪在跟前涕零面满地:“求壮士快救我儿则个!”

赞周问那老汉道:“那清兵缘何暴打儿,请老汉如与我听如何?”

看那清兵分青红皂白,愣我儿太平军余孽,非要抓去问罪,可怎么得了。”

赞周看在眼里,怒在上。听老汉道出个中缘由,本想提了刀去教训帮杀人见血的刽子手,就因饥肠辘辘,口干舌燥,困乏无力。再加上满村子都张贴了抓捕太平军余孽的告示。此时,要挺身而出,救人成,反而还会引火上身,岂飞蛾自去投火。如出手相救,安,该如何好?就在左右为难,知所措之时,突然出现个身穿白袍的年轻汉子,站在路中,手舞双刃宝剑将那队清兵杀散了去。那青年汉子杀退清兵后,又给牵着毛驴的老汉留下锭银子,眨眼间就消失见了。赞周见年轻汉子霎时间消失在丛林中,那个后悔自可言表的了。和手牵毛驴的老汉:“年轻汉子好仗义,好剑法,好功夫。剑法很有功力,也别人能够舞出来的。”完,摸了摸搭袋,取出点银两交给牵了毛驴的老汉:“点银两请老爹手下,就算我对点亏欠之意吧!”

牵驴老汉接过银两,感激尽,什么也要请赞周庄上去充饥。赞周挨过老人家的片盛情,只好随村子里。酒足饭饱之后,老人家收拾了间房子,决意留住下来,传授小儿武艺,以免再遭强人**。

赞周寻思:我有十八般武艺,如果留在个庄上,隐姓埋名,购买间房舍,传授人武艺,足可糊口了。怎么来着,人算如天算。在村子里住下后,刚招收了几十个学武的村民,却又被清兵抓去当了壮丁。钱没赚,身上所带银两又所剩无几,步该怎么走呢?为了生存,有个温饱,忍疼割爱,将跟随了自己十多年的赤兔马,卖给当地个有钱的老财,然后,托人雇了叶小舟,直奔江北去谋生。眼看快江岸,曾想天有测风云,乌云翻滚,风吹浪打,将那小舟突然打入江中。船夫个年轻力壮的男子,为了保命,那里还顾得船客之性命,只顾施展平生的水性,撇下小舟,往岸边拼命游去了。

赞周虽有万夫莫当之功,怎耐得识半点水性,只怕性命难保了。样想着,便由得流出泪来道:“我奋战沙场多年,歼敌无数,谁能奈得我何?想,使万没想善水性的汉子,竟然死于江水,岂悲哉!”越想,里越发的慌乱个停起来。古人言:人古有天性。天性就会水,如果用那双臂用力去击打水面,也至于即可沉落江水里面去。但,当在江水中挣扎了段时间后,那力气逐渐逐渐的快没了。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有等死的份了。俗话:人寿自有天注定,阎王让三更死,岂能等黎明时。寻思道:“看来,寿数了,寿数了,只能死了之了。”想死,的意志也就消沉了,身子开始逐渐逐渐地往下沉去,眼看江水快要没过的脖颈时,由得大吼声道:“我命休矣!”

就在千钧发之际,江面上突然出现根椽木,风驰电掣般漂的身前。看见根碗口粗细的椽木,赞周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的稻草样,用尽平身的气力,将它紧紧搂在怀里。来倒也奇怪,木头见赞周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居然就像艘帆船似的,顺水而下,直将了岸边。

惊魂甫定的赞周爬上岸来,目斜视地盯着那根椽木,自言自语道:“椽木啊椽木,多谢搭救了我条性命,等我 日后发迹了,定要建座寺庙将供奉在里面,让尽那人间香火。”言毕,就伸出硕大的双手,去拉那碗口粗细的椽木上岸来,可使了吃奶的劲,那椽木就像定海神针般定在那里,纹丝动。赞周气虚喘喘,望江悲叹:“椽木啊椽木,在那千钧刻,如果前来搭救,我命早已休矣!可我本欲将拉上岸来,等日后也好对有个报答,而为什么就动弹下呢?”

看官要问了,根椽木,怎会定在江边,纹丝动呢?的,椽木并非般的椽木啊,而由锦绣尊者的锦绣绳变化而成。看官且别忘了,我和锦绣尊者、碧云使者都在目转睛地关注着赞周的动。当险恶之时,再加上赞周又肩负了使命而来,锦绣尊者岂能袖手旁观,去搭救之理呢。样的事,在常人看来,就天方夜谭的了,常人的道理就如此。可在常理之外,所产生的道理,也常人能够明白的。若明白了,那也就常人了。有道:常人觉常人小,怎知天外比山高?

