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功成

小说:三国之大世争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大波 字数:2251

彭城内

“感谢贤侄带兵来援,陈別驾,送给杨贤侄”陶谦示意。

“陶叔父何意?”杨接过一,居然刺使印,上来就让的吗?陶老儿怕想跑吧!连忙塞回

“贤侄,现在就刺史。”陶谦咳唆两声“还拜见刺史大人?”

“拜见刺史大人”众人上前见礼。

“陶叔父,还有商,应两位公子可以传授的”杨摇了摇头,吕布还知道什时候来呢,接了自己就得和老曹死磕了。

“非想传给自己的儿子,可于今天下大乱,曹操,袁绍和袁术在四周虎视眈眈,无想取而代之。而陶商陶应文成武就,又如何能守住这块土地”陶谦苦笑着缓了口气“让他们接任岂陶谦自掘坟墓?”

受之有愧,敢接手”杨可以肯定了,这老小子就想开溜。“陈別驾,糜从事相比之下更合适,还请陶叔父思量”

“陈別驾,糜从事”陶谦转头向陈登,糜竺,直问道“们怎

“使君高风亮节,让位于贤”陈登立刻表明态度“曹军兵临城下,徐危在旦夕,镇东将军挺身而出,徐还有谁比镇东将军更合适”

“请镇东将军接印”糜竺再次俯身。

“贤侄,都听到了”陶谦又把锦盒递过来,塞到杨手里“它该的”

再次拿在手里,心里挺好受的,只得朝陶谦躬身一礼。

“陈別驾,上书朝廷,从现在起,杨刺史”陶谦说道这,特意了一眼曹豹“任何人必须听从他的命令”

“陶商,陶应,收拾东西,抬着阿父,们回丹阳”陶谦面色潮红,挣扎的站起身,终于放下心中的包袱,叶落归根。他想回丹阳老家,再一眼出生的地方。

“使君,先养好身体再说”陈登和糜竺立刻阻拦。

“来及了,的身体知道,再迟就坚持到地方了”陶谦笑了一笑,身在彭城一日三惊,这时候终于安下心来“徐交给们,放心”

“杨全将军,带领本部人马,护送陶叔父荣归故里,路上得有任何差池”杨对着杨全吩咐一声。啊,只想最后再一眼家乡的老人罢了!就满足他吧!

“诺”

捏着手中的刺史印,着病入膏盲的老陶,目送其离开。

曹军大营内

“主公喝酒了,为何带上”一个轻浮的抱怨声响起。郭嘉郭奉孝,军师祭酒,和老曹益主仆益友的存在。

“青来了,赶紧想办法,怎才能拿下彭城”老曹面色善的着郭嘉。

“听说青被其妻子蔡昭姬治理的富甲天下。知真假”郭嘉很好奇,女子为官,也知道他杨青想的。

“应该假,青兵个个魁梧雄壮,盔甲鲜亮”曹操憋闷着。能把肉做的那好吃,要精心准备的,要寻常食物,能在行军打仗时备的,肯定第二种了,青居然比兖富有,这个以前可从没有过的。

“主公和杨青有旧?”

“嗯,在洛阳相识,那时他没有的出身,对如兄如友,其和蔡昭姬成婚,特意邀请出席。”曹操郁闷,这个好友就要为敌了。

“他真的为了陶恭祖,与这挚友为敌”郭嘉觉得可思议。又觉得正常,争夺天下嘛!能让的,更能输。否则下场怎样,谁都知道。

“他说为了徐百姓”

“这话可信吗?”郭嘉都惊了,这人傻子吧!

“杨性格敦厚真诚,假话”

“要,主公就在老友的面子退兵吧”郭嘉试探着,缓缓说道。见曹操瞪眼,连忙摆手“那说怎办?想和友人战场相见的样子吧”

曹操闷吭声的坐着,打?还打?打,昔日好友拔刀相向;打,父仇报了?那还有什脸见天下人?

“主公,荀主薄书信”亲兵道。

“元让,吩咐下,收拾东西们今晚就回兖”曹操喊来夏侯淳,神色阴沉。

“主公,有变?”郭嘉急问。

“吕布入侵兖”曹操回了一句“彭城找

“主公,等等讨壶酒水

答应退兵了,大军缺粮,叫陶谦老儿送一月粮草来”老地方,杨郁闷的着对面那两个大吃二喝的货,心里直冒火。老曹城门前喊话要面谈,一见面就要脸的,要酒要肉。

“典韦,回吩咐陈別驾送来三万担粮草”杨转头着典韦道,他迟疑想走“这好友,会对利,还

“诺”

“杨青,多谢款待,郭奉孝还从来没吃过这好吃的酒肉”郭嘉喝了口酒,把嘴里的肉顺了下,忙里偷闲“果然很会享受生活啊”

“奉孝兄,过奖了,这只军中的平常饭食罢了”杨摇一摇头,他就知道会被误会的。无所谓了,爱咋滴咋滴吧!

“哎哎,主公留点,刚吃完一顿吗?怎还能吃?”郭奉孝和老曹抢食根本就没空搭理他。

“再端些酒肉过来”杨无奈,轻声吩咐一声,就有亲兵跑办了。

,就此别过”老曹又一次酒足饭饱,就准备带粮草回“这一次,的面子上,退兵,下一次希望别再来徐了”

“为什能来徐?”杨奇怪,继而又恍然,老曹还知道呢?“已经刺史了”

“什?陶谦老儿呢?跑了?”老曹瞪大眼睛着杨,那个气鸭!就连郭奉孝都剔牙了。

“陶谦都被吓得卧床起了,把刺使印丢给后,就被抬回丹阳老家了”

曹操瞬间脸黑,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三日后,兖的情报传来,老杨才知道曹操还历史上那个奸诈的曹操。没变

“主公,要进攻豫了吗?”甄宓带着期盼,还略带紧张。

“嗯,由于禁于文则领军三万整肃豫”杨点头,了略带满的丫头一眼“为军师”

“谨遵主公命令”甄宓这才高兴起来。

就这喜欢军阵战事?”杨好奇,就追问了一句。

“蔡姐姐,在内政方面当世无双,过的。所以只能往别的方面努力了”

“女孩子这好强,当心嫁”杨顿时就没好气了,作,妈知道吗!

操心”甄宓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嘿,这也太给面子了啊!想了想,行吧,随她折腾吧!反正有于禁领军。

“妹妹,听大哥一句劝吧!跟大哥回”糜竺苦苦的哀求,对这个妹妹真没办法了。“难上镇东将军了?”

糜贞一愣,继而摇头否定“怎可能?非英雄嫁,知道”

“那为什要留在这啊?女子为官终究妥的”糜竺稍稍放些心,他也没上那个行为举止如同孩稚的镇东将军。

“有何妥?青过了,觉得如何?”糜贞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哥哥,敢说好试试?

“青确实很好,很富庶。百姓安居乐业。”糜竺憋闷着回答,简直就无语问苍天,一个女子把所有男子都比下了。幸亏嫁的早,要然肯定嫁

“那就得了,大哥,自问能做到吗?”糜贞在青都学坏了,开始嘲讽自己大哥了,她自己还毫无所觉。

“做到”糜竺憋红了脸,闷声闷气回答。

“那女子做官,有何妥?怎?人家有才学的放着用,偏偏用才学一般的吗?”

“嗯嗯,妹子说的有道理。大哥还有事儿,先走了!”糜竺真的呆了。转身逃也似的跑了。糜贞这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的妥,好笑的着跑走的自家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