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内政二三事

小说:三国之大世争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大波 字数:2342

“我们回临淄”骂也他祖母的是力气活,永源眼见着黄巾是龟缩出,只无奈退走。“老典,带领骑兵下好好休息,晚上有大用”

“琰儿,所有土地登记造册收归州牧府所有”永源说一句。

耕地谁耕种?这可是得罪世家的事情,至少青州北海还是有几个世家的”蔡琰一阵惊慌,急忙劝解,可让他胡,虽然弘农家是顶尖大族,可也架住全天下的士族。

“有主的先放着,我们只收些无主的和因战乱变成无主的些”永源缓一下“至于耕种嘛,我准备把所有青壮召集起,小部分作为战兵,主要任务是训练和征战。其他大部分作为辅兵,主要任务是耕种,铺路,修桥,以及训练守运送物资之用。”

“这么多,州牧府养的起吗?现在少咱们的钱粮充足,以后呢?口若超过百万咱们最多只养五个月”蔡琰焦急,咬牙瞪眼,有咬的冲动。前面说的挺合理,后面的怎么

“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最多也十几二十年”看到蔡琰有暴起打的趋势,赶紧伸手安抚一下“听我说完,你听我说完”

“好,你说,我看你说出什么道理”蔡琰狠喘几口气,决定先忍一会儿。

“自黄巾之乱后,丰,流民大多都是老弱妇孺,这样叫他们耕种也现实。所以只集中耕种,这是其一;其二,咱们是建鸡坡鸭舍和兔房嘛,还有海里捞的海菜和捕鱼,将还要养猪呢,肉类够吃永源喝一碗水“多敢说,猪吃咱们的饲料,一年至少养两茬。”

“真的?”蔡琰略微安心,又抬起“还有呢?”

“等咱们的炼钢作坊出铁把播种机造出时种地需要么多。把地往外一承包,哦,是租出齐活永源说的口干舌燥“再由官府负责收购所有粮食,按收购价卖给持青州户籍的百姓,酒楼和酿酒作坊,提价三成和五成”

“你些商家唆使百姓买?样你到钱。”蔡琰听的直乐呵,直接挑毛病。

“百姓每每天限购半斤粮。半斤省着点吃还往外卖点,算是给他们创收永源翻个白眼,没好气的道。肯定是故意的,信她想到。

“照你这么说,州牧府获利,百姓也得点小利,剩下的呢?等天下太平更多,怎么办?”

“鼓励商业呗!官府收商税。像钢铁作坊,水泥作坊,晒盐厂,香皂,肥皂,造纸等等,都是需要招和交税的。这些现在只咱们自己做,等天下世家都看到利益之后,叫他们拿地契换配方。到时作坊多起嘛!”永源昂着脑袋,浑身上下都嘚瑟起

“你可醒醒吧!你说的这些一个还没建起呢”蔡琰没好气的怼一句。

“哦,以后再说吧!先说说眼前的,由于种种原因,些个才,目前看是很难为我所用。干脆,咱自己培养。”永源擦一下口水“第一,土地公有,粮食专卖;这个咱俩自己知道好,用公开。第二,凡是我治下十五岁以下幼童,限男女,一律由官府出钱抚养;第三,从六岁到十五岁的幼童,论男女,必须进学堂,读书识字和学习算学。如有违反,全家驱逐出州境。”永源敲一下空碗,示意娇妻,待蔡琰把水斟满,喝一大口,方才轻声道“等才培养出后,把家和蔡家所有为官为吏的,都弄到学堂教书吧!”

“为什么啊?你这样手下可没有一个自己”蔡琰解,你这么放心外

嘛!还金钱,权利和美女嘛!”见蔡琰脸色善,赶紧改口“权利我给,利益嘛!等咱们的作坊起吗?”尽量限制一下家和蔡家的影响力吧,省的以后水火容。形成尾大掉之势。

“说还是得指望你些没影子的作坊。”蔡琰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会有的,会有的,哈哈,我还有事儿,先走永源站起,立马开溜。

久,州牧府第一次政令被张贴出。大批的小吏敲着罗,满宣传。整个临淄都沸腾起,孩子们有官府养,女养蚕织布,老养鸡养鸭,男种地当兵。都有奔头,有生的希望。个个都在称赞女州牧大的仁慈,捎带脚的也说一两句州牧的好。

临淄焕然一新,学堂里传出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女们只知道埋头织布;男们弯腰种地;老的脸上也多慈祥的笑容;守的兵卒也挺起腰板,握刀的手充满力量。

在满欢喜的气氛下,全也率领着骑兵带着锣鼓,哼哼哈哈的在黄巾绵延上百里的大营外捣着蛋。欢喜的亦乐乎!

在没有机动车和直升机的年代,这种袭扰战,真的是无解的。算是后世,也是种令头疼的战术。徐和更觉憋闷,自己备的后手没用上。前营无所谓,轮换着休息,虽然清静,但也休息是。可是后营,重视里全是黄巾家眷,所有都担心。万一出点意外,对军心利。

“拔营出征临淄”徐和心中发狠,老子把四个门堵上,看你怎么办?

“中平三年夏,青州黄巾徐和率领二十三万大军围。临淄所有同仇敌忾,万众一心。永源登上墙一看,乐二十多万青壮,这说明,留守的青壮足十万。

“听说吗?临淄里男种地,女织布,老养鸡养鸭,全由官府给工钱;十五岁以下的娃娃全由官府给钱抚养,还教娃们读书识字”一老汉唠着闲。

“真的假的?官府这么好?

“布告都贴出,应该假”一老太太在旁帮腔。

里的生活,肯定老好吧!”

!我听说里的凭户籍,每每天都买到半斤低价粮,还说卖给百姓的粮食永涨价。”一女再一边插话。

我们……”

“应该吧,临淄里的大部分都是黄巾,流民的”

“真的吗?简直太好”至此一大帮陷入巨大的八卦当中。而传播又到另外的地方继续着上述的对话。类似这几个的,还有一百多组,一场风暴在黄巾老弱妇孺的营地中刮起。

“管亥,刘慎,戚庆各带二万其他三门扎营驻守休整,等待命令,全力攻”徐和一脸狠色。

“末将领命”三将轰然应诺。各自带领军队奔赴驻地。

“老典,北门砍”“诺”

“何可敢一战”典韦骑马出阵,嗷嗷叫阵。这几天没仗打,可憋够呛。

“青州管亥在此,者何?”管亥没怂,越众而出。

“陈留典韦,贼子拿命”典韦打马冲向管亥,挥戟打。管亥可这几天没休息好,有点懵神,待回神时,忙用长刀架住典韦的手戟。却被连带马砸倒在地。

“绑永源长剑一挥,三五军卒立马上前,把管亥绑得结结实实。一看没少干这活,业务太熟练。“回”众休整,把管亥交给内军卒看管,打马直奔南门而到南门外一看,嘿,熟,上次被捉到的刘慎。无论典韦怎么叫喊理。无奈之下,只得回奔东门而。戚庆被典韦一戟打死,得胜而归。

“什么?管亥被擒?谁叫他出战的?马上传令刘慎,戚庆得出战”徐和脸黑,在帐内走。担心其他两门。

“报~~启禀大帅,戚庆将军战死”

“郑酝,刘贺北门东门驻守,得命令,得出战”徐和挥手招。事已至此,再多的埋怨也无济于事。

“诺,末将领命”郑酝,刘贺领命整顿兵马。