此时,赞周就按那常人的想法,来考虑常人的事情的。想,根椽木么,它怎么就那么死沉死沉的,比那千斤之石还重呢?在岸边呆若木鸡般地守护着根椽木,直从正午守护太阳西去。我问锦绣尊者道:“天快要黑了,赞周还要继续守护下去成么?”

锦绣尊者道:“乃厚道之人,椽木救了性命,岂有抛弃椽木而自离去的道理呢。”

可怎么好呢?我们总能看着,就样坐下去吧。”

“五德尊者,我自有办法让离开里。”

锦绣尊者会有什么办法让离开呢?她会会施展仙家功法,或者动用什么意念之术,把别的地方去呢?碧云使者悄声的和我:锦绣尊者法力无边,她自有办法,就看好吧。

锦绣尊者道:“碧云使者,快去把我的收风袋取了来。”

我还次听收风袋个词。锦绣尊者给我解释收风袋,也就装满了风的袋子。看官要问了,风怎能拿袋子去装呢?恰好我也直在想个问题,能装风的袋子个什么模样,它又能装进多少风去?等碧云使者取了收风袋来,我才知道,袋子也就袖筒大小。锦绣尊者别看袖筒大小的袋子,它的威力可大了去了。只要稍微放出点风去,足可把整个大地吹翻在地。来也会有信的。除非见了,看了。就正如我亲自见的那样,碧云使者把收风袋交给锦绣尊者后,只见锦绣尊者在那袋口处,贴了下嘴唇,扭头向岸边轻轻吹,也就么轻轻地吹,江岸边上即刻旋出个偌大的旋风。旋风就么周遭旋,就把赞周旋离岸边足有七八里开外的座残垣断壁的破庙里了。

破庙里住着个名唤释禅子的老和尚,当时,释禅子提了桶正要井口打水,抬头看见个人从半空飘落下来,看把惊慌的什么似的。

释禅子看怀愁结的赞周,无缘无故地从半空中掉落在井口旁,便由自主地走上前向其询问缘由:“何方人士,缘何从半空中跌落至此呢?”

赞周睁开双眼,将老和尚上下打量了番道:“什么地方,我怎么会来里?”

老和尚道:“座庙,阵旋风刮来的。好险啊,从半空里跌落下来,身体没被摔坏吧?”

赞周从地上站起来,走了几步,并没感觉身体有什么异常。想,按常理来推,我的命早该丢了。可我还和往常般毫发无损,有神灵庇护呢。

释禅子:“如果没有神灵的庇护,就十条命也早没了。我看命大福大造化大,将来定会非同寻常,那日子也会越过越好起来的。”

何人,怎知我如此底细呢?”

“我庙里主持,名唤释禅子!”完,就呵呵笑了。

果真庙里的主持?”

看我会拿假话来捉弄么?”

“既如此,我妨就如实和了吧。我名唤赞周,今儿大早,从江南搭乘叶小舟,行驶在那江面上,可恨那风浪将小舟打入江中,船主留下我自顾逃命去了。可我又识水性,眼看快要沉入江水之中的危难刻,被根椽木救了去。来岸边,我本想把那椽木打捞上岸。想怎么着,那椽木似有千斤之重,就在我耐得之时,天上忽然刮来阵旋风,阵好大的旋风,把我旋在其中,我就样,在觉中来座寺庙里。”

话也只有对我讲。如果再拿给别人,岂成了咄咄怪事!”

“我却会胡编乱造的,也确实从半空中跌落至此的么。”

“出家人打诳语。刚才,我过随便,也没胡编乱造。更何况我亲眼所见。场面够惊人的,要个过路的,还吓个半死才怪呢,”释禅子边提了水桶,就把赞周引了破庙里面,给个蒲团,请先坐了,静静,养养神。

赞周道:“师傅,就般客气了。像我等落难之人,需要的。”

,又想如何?”

看我般处境,最当紧的事,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施主,莫要急么。能神奇般来里,足可我有缘。既然我有缘相识,何结拜了兄弟,也好相互有个照应多好。”

赞周道:“感情好。那就赶紧找个地儿结拜了吧!”

