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乱始

小说:三国之大世争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大波 字数:2352

中平六年冬,自百万黄巾投降已经过去三年。如今的青州除机动车之外,和后世的乡镇也没什么区别。到让杨永许多亲近之感。城内二层小楼随处可见,城外水泥路四通八达。肉多的吃不完,鸡蛋小孩子看,捂着嘴巴跑。往往的商人行色匆匆,是赶紧进货赶紧回去,仿佛跟时间赛跑。

三年前学人家老曹,整招贤令,大批人,全是工匠农夫和没什么名的小武将,只马均算是安慰奖。马均把纺织机给改造,织布效率大大提升,之后带领工匠们开始督造海船。

“主公,末将已经练好到三年兵”甘宁甘兴霸委屈巴巴的说。

想像的出魁梧大汉的委屈样吗?这还是略带孩子的委屈大汉。甘宁,是杨永封书信给招的;还张机张仲景,允诺为其提供白纸写医书,才愿意过,在学堂教受医学。现在的学堂文科,算学科,武科,医科。

“快,你别急,保证不让你闲着”杨永笑笑说道“明年春夏之际,保证让你出征”

“真的?主公你可是金口玉言啊!可别反悔”甘宁高兴的跳,欢欢喜喜的跑走

“夫君,昨天的几人才又全”蔡琰十分无奈的走过“要不我还是退下吧”

“退什么退啊,你退,活全给我人干啊?”杨永很憋,挥挥手,打断蔡琰的话“女人怎么?还羞于与女子同堂为官。鼻孔朝天的,谁才超过你?把破碎的青州打理的井井条,百姓天天吃上肉?这还没任命呢,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只会耍嘴皮子功夫”

“好,消消

“等皇帝驾崩,我给你正式任命。我死他们”杨永,轻声说着“咱们培养的人才也很多,不在乎那些贱骨头。以前穷的时候没人,现在富裕上正轨吧,还在那说风凉话,你说?”

“行,别胡闹。这皇帝驾崩,不还人继位吗?那时候行?”

“儿皇帝罢,怕鸟”杨永很不屑。那时候,人家董肥肥还撤换呢?

“不可胡说,你不要招禍”蔡琰吓跳。夫君太口无遮拦。真怕他惹出禍

“好,好,我不说”杨永安抚着“现在青州很富裕,要想更上层楼只改变以物易物的交易形式”

“还不是你要求的以物易物嘛,怨谁呢”蔡琰翻白眼,鼓鼓的道。

二十出头的蔡大才女,已经褪去稚嫩,正式的成为充满青春息的大美女枚,鼓鼓的样子迷死人。真是要人命的小妖精。

“乱世只粮食和布匹是硬通货,那些铜钱要它干嘛!融做武器嫌它不够结实呢”

“那你说的改变交易模式是怎么回事儿”蔡琰还是不顺,想不明白还什么交易的。

“用钱啊,咱们自己造的钱”

“那是违反大汉律法的,你别胡

“夫人,洛阳公文”小吏跑进

“公文放下,你下去吧”“诺”

“夫君,皇帝驾崩”蔡琰很震惊。

“别慌,只是皇帝死什么大不的”杨永不在意的摆摆手,这时候才,是不是董肥肥已经在皇宫里睡汉灵帝的小老婆们?“琰儿,出布告吧!正式任命你为青州別驾”

“夫君,这不合适吧!”蔡琰心里没底,这官职她很想要,但是也不让杨永为难不是!

“没事儿,这官职早是你的,已经晚很久”杨永笑笑,宽慰妻子“还你派人去炼钢厂把造好的钱币拉回,尽快定价发放吧!这样咱们的钱庄派上用场,世家的粮食和钱财也掌控在咱们手里

“啊?哦,好吧!我听你的”蔡琰低头想想,只应承。又抬起头“只给我官吗?糜贞和甄宓两位妹妹呢?”

“她们的由你定”杨永笑笑,糜贞和甄宓,去年跑过,说是要看看女州牧风采。二去的,跟蔡琰好姐妹,被蔡琰留下帮忙打理内政。糜贞,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大眼睛透着灵;甄宓,和糜贞差不多大,浑身上下透露着股仙,不愧洛神的名号。汉末的四大美女:貂蝉的人,蔡琰的才,糜贞的灵,甄宓的仙,还大小乔。这不是东汉末年的“四旦双乔”吗?咦,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

“老典,去把于禁将军和兴霸将军请”“诺”

“参见主公”于禁和甘宁连觉而

坐吧,看看这张地图,文则将军抽调三万战兵和兴霸将军的三万海军,共计六万人,以文则将军为主,兴霸将军为辅,征讨三韩”杨永指着地图,对两位将军道。

“末将领命”甘兴霸那兴奋啊,赶紧的答应。生怕晚捞不着。

“主公,私自调兵出境,是否不妥?”相反于禁稳妥多

“皇帝驾崩,儿皇帝不需理会,这是其;其二,青州人口已经近四百万,粮食压力太大,人矫情,光吃肉还不行;其三,开疆拓土这样的大功你不想要?名留青史的事情哦!”

“末将明白,末将领命”于禁的呼吸明显加重,被诱惑的不轻。

“我几点要求:粮于敌,二,掠夺人口,男人抓为俘虏军,用刀剑逼其冲锋在前,女的掠夺回青州,三,战损不得超过五千,四,年内结束战争。做到?”

“谨遵主公命令”于禁和甘宁对视眼,躬身领命。

“去准备吧,开春之后出征吧”杨永并不担心会失败,首先,青州战兵的铠甲是介于重铠和轻铠之间的纯钢制(材质是重点)铠甲,这种铠甲既很好的防护,又灵活性。钢刀,钢弩,反曲弓,床弩,甚至还火药包。其次,青州战兵的训练是十日九操,其他地方的军队三日操的是精锐之师,再多,士兵身体会垮掉,青州战兵天天大鱼大肉的,营养是很充足的,最后,极其严格的军纪和战利品私的策略。其中条军纪是,战败逃跑或逃回者,全家驱逐出境(是逼迫其死战。)战利品是战后统分配,战争未结束,而偷拿或哄抢战利品者斩,并全家驱逐。现在的青州没人愿意离开的,青州之外是什么样子谁知道。不是傻子,心里杆秤。这时候派兵远征只是为即将到的乱世进行最后的练兵罢

半月后收到老曹的讨董檄文,预示着东汉末年的诸侯混战拉开序幕。

“夫君,咱们参加会盟吗?”

“不去,没意思,还不如在家陪你意思呢”

“说正经的,别不着调”蔡琰红着脸跺脚道。

是些各怀心思的家伙,什么好往跟前凑的?连被我哄骗去黄河北面当乐平郡守的孔老头不是什么好玩意”杨永撇撇嘴,很是不屑。为哄孔老头去黄河北面的乐平郡,可费老鼻子劲,伏低做小,贬低自己,抬高老孔,最后好不容易把他弄到北面去做自己与袁绍的铜墙铁壁。以孔老头的威望,袁绍可没胆子动他。孔老头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只圣旨调动他

“孔伯父在儒生中威望很高的,你别到外面胡说八道”蔡琰表情严肃,盯着杨永警告他。

“知道,知道”杨永怎么可不知道?老曹砍头铁的孔老头后,被那些儒生骂千年呢,硬说曹魏政权不是正统。现在这世道,干什么得整大义。“给曹孟德和袁本初各送去两万担粮草吧!”

“不去真的好吗?”

“我出钱啊!”

蔡琰瞥眼,转身出门!没法沟通,竟惹肚子,干脆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