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始动

小说:三国之大世争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大波 字数:2498

十八路诸侯讨董以董肥肥退守长安,诸侯退兵,虎头蛇尾的画上句号。

当三女接到份情报的时候,个个都是被惊的目瞪口呆。说好的拯救汉帝呢?说好的匡扶汉室呢?说好的扶厦于将倾呢?原们是样的猪猴。

“夫君,是不是早就预料的会是个结果,所以就没去?”蔡琰缓过神,看着杨问道。对自家夫君还是很解的,出力不讨好的事情绝对不会去做的。

“人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杨撇嘴“次收获最的就要属孟德。虽然为追董卓而损兵折将,看看现在投奔他的人才有多少?他。”

“也对,各世家都有投奔”蔡琰点点头,还是有些不安“以后天下会如何?”

不明摆着呢吗?主人去世,新主人年幼,还被人贩子给拐帮子狗就开始想做猴子”杨满脸嘲讽。就是所谓的汉忠臣。

“主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做猴子的?”甄宓忽然问道。真是混熟,没没小的。

“做人多好,做什么猴子啊?”杨无奈的翻个白眼。

“主公难道就没有什么打算吗?”甄宓不甘心,继续追问。

“我知道的意思”杨摆摆手,阻止甄宓的追问“我已经在做好不?咱们不能把目光只放在汉境内的亩三分地儿上,海之上也有很多的岛屿和陆地”

“我们要做的是派兵征讨,移民占领就可。至于汉境内,让他们先打去,抓住机会就发兵。毕竟没有义很难占领的,更有可能引围攻。”

杨家的名头可不小,现在并州,豫州是无主之地,可以上奏朝廷,任命官员啊”甄宓有些激动,打天下啊,将就会是开国功臣,想想就激动。

“并州太远就算,豫州的话倒是可以”杨挠头,豫州离袁术近,要是发生点摩擦,不就有借口,有义可以攻打袁术?“派谁去啊?哪有合适的人选啊”

“我去”甄宓是真的激动坏

“妹妹,不可胡闹”蔡琰和糜贞出言阻止。

“豫州现在被几股的黄巾占领。和当初的青州是不样的。青州的黄巾全跑去其他州郡,才让我顺利进。豫州,可得点打下才行的”杨也出言,不明白丫头怎么么急切。“何况,派兵多陶刺史能让过境嘛!”

“夫君,还是给甄妹妹个机会吧!先表其为豫州牧再说”蔡琰怕刺激到甄宓,打着圆场。

“行,我就上书朝廷,等以后有机会就派宓儿上任。”杨想,再瞅瞅甄宓那纠结的小脸,只能答应。“样吧,糜贞负责海外战兵的后勤物资和移民问题吧”

“多谢主公”甄宓也寻思过味,现在去豫州不现实,只能等待时机

接下就是等,等袁本初牵头打响汉末争霸的第。等为父报仇,攻打徐州,到时候只有我能救援。那三兄弟呢?现在在哪?可得把他们拦住,不能让他们流窜到徐州。

青州牧杨林,上书朝廷,表甄宓为豫州牧。可捅马蜂窝。整个天下士人全都破口骂,痛心疾首,什么母鸡司晨,什么祸乱朝纲堪比董肥肥,如此到是吸引不少火力,董肥肥都感觉到压力骤降。立马指使小皇帝给杨封爵封官。杨也下子成临淄侯,镇东将军。杨脾气,继续上书朝廷,表糜贞为东海侯,倭州牧。董肥肥也给劲,强迫小皇帝下旨——准!全天下的儒士都炸,连孔头都信问责,却没个人注意“倭州牧”三个字。唉……

纷纷扰扰中,袁本初顺利的成为冀州牧,所行的龌龊事儿,让公孙瓒很不爽,没说的,打就个字!结果就是袁本初被按在地上摩擦!直的摩擦,摩擦到界桥。袁也是要面子的人,翻滚起身,脚踢在公孙瓒的蛋蛋上。自此公孙瓒就再也没起身,连翻个滚都困难。

在历史的巨惯性下,刘岱还是没挺住。操顺利成为兖州牧。张恺也没有让杨失望,弄死的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军所到,遇村屠村,遇城屠城!