释禅子把拉了赞周来庙堂,燃了香烛,双双在必修祖师像前三跪九拜道:“今生我俩结拜兄弟,共度苦海,就请必修祖师做个见证吧!”

结拜完毕,释禅子就准备了素点和赞周同吃了。

赞周问释禅子道:“师兄,有事我明白,看能否告知二?”

释禅子道:“有什么明白的,贤弟只管问来。”

“我长么大,只知庙里供奉的都如来佛、观世音佛等,可我从没听必修祖师佛的。”

必修祖师佛梦幻之佛,有几千万岁了。在世间,在明月千万里之外。必修祖师佛在梦里告诉我个大道佛,让我每天间断地给供奉,将来就可荣升必修殿,脱凡修身,幻梦化梦了。”

“师兄,些,我断懂的。”

人间事,人间人,能懂得又有多少呢。既然来里,我们又结拜了兄弟,那就切都听我的安排吧。”

“万万使得,我乃介武夫,本意要江北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求个营生,安生立命的。我绝能因为咱们的结拜,而拖累了师兄!”

“贤弟无需多言,的意思我明白了。从常州要江北,找个落脚的地方么?”

如何晓得我的本意呢?”

“晓晓得,自有我自己知道,又何必多问呢。”

赞周道:“我结拜场,相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什么能问的么?”

“也好贤弟,我就讲给听了也妨事。实相瞒,来此庙,也就等于在此地安了家了。”释禅子把扯起赞周的衣袖,来庙堂之外道:“个多好的清静之地,离此几千米就家岱。老家岱人口众多,行武之人也计其数。就凭身好功夫,旦定居于此,招收些弟子,给们传授武学,就会日进斗金,岂件美事。”

听了释禅子番苦口婆的劝赞周再也没什么,就禅房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再去寻释禅子,却在禅房发现个纸条,纸条上写道:过多久,有西藏商人来捐千两黄金,就请贤弟拿来直接受用了事。看了纸条上的文字,赞周也没往里去。但确定,释禅子已经远而去了。就此,赞周根据释禅子的意思,住在破庙里,安定了下来。想,如果遭难,怎会流落座破庙里,和出家的和尚有什么区别?本无出家,可自己偏偏住在了破庙里,穿上了释禅子留给的佛袍,戴上了释禅子赠送的佛帽,和出家般。所幸的,自从住在破庙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朝拜,前来朝拜的人也空手来的。有送粮的,有送菜的,也有送干柴和银两的,那吃穿用度自然用愁的。闲来无事,庙后练几趟拳脚,走走屋檐,施展下久也练的轻功。忽日,当正在攀爬树干时,来了几个纨绔公子,站在树下停地戏弄与赞周本刚性之人,那里受得了般戏弄,个鹞子翻身,从树干上飞落下地,费吹灰之力就把那几个公子哥撂倒在地了。几个长了满身力气的小子见状,慌忙跪地下拜道:“师傅,轻饶我们则个,我们再也敢戏弄老人家了。”

样,赞周把们几个收留在庙里,每天教们武艺,自在话下。日子久了,前来破庙里拜师求艺的人也就多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光阴的流失,赞周也就攒了许多银两,些银两大都那些乐施好善的人。有送两纹银的,也有送上百,上千两的。有次,从西藏来了个商人,把随身所带的上千两黄金,全部捐给了必修祖师佛。赞周问道:“为何捐么多黄金在里呢?”

商人道:“我做了个梦,梦见个身穿锦绣长衫的女子。她我前世欠了个大官人千两黄金,今世如还清,就会灾难重重,得善终,还会客死乡。我问那女子,要何处去还钱。她告诉我庙旁边走,黄金必修赏。身后雨落地,家岱庄。醒来,左思右想。想出个所然来。碰巧有个路过的和尚,我身带千两黄金,直接捐必修祖师庙,去了却了愿吧。”赞周听刚刚把话完,商人就坐在蒲团上去了。命值值钱,可值。好就好在西藏商人死后,缕魂魄随着碧云使者的招魂幡,直接飞往归岛,归无上了。“归无上”得大觉,个商人,也觉啊什么的,怎么会么简单的归,上了那归榜呢。我里本想做个注解,然华丽芳尊者又来传音,无须榜解,也只好如此了。再赞周住了破庙,得了万两黄金的供养。里美滋滋的,乐乎乎的。在里,我必须做个简短的明。看如今的寺院,那个寺院没有供养,那个和尚没有黄金万两。什么原因,造成样的后果?那都佛界乱了套,也都因为佛界乱了套,才有后来的佛界大动荡。儿简单缀上笔,好下文。赞周能得么些金银,也来自相欠得报之理。如果果报,样的钱,任何人消受起的。有了金银,就在老家岱购买了上百亩良田,还建造了所独无二的大宅院,房屋上百间。常人都敢相信,个外来的汉子,短短几年就添置了么多的房屋和田产,让人看了真又嫉妒又羡慕,前来巴结的人更计其数。就看大门口,人们便知端的,每天车水马龙,往来断,宾朋宴请自必言。常言,财大气粗。可赞周却与众同,生就副热肠,仅行侠仗义,而且还乐施好善。凡有乞丐路过家门口者,定要施舍几两纹银。对那些缺衣少穿者,就派管家送些布料帮助应急。大善人的名号由此而传开,传遍了三里五乡,尽人皆知。

