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章.马肃的委屈

小说:权宦天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江月初梦 字数:2656

垂拱殿中,君王此刻端坐高位,面色铁青处置公务。

身边坐着当朝三相,中书令徐勋,尚书令郭程,御史大夫岑眚。

“君上,学宫那边来了,求见君上。”

原本会儿心情就很国君听到个消息之后,变得越发暴怒了,原本打算将给轰出去,可想了下,还给叫了进来。

“君上,您要为臣做主啊,今日九公子带着奴婢来到学宫,臣欲处罚那奴婢,想公子为那奴婢求情,臣便问了公子三个问题,可那奴婢却给回答了上了,但回答却答非所问,求陛下将那贱婢处以车裂之刑。”

看着跪自己面前,嚎啕大哭先生,国君捏了捏眉心,随即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意思来办了,小事儿,就别来叨扰寡了。”

见国君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下来,先生喜色,正准备离开,却被御史大夫岑眚给拦了下来。

“且慢,司徒大可否将那奴婢对大所说之话同老夫等下?老夫并没有别意思,只觉得,个贱婢竟能让司徒大恼怒至此,甚至惜闹到君上面前,就为了将此给处以极刑,如此便有了些奇而已。”

听到岑眚如此说,先生也别无法,况且隽邝之徒,那就该被尽皆知,管那,反正就要让忍受万唾弃罢了。

听完先生说那些话,殿中众都陷入了沉思之中,而那先生却也陷入了暴怒之中。

“君上,三位大,你们听听,似般有辱斯文之,若处以极刑,如何能够治理天下?”

看着气恼先生,国君觉得有些笑了起来。

“三位爱卿意下如何?”

见国君问到自己头上了,三互相对视了眼。

徐勋当先道:“此说话,虽略显粗俗,过却也并非没有道理,若能够加以调教,日后必成大器。”

郭程点了点头,“徐大所言错,小小年纪,且身为个宫中侍者,竟能有此等见识,臣倒想要见此面了。”

话都让你们说了吧?过那小子错,君劳臣忧,君辱臣死,司徒大方才应该侮辱到九公子了吧,个小奴婢,倒颇具上古文风气,错。”

听着话,先生会儿都快要给气疯了,过来让们夸奖那个粗鄙贱婢吗?们痛骂那吧,怎却变成了样了?

“行了,三位爱卿所言错,此身份……确有些尴尬,过既然小九身边,那就算了,告诉小九,日后可再有事情发生,如若然,寡轻饶。”

得到国君答案之后,先生眼前黑,整个都给陷入了昏迷之中。

对于垂拱殿中所发生事情,魏无忌跟傅月初根本就知情,魏无忌虽然手中捧着卷书,可脑袋里面都乱糟糟,根本就看进去个字,而傅月初会儿却打瞌睡。

容易等到下课时候,傅月初揉了揉自己眼睛,看着会儿脸嫌弃自己魏无忌,有些明白熊孩子到底了,刚才吗,怎却……小子要闹脾气了?

“哼,傅月初,你真太过分了,本公子方才孩子啊想着如何能够保住你性命,你倒,居然睡觉,你就专业报答本公子?早知如此,那方才本公子就什说了。”

看着魏无忌气呼呼样子,傅月初已经很无奈了,明明个孩子啊,可现……

“公子别生气了,错,过有点公子尽管放心,小觉得……今日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小安危应该问题了,看看时候也差多了,公子如去梅宫看看娘娘吧,跟娘娘说说话,公子难道忘了要习武事情了吗?”

听傅月初说,魏无忌考虑了会儿,才点了点头,伸手拉起了傅月初手,然后便走出了学宫。

等到们出了学宫之后,就看到马肃会儿正学宫门口转来转去,如同那热锅上蚂蚁

“哎呦我公子哎,您总算出来了,您知道今日出事儿了吗?据说司徒大给气晕了过去,然后去垂拱殿告状,然后又垂拱殿中被气晕了过去,君上命送回府邸了。”

听到马肃话,两住对视了眼,而后魏无忌便神秘兮兮笑了起来,看得马肃眼角抽搐了几下,觉得事情似乎有些对了。

“公子,您别样笑啊,您样笑,奴婢瘆得慌。”看着马肃那脸“奴婢怕怕”表情,魏无忌没瞪了眼,而后对着踹了脚。

“哼,用你说,本公子就知道个事情了,实话告诉你,将司徒先生气晕了,并非别,而小月初,算了,跟你个狗东西说了,反正跟你说了你也懂,本公子现要去娘那里,你跟着过去吧。”

听到魏无忌话,马肃整个都有些傻了,没有想到,做出事情竟然会傅月初个小子,但应该啊,若当真傅月初做事情话,那根本就可能完无损吧,就算丢了自己性命,起码顿板子,怎却……

然而,对于马肃讶异,魏无忌还傅月初,都意过,于魏无忌而言,马肃个仆罢了,根本就算得什,有些事情根本就没必要跟细说,反正说了也见得能够懂,如此又何必浪费自己口舌?于傅月初而言,那更简单过了,如今跟马肃早就已经撕破了脸皮了,那还有什

“月初,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能耐,行,本公子要先笑会儿,司徒先生那严苛,竟然也能被你给气晕了,你真太厉害了,若有朝日,本公子也能将给气晕了头,那可就玩了。”

魏无忌话听得傅月初黑线,果然熊孩子就熊孩子,就该被收拾上顿了,要话,熊孩子当真知道天高地厚,以傅月初看来,小子就缺乏社会毒打,过……家那可国君孩子,又有几个有那胆子敢对动手

呆呆看了会儿,傅月初还没有再打理魏无忌下,熊孩子,会儿还要跟说话,要话,小心刺激到孩子,回头当真让去将那位先生给气疯了,到时候所有过错可都要落头上了,届时即便跑去求情,恐怕也没有会放过,为了自己小命着想,那还保持缄默

路上魏无忌嘀嘀咕咕说个停,跟身后马肃张脸已经黑能再黑了,路上,魏无忌可都没有提过马肃名字,就团空气

“公子,您还休息下吧,您都已经说了路了,难道就觉得口干舌燥吗?况且您魏室公子,您现样子,当真有损您形象啊。”

傅月初被给折磨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熊孩子,刚才学宫里面,面对那先生时候就没有如此健谈呢?倘若那会儿也跟现样,那也就会有那样事情发生吧,会儿如此健谈,想要做什

被傅月初说,魏无忌当即就有些委屈了,身后马肃听傅月初说,自然肯依了,当即便冲到了傅月初面前,随即冷笑道:“小初子,你做事儿?咱们公子肯跟你说话,那给你脸了,居然还敢嫌弃公子,你找死。”

“公子,小子太识趣了,您就要搭理了,才来到公子身边第二天,就给惹出了事儿,奴婢觉得,要留身边,免得受到影响了。”

看着马肃自己面前跳来跳去,魏无忌脸色当下便黑了下来,也管什三七二十了,对着马肃便脚踹了过去。

“哼,狗东西,挡着本公子路做什?本公子做什事情,难道还要跟你报备成?混账,你算个什东西?也敢指使本公子?”

看到魏无忌发怒了,马肃心中那个后悔、那个委屈啊,立马就化作了滴滴泪珠流了出来,看得魏无忌更加厌恶了。

“哼,你个狗东西,鬼哭狼嚎什?那喜欢哭,那就滚回去哭去,少里丢现眼,你觉得丢,本公子还觉得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