“徐州从事糜竺见过临淄侯”糜竺匆匆赶到青州北海,顾不得休息,就求见杨

“糜从事不必拘礼,妹妹可是帮忙,我得先感谢才是”可算等到人们如果不子都要冒险和董肥肥秘密联络

“舍妹没有给临淄侯填麻烦就好”糜竺小心回话,内心焦急,也不多谦虚,抱拳施礼“恳请临淄侯救救徐州百姓吧”

“哦?怎么?徐州遇到天灾?青州也没多少粮食啊。肉行不行?咸肉熏肉可不可以?”杨装糊涂,事儿得让人家主动的。

“临淄侯误会,不是天灾,是孟德屠杀徐州百姓啊!求临淄侯派兵救援”糜竺郁闷坏,自古以就没听说过,救灾有用肉救的。

“啊?孟德兄为何如此?”

“陶使君派张恺护送太爷去兖州,谁知那张恺见财起意,杀害太爷家。才引孟德”糜竺长话短说,满眼期待的看着杨

“就算要报仇也不能屠杀百姓啊”杨觉得差不多,别演戏“我就整军,随去徐州”

“临淄侯高义,我代徐州百姓谢过临淄侯”

“文则将军,子义将军,典韦将军,杨全将军,随我出征徐州”杨人员开会“蔡別驾留守青州,许褚将军为辅”

“主公,末将请战”甘兴霸跳可得争取争取。

“兴霸将军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征战海外。”杨头疼啊“尽可能的,多占地盘,多移民去种地。为以后征战天下打基础”

“那些个海外的土著打起没意思,主公就带我去吧!”

“好吧,好吧,下不为例。以后实实的去征伐海外去”杨无可奈何啊,只能点头答应。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甘兴霸达到目的,高兴坏

带着于禁,太史慈,典韦,杨全率万骑兵,在糜竺个带路党的引领下到彭城外。

“孟德兄可在?还请阵前叙”杨吩咐亲兵在阵前备下酒菜,扬声邀请

“杨阻止我为父报仇的?”也干脆,坐下就开吃。兖州多山,产粮不多,动不动就缺粮,好久没吃到肉

“怎么会?孟德兄误会。”杨火气很,先安抚下。

“那彭城作甚?”可不信,没事儿干嘛?春游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今天真的是找孟德兄喝酒的,其他的概不谈”杨继续安抚。“孟德兄吃菜,吃菜。尝尝道菜如何?”

“味道不错,肉质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比洛阳的醉春楼好多脸色放缓,专心吃菜喝酒。

“洛阳别经年,孟德兄还是文采斐然,出口成章啊”杨拍着马屁。

根本不搭理他,继续胡吃海塞。没办法,自己只能给倒酒,期待他多喝点。可是自酿的葡萄酒,还是有点度数,能喝迷糊的。

“说吧,是不是阻止我报仇的”吃的差不多速度放缓,浅尝慢饮起

“是徐州邀请我阻止屠杀百姓的,我也为百姓而。其他的事儿,我不会去管,也不愿管。毕竟以我和孟德兄的交情,不帮忙就已经是给他徐儿脸面。”杨郑重其事的说。“不过,孟德兄能不能告诉我,的仇人是陶儿,为何迁怒到徐州百姓身上?百姓何辜?”

“杀就杀,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很不屑,群泥腿子罢

“那可知“得民心者得天下”句话”杨再问,又有点恼就是世家族的态度,有个算个都是样。

“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占领徐州的,我是为报仇而

“孟德兄,收兵吧!我叔父常告诫我说:人千万不要在愤怒的时候,做任何决定。我觉得很对,希望也冷静下再做决定,可好?”没办法,先把他劝走吧!吕布十么时候入侵兖州的?“当然,我会跟陶儿要些钱粮给劳军的”

“我现在很冷静,如果要阻止我,尽管就是,我孟德接着”甩袖而去。

白瞎桌酒菜,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