日,从上海来了帮身怀绝技的乞丐,嚷着和赞周要点银子花花。赞周见们可怜兮兮的样子,二话没,就吩咐管家取了百两纹银交给为首的个乞丐道:“带了些纹银,回家置办几间房屋,好好过日子去吧!”

乞丐主接过纹银,呸呸呸三声道:“好大善人,我们听腰缠万贯,家业兴隆,就拿点银子想把我等打发了去,行,坚决行。”

赞周把们客客气气地请客房,端来茶点,满脸赔笑道:“诸位,我看们个个身板硬朗,满身的气力,专靠乞讨为生也长法。如果们能够改头换面,再过那乞讨的日子,好好回家耕作,就千两银子给们拿了去,我也乐意。”

乞丐们听罢哈哈大笑道:“大善人好大的口气,既然救济我等,那就依,快拿纹银送与我等,我们带了银子自会回家置办良田,再也过那乞讨的日子了。”

赞周随即吩咐管家账房取来纹银千两交给乞丐。

乞丐头接在手中哈哈大笑三声,便将那千两纹银洒落了地道:“世上本无银,有银自在。”话毕,那帮乞丐移步院中,声起,全都飞腾在半空之中,唱着《生生了歌》,脚踏七彩祥云朝东南方而去了。赞周和众家丁看了,赶忙俯身下拜:“多谢菩萨点化,阿弥陀佛。”

赞周向来相信有神仙之的,今日所见,使改变了自己原来的想法,种想法直激励去做更多的善事。照法就多积点阴德,渴望上苍多多眷顾与。善乃大存,德乃大进。古人讲子孙万代,生生息。个理论就善字当头。

过了没多久,有个算命先生路过老家岱,见了赞周:“善伪善,自来段好姻缘。”

话,赞周想必要有姻缘果报了。

算命先生:“果报果报,就等日子来!”

记得小时候,有很多算命先生赞周辈子无子无孙,必将终老生。眼下,位算命先生却又给赞周算出同的命运来,自然有点将信将疑了。问题,信与信,也自己能够决定的。那掌事的管家:“老爷,我看算命先生没按什么好眼,过想骗几两纹银走人完事了。”

赞周嗔怒管家道:“切莫无理,只管去取二十两纹银给那算命先生便了。”

管家怏怏乐地账房取了银两,极情愿地递给算命先生道:“二十两纹银,赶快拿了去吧。”

算命先生把管家递来的纹银复又推了回去道:“我本为纹银而来。看大官人满的善德,银子万万受得的!”

算命先生给大官人连声道喜自去,提。

大约又过了四五天光景,赞周带了个家丁外村去买剑。行至半路,天降大雨,将们二人阻住,就跑个庄园去避身子。庄主见赞周长了魁梧的身材,眉宇间时时露出的道道红光,怎好生喜欢。赞周让上房,以宾客相待。言语间,庄主的女儿移动金莲走进来,看见赞周,那脸蛋刷刷刷就全红了。庄主看女儿的表情,早就明白了其中意思。赞周道:“老板家住哪乡哪关,可有妻室否?”

赞周直言相告道:“我乃江苏常州人氏,中过武举,后来参加了太平军。为避清军追杀,才在老家岱隐居,并曾婚娶过。”听话,庄主生欢喜。欢喜,真正造就了个来自于结果的新开始。别人也怪得《归榜》单上留下了提辖的名字。

人生有德有善,光景连天。

谁知酸甜苦相伴,天造地设好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